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人文 蜀韵 查看内容

黄天信:四川人就要唱出“四川范儿”

2021-5-25 15:24|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11013| 评论: 0|原作者: 刘宇岑|来自: 看四川杂志社

摘要: 听过谢帝的《今天不上班》,听过 Gai 的《火锅底料》,印象中四川(重庆)方言天生带有说唱的基因。不过在黄天信心目中,真正的四川音乐,除了要唱四川方言,从曲调、节奏、乐器、歌词到制作都要有“四川范儿” ...

四川著名音乐唱作人黄天信

听过谢帝的《今天不上班》,听过 Gai 的《火锅底料》,印象中四川(重庆)方言天生带有说唱的基因。不过在黄天信心目中,真正的四川音乐,除了要唱四川方言,从曲调、节奏、乐器、歌词到制作都要有“四川范儿”。

摇滚弄潮儿

“我基本上是个不关注生活、只关心工作的人。”黄天信在采访中打趣,他担心自己能够提供的故事素材有限。这些年,黄天信经历了从男孩到父亲的转变,肩膀上的责任又增加了不少。有好些年,一年内只能休息 10 天左右。

黄天信原籍四川资阳,父母在他读小学四年级时就来到都江堰市经商,他跟随父母到都江堰市定居。高一时他就读于绵阳江油市的长钢高中,他说:“在江油,你随手可拾李白的传说故事。”正是这样,冥冥之中,李白的豪情滋养了他的性情。

不过,在与李白心灵交汇之前,黄天信先爱上了狂放不羁的摇滚。他听着广播里的美国摇滚乐队枪炮与玫瑰、磁带中的中国香港乐队 Beyond,主唱们华丽的外形、高亢至极的嗓音征服了他的心灵。为了追求音乐,黄天信明明能以不错的成绩读上大学本科,却在高二时选择直接进入绵阳师范学院读大专,又在读大学二年级时去了北京,当起了北漂,每一步都走得不同寻常。那时候,他只想急切地把理念付诸实践。

2000 年初,摇滚乐在北京风头正劲。也是那些年,独在异乡的黄天信怀揣着梦想在北京风华艺术学校做扒谱工作,同时,他没有放弃学习。一个人的时候,他潜心研读作曲理论,出租屋里堆满了各种音乐书籍,由于看书太过专注,朋友们给他安了个“理论疯子”的外号。他还自学了“十八般武艺”,从吉他、贝斯、鼓到作曲、制作,从管弦乐、流行乐、摇滚乐再到爵士乐,只有填词未涉猎过。这段北漂经历让他收获了丰富的人生经验,也为将来的蜕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毕竟年少,远在他乡,免不了念家。2004 年,19 岁的黄天信回到都江堰,紧接着开始了连轴转的工作:周一至周五在成都一家文化公司做游戏编曲;周五晚、周六、周日在都江堰市各大艺术培训机构担任吉他、贝斯、架子鼓和艺术高考音乐理论老师,三天时间所教的学生最多时达到 80 个;晚上还去酒吧驻场演奏,回家后常常自学看书至次日凌晨三四点,白天照常早起——这种生活,他坚持了十几年。其实,凭着优渥的家庭经济条件,黄天信完全可以过个轻松的人生,不过他依然选择当个“拼命三郎”,只因渴望为梦想“大厦”添砖加瓦。

唱作人黄天信和填词人邓堃蓉

西洋技法,中国功夫

在都江堰青少年宫工作那几年,黄天信带出了很多学生,毫不夸张地说都江堰市几乎一半的年轻音乐人都是他当年带出来的。

学生们眼中的黄老师,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性格爽快,为人耿直,是摇滚“弄潮儿 ”。但是有一天大家突然发现,黄老师不仅把头发剪短了,换上了朴实无华的中式服装,还爱上了喝茶、围棋和象棋这些养生运动,学生们不可置信。

黄天信回忆,自己的转变从一本书开始。2008 年,四川音乐学院的好友送了他一本赵晓生教授的《太极作曲系统》,这本书出版快两年了,虽然角度切入很妙,但内容晦涩深奥,因此只入选为川音作曲系的选修教材书。

