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四川的友城:日本山梨县

2019-8-9 16:39|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2223| 评论: 0|原作者: 郭屹|来自: 看四川杂志

摘要: 在日本有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每到夏天说到关于度假的话题,人们往往会划分成“山派”与“海派”,他们之间的关系类似于国内的“甜豆花与咸豆花派”,每年都互不相让,却一直乐此不疲... ...
      在日本有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每到夏天说到关于度假的话题,人们往往会划分成“山派”与“海派”,他们之间的关系类似于国内的“甜豆花与咸豆花派”,每年都互不相让,却一直乐此不疲。时下正值令和元年的夏天,想必早在昭和六十年(1985 年)便与四川省结为友城的山梨县会再次作为“山派”手中的王牌,一如既往地与“海派”主张的冲绳、神奈川、福井等持续对抗。

      对抗的结果无法统计也不重要,只须了解这样一个事实:一提到日本景点,全世界的人们脑海里首先浮现的几乎都是山梨县的富士山而不是其他地方。这样高度的共识可以说明山梨县作为“山派”手中的王牌是相当具有说服力的。

      更有说服力的是我在山梨县观光时,土生土长的山梨县人房东渡边先生的一句话:“整个关东都在仰望富士山。”

      无法辩驳,无论是著名的东京塔、六本木风景展望台,或是风景如画的镰仓、箱根山芦之湖、甚至浮世绘艺术的代表作——《神奈川冲浪里》总是能看见天边或朦胧或清晰的富士山顶,反过来想,若是没有了富士山,这一切风景会失色不少。想必每个山梨县人的心目中,都同渡边先生一样,认为山梨县不仅是日本地理位置的中心,更是美学与图腾的中心。

      的确,无论是从关东、东海道地区眺望,还是亲临山梨县近距离接触,富士山的美总是能和不同的风景融为一体。从东京到山梨县是大约两小时的 JR 列车旅程,沿途的风景也渐渐变换,林木和小河,带小院子的独栋房屋,乡下安宁的自然景色变得多起来。靠近山梨县,山群也慢慢进入视野,蓝天白云映着田野,一窗的好风景让人百看不厌。此时的富士山已不同于在东京楼宇之间的朦胧之美,越发清晰地与眼前蓝、绿的冷色调组成一幅日系色调的画面,有着浓浓的胶片味。铁路的行程能让人充分体会到富士山的美学,即使是再普通不过的沿途也会成为一帧帧绝美的风景,也正因为如此,富士山周边的知名景点有几百处之多,就像葛饰北斋晚年所作的《富岳三十六景》,每一景都以富士山为背景,每一景都有着独特的魅力。

山中湖“逆富士”景观


富士五湖

      当然,富士山最好的观测点还是有名的“富士五湖”,“湖光山色两相和”这一经典的美学景象,在“富士五湖”可以充分地领略。

      “富士五湖”分别是河口湖、山中湖、西湖、本栖湖、精进湖,环绕着富士山北部山麓。古时富士山喷发阻断了山下的河流,却鬼斧神工般地造化出五湖盛景。乘 JR 列车从东京前往富士山终点站正是河口湖,河口湖是富士五湖的中心,湖边群山环抱,水光山色,湖水清幽,波澜不惊,一座大桥横跨湖上,贯通南北,视野很是开阔。在河口湖有许多欣赏富士山的方式,如隔着河畔的樱花远眺富士山,或乘船到河口湖中心让自己置身于画中,或乘缆车上天上山公园远眺,也可以在湖畔的咖啡馆里就着摩卡、拿铁的香气隔水遥望,还可以在湖畔的美术馆、博物馆中伴随着人文美学与自然之美来个碰撞……富士山之美,已渗透在河口湖生活的每一刻,这里没有东京的现代,也没有山中湖的原始,却有着娴静安宁的时光,也正因为如此,河口湖一直便是游览富士五湖的观光中心,从这里可以乘坐复古巴士前往其他湖区,而沿岸的咖啡厅、美术馆、书店、公园等兼具和式美学和西方建筑美学的地点,让人在领略富士山自然之美的同时,也能感受湖畔生活的魅力。

