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人文 蜀韵 查看内容

卓筒井:关于盐的物质与精神

2019-8-9 15:08|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2161| 评论: 0|原作者: 刘艳|来自: 看四川杂志

摘要: 上世纪90年代,大英县蓬莱镇滨河路边上,一条灰黑色窄桥驾在郪江河的两岸,连接起镇上的居民到河对岸的盐厂去上班的通勤之路。“盐厂大桥”成为当地一个时期的重要地标。容纳上千名员工的盐厂,其“五脏俱全”的工作 ...
      上世纪90年代,大英县蓬莱镇滨河路边上,一条灰黑色窄桥驾在郪江河的两岸,连接起镇上的居民到河对岸的盐厂去上班的通勤之路。“盐厂大桥”成为当地一个时期的重要地标。容纳上千名员工的盐厂,其“五脏俱全”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以及国营化的体制,形成的在当地颇有标签意义的生活方式,成为如今已离退休老“盐厂人”的集体回忆。

      其背后的产生因素是当地与卓筒井密切相关的“盐”资源。

      2003 年,大英县“中国死海”景区自一推出便一炮而红,以中国“唯一”的优势响遍大江南北,引来八方游客。它的独到之处是“将四川传统的卓筒井文化、盐卤文化和古老而独特的井盐资源,通过运用现代科技手段与时尚旅游要素而创造出的一种全新旅游概念和旅游方式,是传统与现代、古老与时尚、资源与科技完美结合的新一代旅游产品”,其产生之根本仍是“盐”资源。

      了解这些之后,古之卓筒井与上世纪的盐厂人的生活以及当下漂浮于“中国死海”之上的世界级狂欢竟然连接起来——不论时间、空间、形式的存在都依托于当地的“盐”。

古代凿井线描图


盐井——蜕变的历程

      “就算是当地人,很多人都不知道卓筒井到底是什么,不少人以为是酒,或者觉得就是一个地方。”同时属于大英县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徐氏泥彩塑的市级传承人徐小勇,带着传承自家艺术的想法进入县文管所,后来负责起全县“非遗”工作,聊起卓筒井仿佛变身一本“百科全书”。

      与更早出现的海盐、池盐不同,井盐凿井源于古代水井,是从地面挖井到地下汲取卤水。

      而最早一口井盐与李冰有关。春秋时期,秦王意欲灭楚,因蜀国有地理优势,于是命蜀守李冰在都江堰兴修水利。在这个过程中李冰就惊奇地发现蜀国竟有丰富的浅层卤水,于是用挖水井的方式在广都(今成都双流区华阳镇)挖出了中国最早的盐井。

      位于今天成都华阳作为“盐井的鼻祖”的“广都盐井”是我国井盐凿井技术发展的第一阶段,称之为“大口浅井”阶段——技术原始,劳动者需在地下坑内使用工具挖掘、运土等,所以盐井口径都很大。

      盐井的发现,促使四川各地开始凿井取卤,盐井开凿的区域不断扩大,到唐代,四川境内产盐区域已发展到68个州县。据《通典》卷十《食货》记载,这些产盐州县中,仅“蜀道陵绵等十州,盐井总九十所,每年盐课都当钱八千五十八贯”。唐代不仅大口浅井的数量增多、区域扩大,其“极盛时期”还表现在深度的增加和产量的增长。据《元和郡县志》记载,唐代陵州的陵井(在今四川仁寿县内)已深达八十丈(约248.8米),富义(今富世镇)盐井“月出盐三千六百六十石”。

      但是,大口浅井本身暗藏着致命的弱点——没有解决固井等技术问题,盐井存在垮塌风险,导致地下深层次卤水得不到开采,产量逐渐走低。待到浅层卤水逐步枯竭,加之宋代盐业政策的束缚与腐败,大口浅井走向衰落。

      盐井的衰落之时正好是宋代经济迅速发展之时,急剧增长的人口与盐产量的下降造成巨大的社会矛盾,“盐荒”在90年间引发40多次大小不一的战争。彼时,宋仁宗为了缓解国情,放松了对四川地区盐业的掌控,提出宽松政策,其中包括允许老百姓自己找盐。

