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人文 历史和文化 查看内容

新津区:西川供客眼,惟有此江郊

2020-9-10 10:50|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2169| 评论: 0|原作者: 李宁|来自: 看四川杂志

摘要: 水,在新津源远流长的历史发展中,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不管是古时的新津渡、通济堰,还是如今的十里长湖、百里绿廊、千顷湿地,随处都有水的因子,展示着深厚的水的文化 ...
      6 月 30 日,成都市新津区正式挂牌。一个新津的朋友发朋友圈说:“从 2008 年筹备撤县设区至今,仿佛连续剧追到了大结局。”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去新津采访,听很多人称新津为“水城”, 不明就里。问新津区文联的一位老师,他抛出王勃的一句诗:“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然后骄傲地说:“咱们河多!”

      因水而生,因水而兴,因水而荣。诗仙李白曾在此留下“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的名句。水,在新津源远流长的历史发展中,确实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不管是古时的新津渡、通济堰,还是如今的十里长湖、百里绿廊、千顷湿地,随处都有水的因子,展示着深厚的民俗文化。


五河润泽

      走进新津,田畴屋舍,花草杂树,如寻常所见的川西平原景色,可是一瞥江流交汇处,江天寥廓,云影波光,又仿佛置身江南水乡。因为水,让新津既烈性十足,又柔情无限。自古如是。

      早在东汉建安二十一年(216 年),这里还不叫新津。犍为郡太守李严深感汉安桥“每秋夏水盛,断绝,岁岁修理”之苦,“乃凿天社山,寻江通车道”,开辟了沟通成都平原与眉(山)嘉(州)平原的新渡口,故将皂里江、文井江、布濮水三渡合称新津。时光流转至北周闵帝元年(公元 557 年),隆山县北部,因有“新渡口”而名“新津”。

      岷江与沱江在成都平原双龙戏绕,绕得川西坝子水网密集。新津又是这块平原上地势较低的地方,自然境内河流纵横密布,形成了现今“一水两丘七分坝”的地理格局。南河、西河、金马河、羊马河、杨柳河等河流慢慢收拢后又蜿蜒南流,浩浩荡荡直奔乐山,再入长江,所以常说“买舟东下,可达长江”。按历史学家顾颉刚先生的说法,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诗中 “风烟望五津”的“五津”说的正是现在的新津,天然河流交汇之处就是今天的新津区五津镇。

      一方山水孕育了一方人,也滋润出一方独特的文化。“西川供客眼,惟有此江郊”。千年以前,诗人杜甫以此诗吟诵这座五河汇聚的花园水城,诗中“供客眼”的,不止是山水垂柳的江畔美景,更有新津人厨烟袅袅、恬淡闲适的幸福生活。杜甫客居蜀地,来新津而“客愁全为灭”,给诗人为乱世兵燹所蒙尘的心境带来一缕明朗的春光。

      新津多水,城南的南河,河面宽阔,十分宜于水上活动。相传从唐代开始,这里就有了端午龙舟竞渡。据清道光《新津县志》载:“五月五日包角黍,悬剑蒲艾虎于门,饮雄黄酒,城南竞渡。”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新津龙舟会被赋予了新的内容,龙舟会活动更加丰富多彩。特别是国际名校赛艇挑战赛的举办,为新津带来了极高的声誉。作为四川面积最小的县份,新津连续多年位居四川省十强县行列,被省委省政府评为县域经济发展强县。

新津白鹤滩湿地公园

通古济今

      水是农业生产的命脉,2000 多年前,新津人即开始筑堰堤拦截河水作农业灌溉。位于城东的通济堰即是一个典型。通济堰新津管理站相关负责人说:“其实古堰有近两千年历史了。在经历过多次大修、改造后,至今仍在使用,成为都江堰之外,天府平原最古老的一座堤堰。”

      在纯农业社会,水利在农业生产以至整个社会经济中有着决定性的命脉作用。因此,历代为政者兴经济都会兴水利。通济堰的开凿时间在西汉末年,规模和影响仅次于都江堰。通济堰之名最早见于《新唐书·地理志》,唐开元二十八年(公元 740 年),为了使水资源能更多地有益于下游,益州长史章仇兼琼任西川节度使时,修建新干渠,长 120 公里,开水门十处,分为若干支渠水堰,从此彭山、眉山等地 1600 多公顷农田得到了灌溉,取名“通济堰”。后历朝历代又对通济堰进行了多次维修、整治,如今干渠总长 94 公里,灌溉千亩以上的支渠 57 条,总长度 413 公里,渠系建筑物 4443 座,灌溉面积已达 52 万亩。这个“仿都江堰例,以竹篓垒石为堤”的水利工程,陆游曾写诗赞颂:“横堤百丈卧霁虹”“西山大竹织万笼”“蜿蜿其长高隆隆,截如长城限羌戎”。

      由于河水在每年 10 月以后进入枯水期,次年 3 月,桃花水发,春水漫过堰堤,势如一条奔腾戏水的长龙。而堰堤以上的江面水平如镜,夹岸树绿山青,倒影如画,“堰堤春涨”成为新津十二景中的第一景。

      只是经过 1900 多年漫长岁月,岷江河床的升迁流变,通济堰引水日趋困难,且难以抵抗洪水侵袭,在 1993 年被水利部评定为四川省唯一一座“Ⅰ级”老损工程。2004 年,通济堰渠首引水工程改造顺利动工,经过将近一年的建设,古堰终于恢复了青春。如今的通济堰除了引水拦河坝,还有溢流坝、汇洪冲沙闸以及信息化自动监测控制等设备,不仅能保证灌溉用水,还有效解决了排沙、防洪等问题。

