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古桥记忆

2020-9-15 11:05|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9340| 评论: 0|原作者: 姚长宁|来自: 看四川杂志

摘要: 古桥之美,不仅在其功能和造型,也因其在长久的生活中,早已演化成中华文化图谱中最美的一道弧线,而那些已经消失的古桥则以另外的方式留存在城市的记忆里 ... ... ...
      成都,一座因水而生的西南大都市。自秦蜀郡守李冰在都江堰凿造二江,成都便开启了富饶的天府时代。清末民初,成都有名可考、有址可寻的大大小小的桥共有 192座。在成都人的记忆中,他们仿佛时时刻刻都走在桥上:九眼桥、驷马桥、安顺桥、青石桥、安澜桥……

黄龙溪廊桥

      今天,桥的意义已不仅是供人渡河,更是一道独特的地理文化风景。可以说,桥记录着成都的历史,见证着成都的变化,承载着成都的未来。

      水,在成都城市文化中扮演的角色举足轻重,而有水之处,必有桥的身影相伴。跨越河流的桥,温婉身姿如同宣纸之上的写意勾勒;山林溪流的桥,古朴简约仿佛天地之间的清音雅乐;交通要道的桥,蜿蜒绵亘就像泼墨时的豪情挥洒。 

      自古以来的桥,渗透了代代传承的多少智慧。中国古桥,从“梁”而来。古代的信史或诗歌中多见“梁”的记载。垒石培土,绝水为梁,或架木跨水,过河而不湿足濡衣。《竹书纪年》中记录了周穆王时“鼋鼍为梁”的做法,现今在我国一些山区和景区园林中还有类似的桥式。这种原始跨河桥虽可达到跨河越谷的目的,却并不具备桥梁的本质——架空飞越。之后随着铁器的广泛应用,为桥梁的建造发展提供了契机,促进了桥梁工艺的进步。

      中国境内的河流,仅流域面积在 1000 平方公里以上的就有 1500 多条。秦岭、淮河以南,河流密如蛛网,而道路必须依赖桥梁作为联系手段,桥梁直接关系到道路的通塞,关系着民族的健康繁衍。为满足不断增长的功能需求,桥梁技术不断进步,一方面深水技术不断发展,另一方面桥的形式越发多元,使得在深水中建设长桥成为可能。中国古代已经具备了各种桥式,包括梁、拱、索、浮。那时的桥梁建设者们科学地利用竹、藤、木、石和人工冶炼的铸铁或锻铁等,发挥材料的特长,根据丰富的成败经验,因时、因地制宜地衍变出多姿多彩的桥梁。

      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胡意涛、张亚男在《成都与桥——漫谈成都桥梁》一文中写道,清末时,成都全城有塘 20 余处,桥近 200 座——九眼桥、万里桥、十二桥、平安桥、青石桥、半边桥、卧龙桥、玉带桥……既有拱桥,也有平桥,还有不少是廊桥;就原料来看,石桥、木桥等应有尽有。

      今天能留存下来的古桥,经历了千百年考验,在这极少部分的遗存中,多数经过了现代化的改造和修补,这就意味着真正意义上的古代桥梁已是凤毛麟角。在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官网 2018 年 10 月公布的《成都市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天府新区二江寺拱桥、都江堰蒲阳兴隆桥、邛崃崇嘏塔状元桥、邛崃永寿桥、邛崃张家跳墩桥、崇州永利桥、邛崃平乐古镇乐善桥赫然在列。通过对成都市住建局历年公布的“历史建筑保护名录”(共 16批次)的梳理,我们又找到了新都大丰街道崇义桥、邛崃大同乡景沟廊桥、都江堰南桥、温江温泉潭苏禅廊桥这几座古桥。

      城市的发展,人口的剧增,使成都的许多古桥已发生变化,但它们为这座城市留下的贡献和故事却永不会泯灭。

崇州罨画池石桥

      63 岁的梁君旺生活在青羊上街旁的百花竹苑,距离送仙桥仅有几百米,走路只需十来分钟。早已退休的他,每日最大的快乐,便是带 6 岁的小外孙来桥边逛逛,指着桥上神仙的浮雕:“看,这个仙人是吕洞宾……”

      今日的送仙桥是 1987 年翻修后的模样,十余米长的横桥跨在小小的摸底河上,桥栏刻有一些神仙浮雕,颇有特色。然而细数桥之初始,竟难以追溯其年代。只知道千余年过去了,几经修葺,拱桥变平桥,亘古不变的,唯有那送仙的传说。梁君旺还晓得,南门大桥是诸葛亮出师必过的桥梁……他说,女儿孩提时,他也这样讲过,“以后有了重孙,还要讲”。梁君旺说,这是这个城市的记忆,他们应该记得。

      今年“五一”假期期间锦江五岔子大桥迎来了数以万计的游客“打卡”。这座有着奇特外形和绚烂灯光的新桥顿时成为全成都最有实力的“顶流”。而实际上这个新“网红”也有着老故事。

      锦江历史上从成都市区到江口,一共有五座石桥,即九眼桥、高河坎桥、五岔子桥、中兴场的通济桥和二江寺桥。1968 年之前,在中和场五岔子村和新民村之间,有一座雄伟的七孔石桥,由于它连接了中和、协和、百家、桂溪、石羊,故名五岔子大桥。

      最早五岔子大桥叫利桥,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乡绅林廷扬募款修建,清咸丰五年(1855年)及光绪二十九年 (1903 年 ) 又经过几次维修。直到 1968 年 8 月,五岔子大桥在洪水冲击下轰然坍塌。

      1977 年,成都市建委、市交通局,双流县计委、县交通局及中和公社决定,在该桥旧址下游 200 米处,重建五岔子大桥。当时的工艺还很落后,有些修建方式和两千年前李冰筑造都江堰几乎一模一样。

      一转眼四十多年过去了,1977 年建成的五岔子大桥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一座全新的五岔子绿道桥梁以“无限之环——莫比乌斯环”的概念全新亮相,这一形象代表着成都市高新区无限的可能性和开放发展的广阔胸怀。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从古到今,桥与人们的生活是如此密不可分。“长桥卧波,未云何龙”“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在文人雅士的笔下,桥的意象激发了穿越时空的想象。桥里有数不清的故事与记忆,一座桥,能帮你读懂一方水土一方人的文化内涵。古桥之美,不仅在其功能和造型,也因其在长久的生活中,早已演化成中华文化图谱中最美的一道弧线,而那些已经消失的古桥则以另外的方式留存在城市的记忆里。

元通古镇永利桥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