      如此政治背景之下,“小口径深井”应运而生。

      “小口径深井”在大口浅井的基础上改进,仅挖直径十几公分的小口径,采用冲击式顿钻凿井法,一方面规避了大口浅井固井难的问题,另一方面以此新技术开采到地下深部赋存的卤水。

      苏东坡曾写《蜀盐说》来描述这种新的凿井取卤技术:“自庆历、皇祐以来,蜀始创‘筒井’。用圜刃凿,如碗大,深者至数十丈;以巨竹去节,牝牡相衔为井,以隔横入淡水,则咸泉自上。又以竹之差小者出入井中为桶,无底而窍其上,悬熟皮数寸,出入水中,气自呼吸而启闭之,一筒致水数斗。凡筒井皆用机械,利之所在,人无不知。”

      “而‘小口径深井’就是我们卓筒井。”徐小勇将关键道出,并解释其中端倪,过去千千万万个小口径深井都已找不到遗址,而由于历史和自然的原因,以“凿地植竹”为特征的卓筒井盐井群在大英县卓筒井镇得以保留,“看得见,摸得着”。

旧时井盐生产呈现出“天车”林立,锅灶密布的繁华景象


发现卓筒井

      以卓筒井为主线,大英人储存尚可追忆的历史片段,期望留住曾发生的过去,以及重大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精神财富。

      上世纪五十年代,起步发展的国民经济期盼石油,找石油的尝试在全国范围内展开。1953年,为了试探川中地区是否有石油,川中石油矿务局蓬莱钻探大队在蓬莱镇城工委基井湾社区试钻油井。1956年正式开钻,当钻到2000多米的时候发生井喷,大量的卤水往上冒,卤水多到淹没了周边的农田。

      石油没有找到,却在1959年建立起一间盐厂。这口后被命名为“蓬基井”的全国第一口基准井,竟成了蓬莱镇盐产业发展的起点。

      但此时,“卓筒井”尚未广泛地,以拥有重大意义的形式出现在人们的视野。

      1989 年,在加拿大温哥华国际钻井技术研讨会上,欧美专家称其钻井技术有两百多年的历史;苏联专家称其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日本亦如是。我国清华大学教授白光美捧出了宋代苏东坡著《蜀盐说》、文同著《丹渊集》、沈括著《梦溪笔谈》、明代宋应星著《天工开物》等文献,证明是中国人于宋代发明的卓筒井(小口径钻井技术)比西方早了一千多年。

      但不能令人信服的是,当时中国并不能拿出实物证据来证明“大腕儿”苏东坡也描述过的“筒井”。

      焦虑万分的白光美教授回国后,遂委托西南石油学院的学子组队寻找卓筒井遗址(时值四川正修盐务志,亦在寻找卓筒小井资料),历时半年一无所获。一日,一队人从蓬乐路返程,经吴家桥村垭口,发现一老农在一大竹丫架旁的圆盘水车内原地踏步,送水入天船,十分好奇。问起缘由,被告知“在晒盐卤水”;问卤水何来,“卓筒小井取之”。

      惊天发现由此诞生,宋代的小井钻井技术的遗存在大英乡(今大英县卓筒井镇)落实,“卓筒井”引发震惊。

      由于今天在勘探油田时所用的钻井技术与卓筒井钻井技术如出一辙,而且卓筒井技术出现的时间更早,不少业内专家承认了卓筒井的颠覆性意义。英国著名科学史专家李约瑟博士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一书中认为“今天在勘探油田时所用的这种钻探深井或凿洞的技术,肯定是中国人的发明,……不仅如此,他们长期以来所用的方法,同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在利用蒸汽动力以前所应用的方法基本相同。”

      “卓筒井工艺技术的出现,是中国井盐凿井技术从大口径浅井向小口径深井过渡的标志,它的推广和应用,不仅为井盐生产的蓬勃发展开辟了广阔的前景,而且为世界近代石油、天然气工业的发展开辟了道路……”《中国井盐科技史》中如此写道。