但黄天信跃跃欲试。这本书的宗旨是以《易经》来启发作曲人的思维。为了读懂《太极作曲系统》,他先去学习了《易经》。正好央视《百家讲坛》也在播放曾仕强教授讲的《易经的智慧》,他守着电视追完了 144 讲还不过瘾,又去读了《道德经》《黄帝内经》等书籍。

他发现,中国文化有自己的理论系统,比如:1、2、3、5、6,也就是中国五声音阶,也叫宫、商、角、徵、羽,它和我们的五脏六腑是相对应的,还对应色彩青、红、黄、白、黑,也是和方位东、西、南、北、中相对应的,中国作曲是非常有讲究的。

有了国学基础后,黄天信再听大陆摇滚,像是感官被重启。他发现从调式、旋法、节奏到和声,中国人都有自己的思路。郑钧的音乐里有彩云之南,崔健的音乐吸收了陕北民歌。于是他又学习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民间音乐,如蒙古族、藏族、羌族、白族、景颇族、傣族音乐以及陕北风味民歌,甚至是俄罗斯小调等。

但等他学会各种各样的民间小调,他发现四川民间小调,好像很少出现在中国流行音乐作品中。他和外地同事探讨这个问题,但他们却不以为然,然后张口即来一首“口水歌”《叮叮猫儿》(“蜻蜓”在四川的俗称),外地同事对四川民间小调的看法多少让黄天信有些不服气。他转而拜访了四川各地文化馆,并向民间音乐人请教,收集了很多素材。黄天信想用自己的作品反驳这些偏见,但由于羽翼未丰满,暂时搁置了这一想法。

2011 年黄天信索性辞去全职音乐制作人工作,将大量时间投入到歌曲创作领域中。2012 年他作曲的《大爱若水 大梦飞扬》成功入选成都市第七届残运会主题歌。同年底作曲及编曲校园摇滚歌曲《这一天》,由他的吉他、贝斯、架子鼓学生组建的电声乐队演绎,经四川电视台少儿春晚播出后,受到了业内人士的喜爱和认同。2013 年四川雅安芦山地震,他仅用一把吉他即兴创作出一首《不要哭泣——向灾区传递一份爱心》,用手机录制的视频上传于酷牛视频网站后,仅平台视频点击量就高达近 40 万人次。

2014 下半年黄天信开始创办自己的音乐公司,做起了运营、制作人、销售歌曲等工作。随着歌曲不断面世,影响力的扩大,他也逐步成为一名风格多元的实力派知名音乐编曲人、制作人和作曲人。

同时,他的风格逐渐向国风靠拢。2016 年 4 月初,四川省文联十大文艺创作工程之一的音乐创作工程,历时一年多的挖掘、选拔、评选,“唱响四川——百姓喜爱的歌曲”获奖作品终于出炉,他作曲的《羌红》从 1280 首歌曲中经过层层筛选,最终得到了北京专家评委和广大音乐爱好者的肯定,获得一等奖。

继《羌红》后,2017 年黄天信为著名歌唱家蒋大为作曲《等你在草原上》。同年创作的蒙古族广场舞歌曲《草原不寂寞》在湖北十堰市举行的“万人共跳广场舞《草原不寂寞》挑战吉尼斯”活动启动仪式中成为活动培训指定曲目,视频在网络上走红,并在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风华国乐》暑期特别节目《天籁之夏》播出。

好戏才刚刚开始。

为《锦绣成都》献唱的黄天信

蜀风摇滚

好歌离不开好词。在其他音乐风格上,黄天信结交了好几个固定填词人,但最想写的文化教育类歌曲却缺乏长期合作伙伴。2017 年,黄天信受奎光小学副校长邓堃蓉的邀请,为小学合唱节做培训,在多次工作交往中,他发现这位有着中英双学位的老师,虽然从未填过词,却对古风词的理解很到位,便记住了她。在都江堰首届春晚上,他首次尝试请邓堃蓉来填词,没想到一拍即合,作品受到了一致好评。从此,黄天信找到了自己的“方文山”。

邓堃蓉特别喜爱央视的几档文化节目,尤其是《经典咏流传》,这档节目“和诗以歌”,在唱作歌手的演绎中让观众领略诗词之美、感受传统文化深层价值。第二季结束,第三季开启之前,节目组面向社会发出“校园原创歌曲征集令”,引起了邓堃蓉的注意。

