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疫情下的归国路

2020-7-10 16:56|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2268| 评论: 0|原作者: 滕曦|来自: 看四川杂志

摘要: 终于登上了回国的班机,我们长吁一口气,心中悬着的石头落了地
        祖国是我们最坚强的后盾,家乡是我们最温暖的港湾。这话,我体会至深。


突如其来的疫情

        今年年初,一场疫情在国内蔓延,给原本喜庆祥和的日子蒙上了阴影。

        那时候,我们一家远在太平洋西岸的洛杉矶。每天刷着新闻,看着急速增长的确诊数字,替国内的亲友着急,为国家的现状担忧。

        没隔多久,洛杉矶的尔湾也出现了一例确诊病人。经历过非典的华人最先警觉,外出都主动戴上了口罩,老公也外出采购口罩、消毒液、护目镜等一系列的防护用具。哪知,跑遍了洛杉矶大大小小的超市和药店,口罩早就销售一空。原来,不少华人抢购寄回国内,支持祖国抗疫。最后老公灵机一动,上亚马逊抢购了一批 N95 口罩,刚一付款,网页上便显示售罄,真够险的!

        美国当地人鲜有戴口罩的,一是因为当时洛杉矶疫情并没有太严重,因此大家不重视;二是因为美国人没有戴口罩的习惯,他们认为只有传染病人才会主动戴口罩。华人戴口罩外出,没少遭受异样的眼光。

        1 月 18 日,我在洛杉矶的霍格医院顺利生下了小女儿。此时美国新冠确诊人数没有上升(也许之前的流感他们没有意识到是新冠肺炎),洛杉矶也一片静好。国内的疫情还没有得到控制,确诊数字仍在大幅增长。在这个形势下,父母却要急着回国,怎么劝都无效果。最后全家人讨论决定父母先行回国,我们等小宝打完疫苗就回去。

        日子一天天过去,美国东部确诊人数突然开始激增,尤其纽约疫情最为严重。所幸西部情况尚好,本地人的生活暂时未受影响。我们带小宝去诊所,小宝的家庭医生颇为乐观地告诉我们,洛杉矶地广人稀,疫情不大可能广泛传播,算是相对安全。

美国当地超市,市民正在抢购卫生纸

迅速抢票 

        2 月底,国内在各级政府的大力管控下,经社会各界人士的努力,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四川也开始连续几日出现零增长。而美国的情况却不乐观,洛杉矶新冠肺炎的确诊数字开始激增,我们居住的华人区明显有了变化:平时户外活动频繁的华人家庭很少出门了,街上除了几个白人,几乎是空空荡荡的。洛杉矶本来人口就不多,此时看来,竟有了几分空旷凄凉的感觉。我们常去的一家华人超市,大米等生活物资被抢购一空;白人超市所有卫生纸宣告售罄;往常要排长队的餐厅门可罗雀,公路上汽车也寥寥无几。

        回国!回国!我们只有这一个念头。但有天早上起床,老公却告诉我,我们预订回国的直航航班被取消了。上网一查,不止我们预定的航班被取消,几乎所有的双边国家直航航班都停飞了。转航的机票价格也突然飙高,头等舱的价格高得吓人,国航从洛杉矶转机到成都的头等舱票价竟然被抬到了七万元。

        直航不用考虑了,哪怕是转机,只要能回国都好。害怕被困在洛杉矶的我们决定从洛杉矶到香港再转机回成都。我们马上登录携程、去哪儿等 APP,用手机疯狂地刷机票,看准航班立马付款、买单、出票一气呵成,生怕一转眼机票就被买光了。刚买好机票,特朗普便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我们更坚定了回国的决心。

        出发的前几天,洛杉矶突然降温,阴雨绵绵。老公有些感冒,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我有些紧张,给他量了额温,37.2℃,略微有些高。赶紧让他吃感冒药、喝水、睡觉休息,心里祈祷千万不能在回国的关头出什么岔子,毕竟我们还带着一个才两个月大的小婴儿。第二天早上起床,赶紧又给老公量额温,还好是 36.5℃。我们两人舒了一口长气,赶紧收拾行李准备回国。