      这些颠覆性的特性,让卓筒井享誉世界,甚至因为它对后来技术的影响,被称作“世界钻井之父”。还有人认为其价值和意义可以与中国古代四大发明媲美,“卓筒井完全可以被称作‘中国古代第五大发明’”。

      自贡有燊海井,名气也很大。其开凿于清道光三年,历经 13 年方才凿成,井深 1001.42 米,是世界第一口超千米的深井。但它仍旧是采用自宋代以来传统的冲击顿钻法,只是比卓筒井打得更深了,“是卓筒井钻井技术发展到清代臻于完善的结果,是中国古代井盐工艺成熟的标志”。

      所以,在 1987 年的时候,自贡盐业历史博物馆的人来到大英收走了很多与卓筒井有关的文物。“他们要讲清楚整个盐业史的发展,把自己说清楚,就必须先说清楚我们,我们是最具有宋代卓筒井特点的典型标本,而自贡保存的多是清代盐井。”徐小勇说,卓筒井实际上是井盐发展从大口径浅井到小口径深井过渡的一个里程碑,小口径深井产生之后,从宋代到明代、清代,是一个不断改进和一脉相承的过程。

蓬基井的卤水


附着“盐文化”的技艺

      “盐”字的篆书字形中,从结构上,左上是一个“臣”字,表达了这个东西和政府有关系,涉及到臣子和管理;右上是一个“卤”字,卤在古代是天然的盐,经过加工之后成为盐。“卤”字之上像一个人,可看作是煮盐工人;下面是一个“皿”字,像一口锅,把卤水往锅里一煮就成了盐。如此,整个“盐”的结构就出来了。

      而盐出产的过程在古代也是如此——被垄断的盐经盐工处理卤水后形成并盛入器皿中。

      大英卓筒井拥有双重身份,一个是因作为“宋代井盐工艺活化石”而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物质的;另一个是其产盐的技艺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即古老、繁复、精细的“大英井盐深钻汲制技艺”,它又是精神的。

      大英井盐深钻汲制技艺的完整流程包括度脉、打井、汲卤、修治井、运卤、计量、浓卤、虑卤、煮盐。

      “度脉”就是找出地下什么位置蕴藏着卤水,古人在成千上万次寻找盐脉的过程中总结出无数的经验,《四川盐法志》《舆地纪胜》等古文献中多有记载。有传说讲李冰当年就是因为有度脉的本领而凿了第一口盐井。

      打井便是卓筒井的“灵魂”,即小口径深井的凿井技术——选好井址,把场地平整之后就立起碓架子(动力工具),人在架子上面踩,钻头往地下冲,冲下去之后把下面的石头、泥浆冲碎,再用刮泥筒把泥浆刮出来,之后再冲,冲了又泥浆,如此反复……其顿钻的过中,冲到岩层之后要把提前准备好的中空的楠竹一节一节放下去,作为套管,起到隔绝淡水的效果。直到几个月或者半年之后,工具冲到卤水层,卤水因压力而上冒时,打井就完成了。

      汲卤就是取卤,小口径盐井仅十几公分大小,桶放不下去,就用比楠竹套管小一点的竹子做成汲卤竹筒,竹筒最下面安装了一个单向的牛皮阀,当羊角车(动力工具)把竹筒往下送,卤水因压力把皮阀冲开,进入竹桶当中。待竹筒装满卤水,羊角车把竹筒往上提时牛皮阀又会因为水的重力而关闭,卤水不会漏出去。竹筒提出井外后,最后再由汲卤的工人勾开牛皮阀,卤水便哗啦啦地出来了。

