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旅途 游记 查看内容

开往幸福的“慢火车”

2019-11-8 15:19|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2146| 评论: 0|原作者: 姚长宁|来自: 看四川杂志

摘要: 开行在四川大凉山腹地的 5633/5634次列车是成昆铁路上普雄至攀枝花间运行的惠民扶贫公益性“慢火车”,从 1970年开始,已经运行了近半个世纪...
      开行在四川大凉山腹地的 5633/5634次列车是成昆铁路上普雄至攀枝花间运行的惠民扶贫公益性“慢火车”,从 1970年开始,已经运行了近半个世纪。

      这趟列车通行的地方是凉山彝族群众的主要聚居地,其大运量、低票价的服务,成为当地百姓探亲访友、务工赶集的首选。在当前快捷的高铁时代,长年坚持服务大凉山贫困地区的 5633/5634 次“公益慢火车”以最高 25.5 元、最低 2 元的票价,依旧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这趟被誉为彝族风情画卷的“慢火车”上,保留着最真实的彝族群众生活痕迹和中国铁路客运活化石,也见证着大凉山脱贫进程中的一个又一个幸福时刻。我们通过三位亲自乘坐过 5633/5634 次列车的作家的眼睛和笔触,为读者还原这趟列车中最鲜活的部分。


在火车上牧羊
文 巴伐利亚酒神(旅行作家)

      天边开始浮现出一丝暧昧的暗蓝色,普雄站的灯光仍旧无精打采。背着箩筐的乡亲们,操着我们听不懂的话语,健步如飞般冲向那列绿色的钢铁大青虫。自打 5633 次列车开始检票后,沉默便被无休止的喧嚣所打破。 

      我们在人群中穿行,以不再轻盈的步履。这时朋友突然没有征兆地大喊了起来,并且手指着列车最后一节车厢的方向。

      如果在其他班次上,我肯定会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是当下,我确信这一切都是最真实的发生。眼前依稀出现了几只……不,是几十只山羊!它们在羊倌们的驱赶下,四处乱跑,并不断发出咩咩的叫声——只为能逃离被装上列车的宿命。

      这正是 5633/5634 次列车的破天荒之处:它们不但拉人,还装牲口。小宗的诸如鸡、鸭、鹅,可以带上硬座车厢。至于羊这样大宗,并且数目繁多的家伙,却因此得以享受一项特殊优待:列车尾部设有一座专门置放牲口的车厢,成为它们在这趟火车旅行中既舒适又不扰人的落脚点。

      我和朋友大步流星,朝着列尾方向飞奔而去。这样千载难逢的场景,是无论如何也不愿错过的。发车已经迫在眉睫,留给羊倌们的时间不多了。但这些调皮的羊儿们,它们或是逃到站台另一侧的铁道上,或是钻入车厢底部的转向架旁,就是死活不肯跳进车门。

      此情此景,朋友已顾不上矜持,加入到了“赶羊”的人群之中。而同样施以援手的,除了三四个羊倌,甚至还包括了几个列车工作人员。我在一旁看得有些着急,却因为有几分“惧怕”这些头顶长角的山羊,陷入一种进退维谷的境况中。眼见羊倌们以麻利的身手抓起一只山羊,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车门旁,而自己只能徒劳地阻挡这些羊儿别乱跑……

      大概是早已看透了我的“出工不出力”,一名羊倌突然将他怀中抱着的一只白色小山羊,递到了我的手上。这一出人意料的举动拯救了我,在将那只小羊抱进车厢的那一刻,原先害怕的会不会挨踢、干不干净之类的担忧,烟消云散了。我终于完成了从“赶羊者”到“抱羊者”的蜕变,而这 80 多只大小不一的山羊,也从这一刻起明显加快了上车的节奏。

      5633次列车缓缓驶出了普雄站,它将沿着牛日河,在大凉山的桥梁和隧道间不断穿行。晨曦点亮了大地,劳作的人们,开始星星点点地出现在农舍旁、田野间。我和朋友,正囿于一座被羊群包围的特殊车厢之中。

      跟车的羊倌,是个四十岁上下的彝族男人。他要将这一车的“货物”,毫发无损地护送到冕宁县的买家手里。而自从这趟绿皮慢车开放“牲口车厢”以来,他几乎每周都要跑上一趟,无论刮风下雨,从未间断。

      经此一折腾,人生又意外解锁了无数个“第一次”:第一次赶羊,第一次抱羊,第一次在火车上牧羊……但这座牲口车厢带给我的震撼,却远远不止于此。到尔赛河车站时,车厢里已被此起彼伏的狗吠声、鸭叫声和羊叫声所淹没。不必去羡慕迪士尼创造的疯狂动物城,大凉山的绿皮火车上,也拥有一座不可思议的铁道动物园。

列车到站,羊群离开它们的专属车厢

牲口专属车厢


流动商贩
文 王小妮(诗人)