        从住的地方到洛杉矶机场,平时都要堵上一两个小时。但那天却畅通无阻。我们戴好了口罩和护目镜,女儿太小没有办法戴口罩,我用包巾将她遮了起来紧紧抱在怀里,女儿贴在我的胸口睡得十分香甜。

        洛杉矶机场安检处,机场工作人员让我们分批次进入大厅进行安检,大家也有意识地彼此间拉开距离。顺利通过安检后,我们在候机厅买了两个汉堡,找了个无人角落狼吞虎咽,填饱肚子。我们不打算在飞机上摘下口罩进食,因此在这之前要补充足够的能量。

美国当地超市不少货架已被扫荡一空

坎坷归途

        终于登上了回国的班机,我们长吁一口气。心中悬着的石头落了地,但依然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不知道身边的乘客中会不会有新冠肺炎患者。我们旁边坐了一个老太太和一个韩国女孩,老太太时不时会轻轻咳嗽两声,这让我们紧绷的神经更添几分紧张。机舱的座位很狭窄,老公紧紧挨着我,我抱着女儿,我们一家生出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

        女儿睡饿了我就喂奶,喂完奶就抱着她迷迷糊糊地一块入睡,手臂都不曾放下。整个航程中,我们除了喝了几口水,中间完全没有进食。就这样熬过了十个小时,抵达了中转站香港。

        到了香港我们量完了体温,过完安检又上了飞机。这一次多了很多从西班牙、法国转机的乘客跟我们一同飞往成都。他们全副武装,一身白色防护服从头包到脚,连人的样子都看不清。听他们闲聊说到西班牙的情况,马德里已然是空城,疫情十分严重,大家几乎都穿着防护服才敢出门。

        香港到达成都只有短短两个半小时,飞机落地时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我们终于回家了。然而飞机停稳后,并没有安排我们下机。不一会儿,一队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有序地上了飞机,要求我们坐好,要给我们测量体温。

        防疫站工作人员开始从第一排乘客测量体温。同时也拿了一个名单,让念到名字的乘客依次下飞机。从国外回来的乘客被分在了一起,准备过海关。在进入大厅前,还要经过红外线测量体温。我跟宝宝顺利通过,老公却被拦了下来。工作人员告诉老公“体温有些偏高,需要再测量”,于是将老公带到了一边,我跟宝宝被指引着先去过海关。

        我有些不知所措地走向排列过关的队伍。老公接下来会去哪?怎么会突然间体温又再次升高?无数疑问涌上心头,担心老公,又担心宝宝突然哭闹无法喂奶。此时口罩已经数小时没有摘过,呼吸困难,额头上也爬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抱着宝宝的手臂也开始酸麻。海关人员很详细地盘问每一个旅客的过往旅行史、近几个月的病史还有家庭住址、工作单位等等详细的信息。队伍前进得很缓慢,此刻的我呼吸越来越沉重,口干舌燥,头昏眼花。时差加上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让我异常疲惫,如果可以我真想立马倒地睡,可是此刻我必须强打起精神,因为怀里还有我的小女儿。

        排在我前面几个从西班牙回来的小留学生,刚刚还在兴奋地聊天,突然转过头来看向我:“你先过海关吧,毕竟抱着孩子!”没想到他们一直在注意着我,看我一个人带着孩子挺不容易,于是决定让我先过关。

         我心里一暖。那一刻真不知该怎么形容,我强压着快要涌出来的泪水,向他们一遍遍致谢。过了海关,海外回来的乘客还得过一道“关卡”。另一头的工作人员坐成一排等待着我们。我刚走出海关就看见焦急等待着我的老公在隔离带的那头。他跟工作人员解释说,要叮嘱我一下顺便把行李拿给我,工作人员让他抓紧时间。

