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人文 蜀韵 查看内容

龙玲:剪纸里的时光故事

2020-9-10 11:17|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2170| 评论: 0|原作者: 徐玉兰|来自: 看四川杂志

摘要: 一纸一生命,一剪一新生。一张普普通通的红纸,经龙玲创作之后,变得生动活泼,仿佛被赋予了生命。龙玲热爱剪纸,也是成都的“剪纸达人”,于她而言,所有的美好时光,都深深地刻在剪纸里 ...
      依稀记得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其中一个场景让我印象深刻:有一天,影片中的母亲买了几张红纸回家,经她细心裁剪之后,一张张红纸很快变成了一幅幅美丽的图案,图案中的花儿、鸟儿、蝴蝶栩栩如生。裁剪完成,母亲又把它们纷纷贴在玻璃窗上,整个屋子瞬间就充满了生气。那时,我就播下了对剪纸喜爱的种子。怀着这份喜爱,我特意采访了成都市非遗剪纸代表性传承人龙玲,随她走进剪纸惟妙惟肖的大千世界!

剪纸

剪纸之缘

      “剪纸也叫‘刻纸’‘窗花’,区别在于使用的工具,有的人用剪刀,有的人用刻刀,然而创作出来的作品却近乎一样。在民间,剪纸也有些既接地气又很形象的名字,如‘绞花’‘剪花样’。”谈道剪纸,龙玲总是如数家珍。

      龙玲,从小生活在西南地区的乡村,作为一名彝家女儿,有着手工技艺方面的天赋。但与剪纸的缘分与坚守,离不开她浓厚的兴趣。龙玲的外婆、母亲都是“剪纸达人”。在老一辈艺人的熏陶之下,龙玲感受到剪纸带来的独特魅力,于是跟着他们学习。她回忆道:“外婆是我学习剪纸重要的启蒙老师。在我四五岁之时,每到寒暑假,我都会到外婆家。外婆拿着剪刀细心地剪着花样,我就照猫画虎,也拿把剪刀在旁边跟着学习。后来慢慢地就能一个人独自创作简单的剪纸了。”由于酷爱剪纸这门艺术,龙玲上了美术班,提升艺术修养。在艺术的滋养之下,龙玲收获满满,从初学的双喜字、窗花,到后来较为复杂的门神、十二生肖,她几乎都能掌握,其技艺愈发成熟、独特。龙玲说:“‘剪’‘刻’‘撕’‘烙’是剪纸的常用技法,但相较于‘剪’与‘刻’,‘撕’与‘烙’如今用得较少。‘撕’常用来表现粗糙的毛边,‘烙’即是用燃香点出圆点,有时用来表现动物的轮廓,但这一技法如今被替代了。”

      要将作品剪得行云流水,就要有一把好剪刀。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龙玲学习剪纸,对剪刀很有讲究。剪刀的尖端经特别磨砺之后,剪起来十分流畅。一把好的工具,配上她纯熟的技法,一个个生动的剪纸图案就这么呼之欲出了。

      自从跟随先生来到成都之后,龙玲虽然离开曾经熟悉的环境,但对剪纸,仍然怀着一颗热忱之心。在成都,她静心研究,把剪纸艺术做得更加有意义。

      在剪纸艺术之路上,邯郸学步不是龙玲的风格,她喜欢创新求索,独出心裁。生活中很多微小事物都是她创作的源泉。当发现彝族姑娘衣服的领口、衣襟、围腰和袖口上都有茶花花样,龙玲便将花样创作在剪纸上,先将草图固定在宣纸上,然后再剪出或刻出来。

      于龙玲而言,拥有精湛的剪纸技艺、会创新还远远不够,要真正将剪纸艺术发展到极致,最关键的是品味剪纸背后蕴藏的历史厚度、文化价值与审美。通过了解剪纸的前世今生,龙玲对它有了深刻的认识。剪纸生长在劳动人民生活的土壤之中,是他们精神生活的一种独特创造,体现不同的风俗习惯、审美观念。

剪纸工具只有剪刀和纸张而已

      在古代,人们就懂得利用各种材料制作薄片镂刻通透的装饰品来美化生活。成都金沙出土的太阳神鸟金饰,作为古蜀文化的精髓,距今已有三千多年历史,它采用剪切、打磨、镂空等多种工艺,艺术表现手法与剪纸同出一辙。若追溯更远时期,原始社会的岩画、商周青铜器、战国皮革镂花等多种簿质材料上的剪刻、雕镂物,其艺术表现也与剪纸相似。这足以说明当时虽没有纸作为材料,却已逐渐形成一种别具特色的艺术类别,它们皆可称作剪纸的前身。

      而谈到剪纸在中国历史上的发展,据龙玲了解,西汉时期中国四大发明之一造纸术出现,这为剪纸的普及与发展提供了主要材料。原先镂空装饰技术工艺的主要载体也由金箔、银箔、玉箔、树皮、树叶、皮、革等材料转移到了纸张上。当然,关于剪纸的历史记载也十分丰富,如南北朝时期《木兰辞》中就有“对镜贴花黄”的句子,唐代崔道融诗曰:“欲剪宜春字,春寒入剪刀。”唐代李商隐诗曰:“镂金作胜传荆俗,剪彩为人起晋风。”南宋周密写有:“自旧都天衔,有剪诸色花样者,极精妙,随所欲而成。又中瓦有俞敬之者,每剪诸家书字,皆专门。”足见,剪纸是古时民间喜闻乐见的一种艺术形式,具有十分浓郁的生活情趣。

      剪纸流行于全国各个地区,因不同的风俗文化,其风格各有特色,因此产生了不同的流派,其中主要有南北两派。北派以陕西、河北等地为代表,剪纸风格粗犷豪放、造型简单。南派则以广东、四川、福建等地为代表,以线条精致细腻、造型生动、风格纤细秀丽为主要特征。

