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品味 生活 查看内容

我用宵夜抚慰灵魂

2020-7-10 16:30|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2198| 评论: 0|来自: 看四川杂志

摘要: 华灯初上,一家家灯牌点亮,炉火旁的温情暖语,烧烤摊上的人情世故,真实展现了成都人的乐天内涵与风味江湖。夜宵不仅慰藉了空荡的胃,也酝酿了属于成都的烟火人间 ... ...
        一座城市的白天与夜晚,是截然不同的。白天是秩序的,每个人都要按部就班、规规矩矩。但夜晚是随性的,每当夜幕降临,每个人就展露了最真实的自己。若想释放这股真实,没有比夜宵摊更适合的场所了。积攒了一天的不满与疲惫,想一吐为快,想肆意和解脱。为此,我们都需要一顿宵夜。


宵夜的灵魂

        没有宵夜的城市,没有灵魂。在北京,没吃过正宗的保利老李和望京小腰,没脸称自己是吃货;在上海,小龙虾顶半边天,清蒸、蒜香、酒酿、葱烤遍地走,不满意还有咸蛋黄口味可以尝尝鲜;在广州,都说粤菜是中华美食中的小清新,不知道当你看到蛇宴和龙虱之后会是怎样的心情;而在成都,麻辣鲜香与清淡醇厚并列,伴随着蓉城夜空中最暧昧的那阵夜风,满城飘香。

        作为一个拉动中国 GDP 的存在,宵夜已经成为全民的娱乐盛典。一顿能够抚慰灵魂的宵夜,到底应该有些什么样的特质呢?从长期占据宵夜 TOP 榜单的美食种类和霸屏朋友圈的宵夜图片中,不难找到答案。

        油腻,是宵夜的重心。想象一下,当一个人心情低落,想要吃点什么的时候,一碗清汤寡水的食物摆在面前,本来就不多的幸福感瞬间变成了负数。《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在《至味在人间》里这样写道:“吃肉党,注定一事无成,每天就像我一样,傻乐傻乐的。”无肉不欢,无油不爱,越是重口味的食物,越是治愈。油腻的食物能让我们快乐,是有科学依据的。进食是大脑休息的一个过程,高热量食物往往会转化为多巴胺。因此在沮丧的时候,一份炸鸡就比一碗青菜有用得多。

        自在,是宵夜的内核。规矩留给白天,到了晚上,就是要随性才行。穿着背心、短裤、人字拖,坐在墙上熏满烟灰,脚下铺着油垢的苍蝇馆子里,才最有宵夜的气氛。你可以横着、蹲着、斜着、躺着,尽情呼喊、吹牛、唱歌,这种脱离了秩序的野性和自由,是白天的餐馆里找不到的。

        快活,是宵夜的灵魂。最好的社交,是在宵夜摊上进行的。三杯两盏劲酒,舌头大了,脑子一兴奋,也就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了。从家长里短到国际局势,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饭桌上扯不出的。说到尽情处,方言、俚语,连珠妙语轮番上场,人人都可以是单口相声演员。在《圆桌派》中,陈晓卿把夜宵称为中国喜感文化的一种。孤独也好,悲伤也好,当所有的艰难和忧愁都融化在酒肉之中,最后就成了嘴边的调侃和戏谑。

        熟悉,是宵夜的温柔。“最好吃的烧烤摊,永远是你家楼下那个”。纪录片《人生一串》的这个开场白,不知道戳中了多少人的心。夜宵摊好比一个基地,我们通常只会和关系密切的人一同前往。因此一个熟悉的夜宵摊里,往往有太多的回忆和故事,爱恨情仇的大戏似乎也总在这方寸小桌上上演。毕竟,大餐吃的是味道,而宵夜吃的是情分。

我用宵夜抚慰灵魂

宵夜古今考

        白日要正经,夜晚再放松,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习惯。早在《史记·滑稽列传》中,就有“日暮酒阑,合尊促坐,男女同席,履舄交错,杯盘狼藉”这样的记载。傍晚时分,大家不分性别坐在一起,大快朵颐,畅快淋漓。

        不过过去的宵夜,远没有现在这么自由,也没有现在这么重口。

        在宋太祖赵匡胤下令取消宵禁之前,宵夜都是贵族的特权,平民是没资格通宵达旦的。直到北宋时期,经济空前发达,才有了 24小时的夜市出现,如“州桥夜市”。那时候的夜市上吃食种类之繁杂,准能让现代吃货瞠目结舌。据《东京梦华录》里的记载,当时夜市上不但有鹅鸭鸡兔、肚肺鳝鱼等熟食类,也有金丝党梅、姜辣萝卜等干果,更有荔枝膏、广介瓜儿等二十几种甜点。