        我跟老公隔着一个隔离带,不能接触彼此。老公告诉我他必须去医院接受检查,因为体温检测显示 37.5℃,有些偏高。他叮嘱我带好孩子,然后把生活必需品以及奶粉都递给了我。旁边的工作人员过来提醒他赶紧离开,我还来不及跟老公说再见,他就已经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坐上救护车去医院了。

        我手忙脚乱地拖着装满奶粉、衣服的纸袋和一个银色拉杆行李箱,坐到凳子上开始接受工作人员的询问。工作人员依旧是了解我的过往病史、旅游史,还有工作单位、家庭成员组成等信息。我努力地抑制住晕眩的不适感,认真回答工作人员的每一个问题。因为担心老公,整个人有些慌乱。工作人员见状,停下询问细心安慰我:“没事,你已经回家了!回家了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是啊,我已经回家了,就算有什么事情,我有国家、家人替我撑腰,我不用担惊受怕。想到这里,心里渐渐稳了下来。

        询问结束了,我被指引着去做咽拭子。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用棉签伸进我的喉咙深处转了转,取了样。接着我便拖着行李上大巴,跟着其他乘客去指定的酒店集中隔离。

        由于抱着小孩,我被优先安排上了车,到那一刻我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不知道是不是女儿对我的心情有所感应,她始终在我的怀里睡得安稳香甜,不曾哭闹,这也让我轻松了不少。

集中隔离的酒店房间环境十分舒适

隔离不可怕

        家里人收到消息后,一早就在酒店门口等着我,期盼可以见上一面。然而,大巴驶过门口却并未停下,家人就这样远远地望着我,脸上写满了担心和焦虑。

        到了酒店,我大松了一口气。我们下榻的是五星级酒店,工作人员特意给我安排了一个大床房,房间十分宽敞舒适。桌上还摆着好几瓶矿泉水。我把熟睡的女儿轻轻放在大床上,赶紧用消毒液将所有的家具擦了一遍,才放心地坐下来大口大口地喝水——我已经有整整 5 个小时没有喝水进食了。

       女儿醒了,我喂完奶抱着女儿同她一起迷迷糊糊地睡去了。我实在太累了。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原来是工作人员让我抱着孩子去做核酸检测——我又一次得到了特殊照顾,工作人员直接先就给我和孩子做了检查,而其他乘客还在排队等待检测。

       到了晚上,酒店送来了晚餐。晚餐十分丰富,有牛肉、蔬菜还有小点心,甚至还允许我们点外卖。打开门时我还看到酒店工作人员推着小推车给大家把外卖送到门口。工作人员知道我要喂奶,怕我不够吃,特意给了我两份盒饭。

       缺什么东西,家里人也可以送来,由酒店的工作人员送到房间门口。家里人把水果、面包、纸巾甚至是电暖炉都给我送来了,满满当当的一大袋。坐在沙发上,边吃水果边休息。这是我这几天来过得最舒适的一刻了。

       老公那边也传来了消息,只是普通感冒。他抽了血做 CT,两次核酸检测和咽拭子,检测结果均显示正常!真是个好消息,估计是因为长时间坐飞机疲惫再加上紧张,导致体温上升的吧!

        以前,从来没有一个人独自带过孩子,这次回国,倒让我增长了带孩子的经验值,再加上工作人员的照顾,在酒店并没有遇到任何问题。女儿也很乖,给她换了尿布,喂了奶,她就乖乖睡去。更多的时候我就用来整理东西,偶尔看看电视打发时间。

        第三天早上接到通知,我们整个航班的乘客检测结果均为阴性。谢天谢地,如果有一个乘客检测出阳性,我们就都需要在酒店继续隔离,甚至还要再做其他检测。当天我们就可以回家了,由卫健委和社区的工作人员派车把我们送到小区门口。

        回家真好!我们从美国回到成都的这段“囧途”也终于有惊无险地落下了帷幕。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