      从河口湖乘坐复古巴士往东,大约 40 分钟便能到达距离富士山最近的山中湖。更近距离的仰望让富士山极具视觉冲击力。此时的富士山巍峨雄壮,似一尊天神,而云雾缭绕在它顶端,仿佛天神呼出的鼻息。日本传说《古事记》中记载,火神火之迦具土神被创世的天神伊邪那岐用剑杀死,躯体落入凡间,化成了一座座群山或陆地,因此日本信仰自然,认为一草一木皆有灵性,在山中湖近距离观赏富士山亦觉如此。不同于河口湖的悠闲,山中湖畔没有什么生活设施,一切更趋于原始自然。以富士山为背景,黑色的岸滩,白色的浪波,深蓝色的湖面,映衬着同样湛蓝的天空,构成一幅着色不多却美得纯净的风景画,湖面时而漂来几只白天鹅更为画面增添了几分灵动亮点。漫步在湖畔,湖面的清风送来清新的空气,一呼一吸之间每一个细胞都享受着自然的洗礼。山中湖最著名的景观是传说中的“逆富士”和“钻石富士”,看“逆富士”的条件相对苛刻,一在晴朗无风的清晨,整个富士山倒映在如镜的湖面,正逆浑然一体,仿佛湖面之下,有另一个比天空更深邃遥远的世界。而看到“钻石富士”则相对容易些,在晴朗能见度高的天气里,富士山顶与太阳重合的瞬间,会散发出钻石一般的光辉,那是富士山最灿烂的模样,也只有山中湖这般纯净的画面中才能心无旁骛地欣赏这样的美景。

      从山中湖出发十多分钟车程则是被称之为“日本九寨沟”的著名景点忍野八海。虽然被称为“日本九寨”,但忍野八海和友城四川的九寨沟风格却完全不同。所谓的“八海”是富士山的雪水融化后经过层层沉淀,过滤,渗入地下后形成的八个涌泉。泉水异常清澈,池子虽七八米深但可清澈见底,也许是水质的异曲同工使得规模小太多的忍野八海有了九寨的称号。泉水在阳光的映衬下,波光粼粼,浮光跃金;旁边有几棵老树,枝干虬结,枝丫横斜。泉水汇集成一条小溪缓缓向下游流去,一道木桥横架在小溪之上。远处是富士山圆锥形的山头,山顶云雾缭绕,与雪山交相辉映,太阳忽隐忽现,阳光若有似无,随着光线的不同,人眼中的景物也有所不同,时而“小桥流水人家”,时而“日暮苍山远”。

山中湖的天鹅


富士吉田的绝景

      富士五湖中的西湖、本栖湖、精进湖都分布在富士山以西,唯有山中湖在东面,因此从山中湖到河口湖及另外三湖便会经过山梨县另一个以景点著名的城市富士吉田市。

      虽然富士吉田市规模很小,但深厚的历史底蕴与绝佳的富士山观测点使这个小城的名声享誉世界。建于庆云三年(公元 705 年)的北口本宫富士浅间神社位于茂密的杉树林中,参天的千年古树,幽静的园林,每一抹深深浅浅的绿,都在诉说着遥远的历史。穿过登山道入口的鸟居,古老的参拜道两旁一字排开的是长有苔藓的石灯,夕阳透过林间洒在参拜道上,头顶上不时传来几声鸟鸣,一步之间,仿佛穿越了时空。大同二年(公元 807 年)富士山火山喷发,受平城天皇之命,敕使前来神社,执行了为保国土安泰的富士山镇火祭,这一祭祀也随着神社一起跨越千年延续至今,是日本三大“奇祭”之一。每年 8 月 26 日和 27 日,神社前 70 余根高 3 米、扎成竹笋形状的大火把,和富士山吉田口登山道街道沿线堆积的大量火把一起点燃。与此相呼应,富士山登山道的各棚屋中也会点燃火把,居民们家家户户也都将火把堆成井字形,一齐点燃,整个山道便化为火的海洋,令人叹为观止。

