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双城记——成都向东 重庆向西

2020-7-8 15:17|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2203| 评论: 0|来自: 看四川杂志

摘要: 成都“东进”,极大拓展了发展空间,也使链接重庆有了新的战略纽带。几乎同时,重庆也将发展着力点指向渝西
        成渝城市群——西部大开发的重要平台、长江经济带的战略支撑、中国对外开放(“一带一路”)的重要区域。成渝城市群也是西部地区人口最密集、产业基础最雄厚、创新能力最强、开放程度最高的地区。

        然而,重庆、成都曾是一对相爱相杀的兄弟城。尤其是 1997 年重庆直辖之后,四川省大力实施强省会战略,两地在争夺要素资源方面展开了竞争。

        过去,很多优质资源要在西部落地,总会在重庆和成都之间做个选择,两地也会由此竞争,甚至不惜祭出“白菜价”。重庆开通中欧班列渝新欧和陆海新通道,成都紧接着也开通中欧班列蓉欧和陆海新通道;成都要建第四大航空枢纽,重庆也规划、扩建航站楼和跑道;一些商业项目上午在这边达成意向性协议,下午就被邀请到那边考察。一段时间内,重庆向北发展,成都向南发展,也被认为是“背向发展”……

        2020 年 1 月 3 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提出,要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在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成都继续描绘“东进”的壮丽篇章,一路向北近 20年的重庆掉头向西。

        局面已然发生变化。

成都夜景

跨过龙泉山建设新成都

        5 月 6 日,成都东部新区举行授牌仪式。

        这标志着经过三年的规划设计后,一个承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落实成都东进战略的新区正式成立。

        东部新区的设立,是 2017 年提出的成都东进战略的组成部分,即跨过城市东部的龙泉山脉,建立一个新的城市发展区域。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原院长李晓江认为,中国的主要城市群中,有一些表现出经济快速发展、但人口总量下降,或人口快速聚集、但经济发展不明显的特征。而成渝城市群的经济和人口都在提高,说明这个地区既适宜经济发展,又有条件持续聚集人口,有较强的发展潜力。

        作为成渝城市群中极核之一的成都,在发展过程中却日益受到资源要素的限制。在 2008 年汶川地震后,李晓江就参与了四川地区的城市规划。他认为,成都东部新区的设立,有利于破解四川盆地的资源约束,有利于弥补天府新区先进制造业空间不足的问题。

        “跨过龙泉山后,东部新区的地质条件更加稳定、土地资源更加充足,且通风能力更强。”李晓江认为,成都平原的大气、土地等资源承载力有限,将限制作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之一的成都平原经济圈的发展。如从土地利用角度观察,东部新区的城镇建设用地占比仅 11.28%,尚有较大的开发利用潜力。

        西南财经大学成渝经济区发展研究院教授杨继瑞认为,如果不跨过龙泉山,则成都不可能利用自身的经济优势,推动成渝城市群的中间城市的发展。

        随着东部新区的设立,杨继瑞认为成都城市版图进入了川中浅丘地带,获得了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广袤空间,产业和人口的承载力都将极大增强。而且跨越龙泉山向东发展,与重庆的西拓形成相向发展。东部新区位于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发展的主轴上,有利于成渝中部区域城市快速崛起,推动成渝的相向发展。

重庆的轻轨

重庆“向西”主动对接国家战略

        过去近 20 年来,重庆一路向北,水土、龙兴再往北已缺少拓展空间。“仔细观察重庆地图,往北接壤四川广安邻水,但从区域联动角度来看,重庆的最北边就是龙兴、水土,再往北缺少区域内的支撑体。”重庆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蒲勇健表示。

        向北受限,向东则是三峡库区生态区,包括渝东北片区和渝东南片区,与贵州、湖北、川东北毗邻。蒲勇健表示,一方面,三峡库区本身在生态环境保护上的要求很多,这势必会对经济发展形成一部分反力,另外毗邻省市在产业协作上的空间相对更小。

        剩下的方位只有南和西。

        事实上,自从 2018 年上半年 GDP 增速回落到 6.5%的数据出炉后,寻找重庆发展新路径的讨论也日渐增多。其间,向西发展则成为主流论调。

        2019 年 1 月,重庆市五届人大二次会议上,2019 年重庆市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将出台加快推动现代化都市圈建设意见,主城区和渝西片区突出培育现代产业体系和壮大城市经济,建设展现重庆历史文化名城、山清水秀美丽之地的“窗口”,加快形成更具活力的现代化都市圈。这是重庆官方第一次明确透露出向西发展的信号。

        在重庆大学城以西,北碚、江津、璧山、铜梁、永川、合川、大足、荣昌、潼南合称为渝西片区。截至 2019 年末,该片区人口合计达 916.77 万人,在全市总人口中占比达 29.34%;GDP 合计为 6554.91 亿元,在总量中占比为27.77%。不论是人口规模,还是经济总量,在重庆整个版图的重要地位不言而喻。

        重庆向西,也是在主动对接国家战略,期待向阳而生。

天府新区

告别“月明星稀”

        在中国夜间灯光图上,地处西南的成渝地区,两轮“圆月”光彩夺目,那是重庆和成都的主城区,周边区域却星光黯淡。

        成渝地区的月明星稀,与长三角、粤港澳等重点地区的群星璀璨形成鲜明对比。长三角地区拥有 40 多个全国百强县,粤港澳地区也拥有佛山、东莞等万亿级别的地市形成“多极支撑”。

        而成渝城市群就不那么“众星朗朗”了。重庆经济体量突破 2 万亿元,成都经济体量也已突破 1.5 万亿元,而排名第 3位的绵阳市的经济体量甚至不到 3000 亿元;在城市建成区规模方面,重庆主城九区和成都市区建成区面积总和大于其他所有市(区)县城市建成区面积的总和。

        从 2011 年 5 月份国务院正式批复《成渝经济区区域规划》到 2016 年 3 月份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再到 2018 年 6 月份《重庆市人民政府、四川省人民政府深化川渝合作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2 年)》的签署,成渝城市群用快速递增的经济总量印证了其一体化发展步伐不断加快:从2014 年的 3.76 万亿元增长至 2018 年的近 6 万亿元。

        2019 年 7 月,重庆市和四川省签署《深化川渝合作推进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重点工作方案》,两地围绕战略协同和规划衔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开放通道和平台建设、产业协作共兴等九大方面 36 项重点任务,合作推进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

        而在 2020 年新年伊始,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提出“要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中国经济增长“第四极”的定位进一步明确。

        学界分析认为,根据目前的发展趋势,重庆、成都辐射带动能力的释放,将可能以重庆主城区、成都中心城区的进一步扩容的方式体现出来。随着重庆和成都周边一些区域纳入两城的主城区,成渝间的“塌陷地带”将进一步缩小,对其他中间地点的辐射带动能力也将进一步增强。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提出,让人们对更强有力的跨区域统筹机制充满期待。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我在四川过年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