      卤水取出来后,盐工用盐篓子运走、计量,放到晒盐池旁边,工钱以计量为依据,一篓又一篓,都是辛勤汗水的写照。

      为了减少煎制卤水的成本,浓卤后的卤水更佳。浓卤方法众多,值得一提的是枝条架浓卤法。前面提到上世纪白光美教授委托的那一批寻找盐井的专家巧遇的晒盐篷便是枝条晒卤架。其工作原理,不及现代机械的效率,但其精密的逻辑真可谓闪着古人智慧的光芒。建于晒水坝上的晒卤架结构如八字形,木质穿斗,枝条架上铺满荆竹桠。枝条架顶端设“天船”,天船底部有伸向枝条架两端的与枝条架一样长的钻有小孔的空竹筒,称作“嘘水杆”。支架的一侧一个筒车如同一个等腰三角形的圆罩,被一根横轴穿着。圆罩的外圈依次安装竹筒,腰底安装木板。人可以在木板上行走,当人走动时,圆罩跟随人的脚步旋转,把晒水坝中的卤水通过圆罩上的竹筒送到天船中,卤水通过嘘水杆散流后,均匀地洒在枝条架上。枝条架上的卤水经过风吹日晒,水分蒸发,浓度增大。

      浓卤需要过滤。简单来讲,将滤楻桶放到卤池上,桶底置枕木用砖垫做桥,上铺木板,木板上放篾折,篾折上铺炭渣约三寸厚,炭渣上铺棕二层,棕上再铺河沙约六寸厚,河沙上铺棕二层,再放上篾折,用石头压牢。卤水倒入滤楻桶,过滤后从桶底孔流入卤池。这是冷滤的过程,得到的卤水被祛除了有形杂质。冷滤之后还可热滤一次,即冷滤处理后的卤水注入温锅加热,当卤水受热浓缩到一定的程度,趁热舀入滤盆过滤,可清除卤水中的锅甲子等。

      最后一步煮盐最易理解,如同我们现代人煮饭。虽然不及现代的燃气灶方便(过去主要用茅柴,后来采用煤炭),火上面架上平锅便可以开始煮盐。煮盐容易,但是把盐煮得雪白却并不容易。

      “能把盐煮的雪白也只有严大爷了。”大英井盐深钻汲制技艺的省级传承人廖吉荣,讲起最古法的煮盐技艺就会提及自己已过世的岳父严昌武。

      为了使盐洁白,颗粒晶莹,要先用桐油刷锅去锈,将卤水倒入盐锅熬制,过程中加入豆汁祛除杂质,适时加入菩提壳等促使卤水结晶成盐。熬好后,再把盐送入炕床用盐灶余热烘干后就是白花花的食盐了。

      “但其实这门技艺的重头戏是‘修治井’。”徐小勇继续讲解道,“因为最难,最考技术,所以最重要,也最值得研究。”

      以前修井工叫“懒子”,灶房老板希望修井工人“越懒越好”,一旦工人勤快了,也就说明井出问题了,盐无法出产,所以叫“懒子”也是求个吉利。

      修治井的难点,总体来讲在于问题千变万化,没有固定公式,每一次都只能根据具体问题来应对。卓筒井修治井大致分为两类:凡井内出现麻头漏水、套管破烂进行翻修叫大修;处理落筒、落锉、断火掌、地面水灌入或小眼沉沙、垮塌等事故的称为小修。

      “懒子”的活路复杂到今天的研究人员要搞清楚都要费些脑筋,“修井的工具多达 100 多种,光是把这些工具的资料整理出来都是非常大的工作量。”据徐小勇介绍,他们计划编写一本关于修治井技艺的书籍,工作和其他任何文物工作一样细致。首先要搞清楚每种工具的数量、尺寸、材质、工作原理,然后拍照、记录、绘图,最后形成完整的图文资料保存起来,再编辑成书传播出去。

      “但由于各类工具繁多,原理复杂,该项工作到目前也仅仅完成了冰山一角。”徐小勇说。

开启蓬莱镇盐产业发展的蓬基井


记者手记

      卓筒井很有未来,光是从申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这一点就可以看到。未来在卓筒井镇,待几百口盐井重新苏醒,围绕着漫山遍野的盐井,是串联起来的灶房、展厅、仿古体验室、文化长廊……熙熙攘攘的游客以卓筒井为媒介,回到古代,了解到日常食盐之一——中国井盐是如何历经沧桑,耗尽智慧才走到了今天。

      而大英这座小县城,在历经遗忘、寻找、机缘、恢复的漫长过程,在不久的未来或者就是现在,借由盐文化的回归,爆发出新的生命力,不仅看到了自己的过去也捋清了来时的路。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