        宋朝成都太守田况诗《七月六日晚登太慈寺阁观夜市》,描写了成都夜市的盛况:“万里银潢贯紫虚,桥边螭辔待星姝。年年巧若从人乞,未省灵恩遍得无。”

        宋代的成都夜晚已经颇具风情,官贵聚首,与民同乐。入夜,东大街上满是星火灯笼。夜市的摊点排成长龙蜿蜒在解玉溪畔,人流于中间穿梭,半夜也未见散去。

        果然,尽管时光流转万物变迁,自古以来人们对美食的热爱却从未改变过。只是古今人们对美食要求的口味倒很是不一样,那时候的宵夜以甜食点心为主,不会像现在的口味这般麻辣。

烫火锅是四川人特有的宵夜传统

宵夜鏖战

        晚上 9 点,成都慢慢苏醒。

        白天川流不息,夜晚灯火辉煌,各种香气开始在夜空中升腾。锅碗瓢盆的碰撞声、此起彼伏的叫卖声,贯穿了成都的大街小巷。这个时候,成都人们最纠结的选择题就出现了:“今天晚上,整点啥子宵夜喃?”光是这个话题,就够我们想上个把小时了,最后多半都会得到同一个答复:“走!先看下再说嘛!”于是,西装革履的李总、太古里弄潮儿杰西卡(Jessica)、刚跳完坝坝舞的张孃,从四面八方倾巢出动,杀到各个宵夜摊摊,袖子一挽,开整!晚上 10 点,成都人的宵夜江湖,开始了。

        宵夜在成都更常被称为“鬼饮食”,随便一个卡卡角角,都可以是成都人的宵夜江湖,小区门口、菜市场过道、写字楼街沿……脚能走到的地方,就有宵夜吃。“小妹儿,干锅冒菜炒面炒饭,吃点儿哇?”“帅哥,几个人喃?里面坐嘛。”“师傅,整二两面不?”每一个路人,都能在这受到明星般的瞩目。各个宵夜门派的“厮杀大戏”,也正式拉开帷幕。

        让老成都最无法抗拒的,就是夜蹄花汤了吧。跑了一晚上的出租车师傅们、刚蹦完迪的内伙子些,总会相聚在深夜的某一家蹄花店,给一天打个总结。成都妹儿的皮肤好,都是靠蹄花滋润的。一碗白汤,一碟蘸水,炖得稀溜耙的猪蹄,表皮入口即化,略带嚼劲的筋膜丰富了蹄花的口感,软糯又不失韧性,一口下去,从喉咙暖到脾胃。

        这场江湖之争,烧烤拥有绝对的实力。成都有上万家烧烤店,在成都,率先做到 15 分钟生活圈的,是烧烤。成都五花八门的烧烤吃法,给撸串事业增加许多情趣。西昌烧烤、宜宾烧烤、石棉烧烤……这座城市的包容性,在烧烤上得到完美体现。老板点燃炉火的那一刻,无数好吃嘴闻香前来。扎扎实实的青椒排骨,一口销魂;肥瘦相间的五花肉,滋啦作响,满口飙油;一粒粒串起的玉米,鲜甜入味。有人说,烧烤是平凡生活里的热辣慰藉。一个人吃是惬意,一群人吃是欢愉。

        在成都,还有一种宵夜传统叫半夜吃火锅。凌晨两点还在烫毛肚的成都人,身上都藏着无比快意的江湖气。半夜下了飞机,带着行李直奔火锅店;打完夜麻将,烫点鸭肠才算收尾;甚至只需要在群里发一句“吃不吃火锅”,10分钟换衣出门就促成了一场美食之约。

        在成都,深夜难以早睡。在活色生香的都市背后,是成都人对人生的另一种解读。华灯初上,一家家灯牌点亮,炉火旁的温情暖语,烧烤摊上的人情世故,真实展现了成都人的乐天内涵与风味江湖。夜宵不仅慰藉了空荡的胃,也酝酿了属于成都的烟火人间。在人气鼎盛的夜宵江湖里,最厉害的不是美食,而是成都人。是爱夜如命的成都人,让这座城市的夜晚格外迷人。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