      据北口本宫浅间神社不远的新仓山浅间神社则是让富士吉田市享誉世界的绝景。登上新仓山 397 级台阶,沿途的樱花随着春风如雪花般飘落在山道,在日本这样的景象被称之为“樱吹雪”,五重忠灵塔逐渐映入眼帘,鲜红的塔体与粉白的“樱吹雪”相呼应,如梦似幻。绕到忠灵塔后方,收入眼中的便是举世闻名的绝景——富士山在左,延伸天际,忠灵塔在右巍然不动,山脚下富士吉田市的全景净收眼底,樱花烂漫,夕阳和煦,这景象虽在世界各地的广告、明信片、宣传画中见过无数次,但置身其中依然被这震撼心灵的美所感动。去年秋天站在此处时,樱花换成了火一般的枫叶,同一景致不同时令的美,带来的震撼依然,良辰与美景的绝妙组合,带来的是绝美的视觉效果。因为北口本宫浅间神社和新仓山的存在,富士吉田这座小城成为了游览富士五湖中间一段景上添花的插曲。

桃花盛开的笛吹市


桃源乡与战国

      从河口湖往东依次是宁静幽雅、森林环绕的西湖、拥有“抱子富士”绝景的精进湖、青木原树海森林所在地本栖湖。虽然背景富士山的美是恒定的,但每个湖各自的魅力却是独立的,自然条件的不同造就了没有雷同感的风景。

      河口湖所在区域叫河口湖町,南部是富士山,往北则与笛吹市接壤。同样抬头就可以看见富士山的笛吹市,却是以温泉之乡的美誉而闻名。自古以来,日本人对温泉总是情有独钟,往往拥有一处名温泉的地区便能受到热捧,而笛吹市却坐拥石和温泉与春日居汤两大名温泉,温泉之乡的盛名实至名归。

      笛吹川静静地穿过小城,沿岸是盛开的樱花,两旁的温泉街夹带着涓涓的溪流,浓厚的和风扑面而来。不仅是樱花,在桃子生产量位居全日本第一的笛吹市,桃花同样是一绝。笛吹川对岸的扇状地一带、每到春天便会被桃花染成粉红色的世界,被人们冠以“桃源乡”的美誉。七彩缤纷的美景沿着一宫町缓缓的斜坡向前延伸,是笛吹市久负盛名的绝佳景色。被连绵的青山和广袤的果树田园环抱着的笛吹市一年四季都有着丰富的活动,春季的桃花节、夏季的烟火大会、秋季的水果采摘、冬季的葡萄酒节等,春天赏花,夏至秋时采摘水果后 , 慢慢地走入温泉乡泡泡温泉,在日本是被公认的幸福感。

      笛吹市的北部便是山梨县的首府,成都市的国际友城甲府市,与山梨县其他地区不同,到这里更多的是一场日本战国时代历史的巡礼。甲府古名甲斐、甲州,是日本战国名将武田信玄的领地,被称为“战国第一兵法家”的武田信玄至今仍是甲府市民的骄傲,而武田家的元素也早已渗透在这个城市的方方面面。

      从甲府车站一出来便能看见武田信玄的戎装坐像,面朝富士山与东海道,那方向是他野心的来源。日本元龟三年(1572 年)武田军南下东海道进军京城,一路势如破竹,大败后来开创幕府的德川与称霸半个日本的织田联军。然而天不假年,武田信玄却在征途中因病去世,武田家夺得天下的野心也就此戛然而止。

      离开甲府前往长野县,车窗外是渐渐远去越来越小的富士山,不论近观远眺,壮美圣洁依然,这份美,千百年来描绘不尽,也崇敬不尽。而山梨县,这片富士山下的土地也孕育出无数隽永的美与文化,与富士之美相得益彰,在人与自然,历史与现在的时空中构架起了一座相通的桥梁。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