      上车时,车门口的列车员说:人不多,不用对号。

      果然,车厢里满是空位,捧着箩筐叫卖的流动商贩比乘客还多。

      好些年没见过在火车上叫卖的了,都是女人,大多五十岁上下,穿着鲜艳,讲的不是四川话,估计是彝族语言,箩筐里都是乡下小店常有的零食。

      有个上了年纪的妇女来来回回,拉着长声喊“奶勾勾”,温柔好听。

      问她什么是奶勾勾,她会说普通话:凉粉。

      揭开篮子上的蒙布,巴掌大,白白软软的一叠,小塑料袋分别裹着,两块钱,尝了一个,软韧的米粉,中间夹有花生碎和咸菜条。她的篮子里还有煮鸡蛋,正烫手呢。

      开始以为她们只是临时上车卖货,没想到车已经开动,她们还在。这种随车做小生意的,可能要时光倒退到 30 年前的慢车上才常见。

      从西昌到冕宁站的一小时,车上安安静静,除了人少和设备老旧,没什么特别。没想到一进冕宁站阵势大变,站台上前呼后拥的人,肩扛背驮推拉着货物跟着车跑。没等车停稳,车门就被围住,铁踏板咚咚响,车厢里瞬间塞满了刚上来的人和各种形状的袋子、筐篓,站台上源源不断,还在运货。

      新上车的一个男孩,大约十三四岁,站在各种货物空隙,他守着满满两大筐柑橘,他妈妈去车厢里卖。

      四个多小时的行程没见有人喝水,从冕宁开始,柑橘成了车上的热销货。人人都在剥柑橘,吃柑橘,点火抽烟,前后左右热烈地找人搭话聊天,整个车厢里嗡嗡嗡的,其中最嘹亮的是叫卖声。

      人们一点不在意穿过拥挤的车厢,来来回回总有人在走,披长毡的,戴头帕的,背篓里睡着小娃娃的。更多的流动商贩钻过人缝,有生意做,让她们的叫卖声更大更欢快。

      新上来的商贩除了卖柑橘的母子,还有三个卖零食的小姑娘,都是刚过十岁的样子,有个穿彝族服装的老太太举着一叠透明塑料夹,夹上印了身份证三个字,她专卖身份证夹。在凉山的几天,发现当地人的身份证意识格外强,不止一次遇到陌生人掏出身份证给我看。

      从冕宁到终点普雄的三个多小时,车上没见穿制服推铁路售货车的售货员,他们自动让位给流动商贩了。列车员说这班车上一直保留流动商贩,还说她们就是在5633/5634上“上班”的。

车厢的窗户可以自由开关

彝族老人和他的货物


彝族列车长
文 徐湘东(记者)

      彝族列车长阿西阿呷,在 5633/5634 次列车上工作,入职已有 23 年。今年,她获得了四川省五一劳动奖章。

      阿西阿呷是一名“铁二代”,父亲在成昆线上的小站白石岩车站工作。“我曾经也是坐着慢火车去上学的。”对于慢火车,阿西阿呷有着非常深的感情,上世纪八十年代,她读小学时,就从白石岩坐车到越西上学。当时怎么也不会想到,工作后,又回到慢火车上。

      阿西阿呷记得,刚工作时,这趟慢火车还是大棚车,“就是没有座椅,对拉门那种。”如今,车上设施跟上了,每趟车上都配备了彝族列车员,车上的广播、提示语,都是彝汉双语。

      “那些年,大家穿得不好,吃也吃得差。”阿西阿呷说,近年来,在车上能感觉到的明显变化之一,就是老乡们生活更富裕了,穿着更加讲究了,“遇到喜事节庆,大家都是盛装出行,民族服饰一穿,漂亮得很。”

      “以前老乡们出门赶火车,身上都带着荞粑粑,现在车上见不到这些食物了。”阿西阿呷说,大家的素质也有了明显提高,不再乱扔东西,不文明行为很少了。

      近年来,随着脱贫攻坚的不断推进,大凉山铁路沿线新建了不少彝家新村,村民们搬入了新居,产业帮扶也进一步提高了收入。

      “现在的彝族老乡,勤奋得很 !”阿西阿呷举例:坐着慢火车卖菜的布尔,这些年每天从冕宁批发蔬菜,运到普雄卖,靠着最初 200 元的本钱,如今已经脱贫,不仅修起了新房,还给儿子买了车跑运输。

      “这些年,我看到更多的人走出去了。”阿西阿呷认为,家乡物质生活上的提升,只是一种看得见的变化,真正帮助大家脱贫致富的,是思想观念的转变。现在,不少年轻人出去找工作挣钱,不再好吃懒做,过上了更好的生活。

      “我上小学时,班上 5 个女生,读着读着,就只有 2 个了。”阿西阿呷说,那个时候,大家认为读书没用,很多孩子辍学漫山遍野跑,“现在,每家每户的娃娃都在读书,坐慢火车去县城读书的彝族娃娃,一年比一年多。”

列车长——阿西阿呷

乘着火车去上学的彝族女生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