      “四川成都剪纸属于南派剪纸,主要题材为梅兰竹菊、琴棋书画、花鸟虫鱼等。在天府文化的浸润之下,我不断革新,争取创造出更多具有成都特色的作品。”龙玲传承成都剪纸艺术,将戏剧人物、川剧脸谱、三国文化、神话传说、成都饮食文化等故事情节表现于作品,展现成都剪纸艺术文化的恢弘气度与深厚底蕴,在方寸之间更好地传承成都的风蕴主题,表现成都本土的审美,同时也剪出独特的风土人情。

剪纸,承载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许

坚守初心

      龙玲对剪纸的热忱与专业性让她拥有了诸多头衔,比如:高级民间艺术家;成都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被四川省文联、四川省民协评为“四川民间工艺百家”;由于在非物质文化遗产(剪纸)的保护和传承中做出突出贡献,被四川省民协评为“四川民间剪纸艺术优秀传承人”;被成都市青羊区授予“民间十大艺人”称号;2014 年被评为“成都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剪纸)的代表性传承人”。然而在这些光环之下,龙玲只把自己看作一位普通的专业剪纸艺人。

      在四十余年的剪纸艺术守护和传承中,龙玲的剪纸根植于西南地区民间艺术的土壤,秉承天府文化的艺术要素,融汇蜡染、刺绣等技艺,逐渐形成了一套自己的体系,被称之为“龙玲剪”,甚至有的人称她的“龙玲剪”是“运腕成形,着剪成春”。

      所谓“画中要有戏,百看才不腻”,龙玲因此不断更新剪纸艺术和知识,坚持学习中国传统民间美术、民俗、文化、历史,让作品呈现完美之态,通过其独特的剪纸技艺让人们读懂剪纸传递的故事,理解剪纸蕴含的意味。

      而对于剪纸的材料——纸,龙玲也十分考究。纸张的色彩、厚度都要根据作品精心挑选。纸张的边缘作为作品的外轮廓,同时也是剪纸的主要形态,所以要特别突出外轮廓的美,凸显整体感。而对于外边线,要讲求平稳、平衡、规整,也要注意其完整性。有些地方的线条得粗细有致,有些地方得留白,但处理好空白和图样间的关系就得靠经验。

      “留白是剪纸艺术的最高境界,越是简单的构图越能展现手艺人的功底。”龙玲说道。她的早期作品《跳脚》《唱山歌》,岁然线条简单,但剪纸中彝族年轻男女的欢乐情绪却表现得淋漓尽致。龙玲也把剪侧影的本领练得炉火纯青,这使得她在 2001 年第四届中国“三品”博览会中一炮走红。

龙玲剪纸作品

      至今龙玲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参加‘三品会’的基本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师。有位前辈鼓励我参加,并且很热心地为我租到摊位。我心里特别紧张,但是也想赌一把,最后就答应了。”龙玲那时对自己没有信心,认为可能连摊位费 1100 元都收不回来。于是她独辟蹊径,参展当天挂出一个 3 元剪侧影的牌子,瞬间她摊位的人气就旺了起来。在众目之下,龙玲眼观人物轮廓,然后拿起纸张,一剪刀下去,从头至尾,不修不改,一气呵成,前后不过 3 分钟。“他们都说我剪得很像,我紧张的心一下就落地了。越剪到后面也就越坦然了。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当时我特别感动。”在“三品会”上,龙玲还有个更大的收获,她的《百花图》荣获“第四届民族民间工艺品旅游纪念品三品交易博览会”银奖。

      之后,龙玲获得的荣誉也愈来愈多,她的《富贵吉祥图》大型窗花荣获中国民间艺术博览会优秀奖并被四川省博物馆收藏,《团团圆圆》熊猫图荣获中国西部国际工艺品礼品博览会金奖……这些荣誉是同行对龙玲的肯定,也是剪纸艺术对她的回馈。也因这些成果和契机,龙玲有机会出国学习。她也借助出国的机会,与韩国、以色列、法国等国家的行业专家交流,提升艺术修养,也让中国剪纸更好地走向国际。

      在龙玲的剪纸创作中,自觉地使用各种民俗符号,在传统中增加创新的元素,让作品在传承传统之外与时俱进。“剪纸是一种传统的回归,更是一种美好心灵与精神世界的回归。”剪纸是情感表达的载体,它不仅装饰生活,烘托节日的喜庆气氛,而且也表达对丰衣足食、人丁兴旺、健康长寿、万事如意等朴素愿望的美好期许。所以剪纸通常采用吉祥图案,如“年年有余”“子孙满堂”;过年剪福、春天剪喜鹊、新人结婚剪喜、老人生日剪寿……剪不完的人间情味。当然,不同的图案剪的方式也不尽相同,如剪出的锯齿形细密状是小狗柔软的毛发,稀疏宽大状是刺猬尖锐的外壳,双月牙状是人笑起来的眼睛,如水波纹排列状是鱼鳞。

      “让剪纸作品具有生命力,充满神韵,除了要有好的技法外,还须仔细观察刻剪之物。”在生活中体悟一花一世界的奇妙,山川、河流、花草、树木,造型各异,千差万别。龙玲逐渐摸索出了其中的韵味,体味出其中的人情百态。一把剪刀,一张纸,她就创作出了浓浓的民间乡土情。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也形成一方风土人情。剪纸艺术包罗万象,是日常生活的缩影。龙玲以剪刀为画笔,纸张为画卷,用其卓越之技艺,让剪纸在现代载体中不断升华,散发出更加迷人的艺术魅力。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