      作为孕育古蜀文明的岷江两大灌溉工程之一,通济堰功劳卓著,至今还在为成都以南的岷江沿岸百姓提供生活用水,也是眉山市中心城区及周边一百多万人口生态环保用水的重要水源。而通过现代化的控制系统,千年古堰就像一座现代化的水库,不仅继续滋润着下游的良田,还可以通过水闸提高南河水位,让现代的水城更加熠熠生辉。

      除了通济堰,历史还为新津留下了珍贵的建筑和造型艺术。纯阳观是少见的以供奉儒家人物为主的善堂,儒佛道三教合一并存一地。独到的建筑艺术、厚重的忠孝人物故事等,值得我们慢慢品味。观音寺背负群山,苍松翠柏,清水环绕,山如九峰拱卫,状如莲花,故有“莲华接翠”之称。道教名山老君山,诸峰拱卫,孤峰高耸,云缠雾绕,遥望如画,嵬巍庄严的道教建筑享誉全川。宝墩古城遗址则是已探明的成都平原史前城址中面积最大的一座,也是研究古蜀文明和中华文明史的重要明证,被誉为“中华文明之光,长江上游文明之源”。

五津廊桥

古渡往事

      水是新津的一大特色,境内河道纵横,桥自然就多,清道光年间新津有桥 91 座,桥成了水文化的又一个载体。观音桥、韦驮桥、青龙桥、舞凤桥、迎仙桥、天仙桥,桥名充满神话色彩;兴义桥、善人桥、通济桥、永安桥、应惠桥、广福桥、积德桥,取名寄托美好祝福;醉醒桥、不二桥、管二桥、麻石桥、根搭桥、铁溪桥、腰堰桥、漏一洞桥,名字直白随意,令人忍俊不禁。这些桥名让人感受到水文化留下的历史遗韵。

      无桥或者桥梁损毁的地方自然就有渡口。夏日丰水季节,水急滩险,渡河如历险境,时有途经新津的商旅因水阻隔滞留多日。有民谣流传至今:“走遍天下路,难过新津渡。”此渡阻隔了新津至成都的道路,新津骤然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安史之乱,玄宗幸蜀而获全于兵燹。据传唐玄宗曾勒石修觉山,至今其字迹已漫漶不识,却让人不禁遥想那“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千年往事。

      天然的水上屏障也使得新津自古以来为川南的交通枢纽,无论是公文传递、车马往来还是物资运输,都必须在此渡河。玄宗时期的新津地方官员李司马曾于金马河上搭建竹桥,竣工之日,还延请了正客居成都的杜甫临席赋诗。杜甫挥毫成颂,赞扬李司马有“济川之功”:“天寒白鹤归华表,日落青龙见水中。”李司马也未必功勋卓著,但“李司马桥”的建成,却连接起了两位大诗人的友谊——时任蜀州刺史的高适在新津与杜甫会合了。战火连绵时节,却于他乡遇故知,杜甫十分欣喜:“已传童子骑青竹,总拟桥东待使君。”

      宋代中后期,从新津走出了张商英、张唐英、任渊、杨希仲等政治家、文学家,走进了苏轼、苏辙、宋祁、范成大、陆游、赵抃等文人墨客。北宋名臣张商英、他的兄长张唐英和他的侄子张庭坚,三人从这里起步,走向京都,后以“一门三进士”留名史册。张商英更以在四川发行了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废除了一些苛捐杂税,宽解了人民的负担,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苏辙在《绝胜亭》中,以“爨烟惨淡浮前浦,渔艇纵横逐钓筒”,生动描绘了新津渡口特有的垂钓风光、河鲜美味。范成大曾经做过四川制置使兼成都知府,这位苏州人士认为新津景致颇似江南,在《吴船录》中专门记了一段新津,还留下了“遥知新津宿,魂梦亦清丽”等诗句。南宋偏安江南,陆游力主收复,却被投闲蜀地,壮志难酬。淳熙元年,任蜀州通判期间,陆游登临修觉山,凭栏极目,山前波涛汹涌,远处平畴接天,与京师、与前线更音讯遥隔。也许是大江三渡奔腾雄迈的气势容易使人振奋,增添豪情,陆游属笔寄怀:“登临忽据三江会,飞动从来万里心。”“一琴一剑白云外,挥手下山何处寻。”

      陆游两度游修觉山,第二次是在淳熙四年送别范成大的时候,后者将离任成都知府。可惜这一次却遇雨而未能成行,陆游只得说:“不如意事十八九,正用此时风雨来。”陆游一生失意,却一生不减英雄豪情,正因他似这般通透又天真。

      1949 年前,新津水运特别兴盛,古渡南北两岸各大码头供船只往来停泊,吞吐货物,而供堆储转运和代购代销各类物资的堆栈也多如牛毛。西河南河中还不时有一根根原木和木排顺水漂来,满载着油盐柴米、土布棉花以及药材五金的木船、竹筏也挤满了沿河的古城墙一带。从前移民兴建的湖广会馆(今新津中学内,临南河,与修觉山隔河相望)有一副对联:武阳城外庙貌犹新;修觉山前衔湘在望。说的正是新津江河连接着遥远的湖广家山。由此想见,新津当年是怎样一个繁盛的水运枢纽了。

      繁华最终走向了沉寂。1960 年,流泻于新津地界上的几条大河纷纷建起了钢铁大桥,水运淡去,陆路运输崛起。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到 1979 年,水运彻底终结,只留下两三只木船在大水南门摆渡。如今,新津江河上,渡船隐去,往昔繁华的航线渐渐成了远去的故事。随着成绵乐动车、成都地铁 10 号线等交通线路的贯通,未来的新津将加速融入成都二圈层区域。水赋予了新津以生命,新津人还水以活力,相信区划调整后,未来新津区将挖掘潜能,开拓新局,获得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新津水韵将更加悠远。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