“过去学校老师教古诗词,先逐字逐句理解字词意思,再翻译整个句子和诗歌的意思,然后就让学生背,学生是很难感受到诗人、词人当时的心境的。其实节目组也想看看,这种新颖的诗词展示方式落实在校园里会对传统文化教育起到什么样的效果。四川有那么多文豪的诗词,为什么我们不能以歌曲的方式,让学生们领悟到四川诗词的经典之美呢?”邓堃蓉说道。

2018 年 6 月,她专门找到黄天信,让他观看《经典咏流传》这档节目,并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形式不错”,黄天信爽快地决定和邓堃蓉一起做经典诗词音乐,邓堃蓉建议选用李白《上皇西巡南京歌十首》中的“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草树云山如锦绣,秦川得及此间无”作为歌词的副歌演唱部分,剩下部分由邓堃蓉作词。

邓堃蓉的教育情怀也让黄天信察觉到可以借此机会展示四川民族音乐特色。他深信李白的狂放不羁,能将藏在深闺人未识的阳春白雪表现得淋漓尽致。只用一杯茶的时间,他就哼出了整首歌的大致旋律,回去后在录音棚花了三天时间,编曲并演唱,歌曲取名《锦绣成都》,四川首支“蜀风摇滚”就这样诞生了。

2019 年 7 月,邓堃蓉将这首歌投稿给央视《经典咏流传》栏目组,10 月中旬《经典咏流传》导演组邀请他们去现场录制节目。11 月,黄天信和邓堃蓉登上了央视的舞台,这对教师搭档,在一众明星中格外出挑。

其实邓堃蓉一共投了三首歌,另外两首分别是写西岭雪山的《落雪千山等归人》和讲红色文化的《迈步新长征》,但导演最后选定《锦绣成都》,是因为这首歌的四川味道特别浓厚,一听就与众不同。

为了让现场效果更好,几乎所有的乐器都改为真人演奏,和音也是专业和音歌手伴唱,同时歌曲的音域也扩大到了三个八度。从童声开始,慢慢融入李白大气磅礴的诗词,川话、古诗、摇滚、古琴、电吉他,这些看似不相搭的元素,被两位经典传唱人巧妙融为一体,把锦绣成都的大美画卷悠然唱来。

身为成都人的评委廖昌永听完演唱后意犹未尽地说:“我觉得够四川的,你的歌里边,我可以看见宽窄巷子,看见巷子里边的茶铺,看见层峦叠嶂的青城山。”

2020 年 8 月 1 日,《锦绣成都》这首歌曲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经典咏流传》大型文化音乐节目中播出后,掀起了一股经典诗词音乐的热潮,新华社、川报观察、四川电视台等媒体现场采访了两位经典传唱人。“这是代替说教的一种好方式。”黄天信和邓堃蓉说,希望通过经典诗词文化,传递大美四川的蜀风雅韵,也在青少年的心中播下诗词和民族音乐的种子。

不少网友纷纷为两位老师点赞:“成都不愧是人杰地灵的天府之国,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

音乐与国学教育融为一体

问答环节

记者:为什么用四川方言来演唱这首歌呢?
黄天信:因为用四川方言加上浓郁的四川特色的曲调才更能把四川味道体现出来。

记者:你是怎么定义这首歌的?
黄天信:我把这首歌定义为四川民族音乐。节目出来后,媒体称之为是“蜀风雅韵”“蜀风摇滚”,我也认同。

记者:你的外省朋友们有没有对四川传统音乐改观?
黄天信:有。而且这首歌还非常受外地听众关注。

记者:以诗和歌相比传统的教学方式有什么优势吗?
邓堃蓉:应该说我们认为的诗词在古时候大多都是吟唱出来的,每一种词牌都代表一支曲子。但是现在我们学古诗都是朗诵和背诵,这种方式枯燥和单一,以诗和歌这种方式,通过音乐的情绪表达和现代歌词的诠释,更能够理解诗词的意境,学生很喜欢,也记得很快。

记者:在学校里给学生们讲课,有没有遇到印象深刻的事?
黄天信:有一次,我们去成都石室中学讲《锦绣成都》,只教唱了一会儿,学生们基本上都学会了,而且还非常喜欢。

记者:未来有什么创作打算?
黄天信:继续以“中为体,西为用”的理念来继承并发展中国的民族音乐,做到真正的传与承。做一个“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文化工作者。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