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缘,妙不可言

2021-5-26 15:51|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9933| 评论: 0|原作者: 杨天琪|来自: 看四川杂志社

摘要: 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从饮食到建筑设计再到音乐,文化的交流与合作在不断拉近四川和德国的距离

柏林国家歌剧院

了解德国和德国的文化是从某些偶然的瞬间开始的。

2019 年“世界读书日”那天,下班回家的路上碰巧经过一家书店,兜兜转转时在一个书架上看见一本粉色封面的书,拿起发现是本国外爱情诗选集,便饶有兴趣地买了回来。回家翻阅时德国篇章里的几首诗深深地吸引了我,除了学生时代知道歌德是德国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以及他所著的那部文学巨作《浮士德》,未曾刻意了解其他跟德国相关的文化,但自从偶然得了那本诗集之后便愈发对德国文化感兴趣,此后又买了《席勒诗集》以及《德国文化漫游》。

2019 年也是我来到成都的第二年,我还处在和他的“相识”阶段,在路上时常撞见新的风景,遇见新的事物。那天路遇一家德国餐吧,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走了进去。此前经常看见德国留学生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分享德国美食,所以看见菜单的那刻心中就有了想法。

德国人喜爱吃猪肉,最经典的一道菜就是烤猪肘。刚端上来的烤猪肘外表金黄冒着阵阵香气,一口下去外酥里嫩,超有嚼劲。德式香肠也是必点的菜品,在德国最经典的美食组合就是生啤、白肠、甜芥末加椒盐卷。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烤肠吃起来却让人回味无穷。我去的这家餐厅地不地道暂且不说,不过这种德式风格的美食我是真心喜欢。

德国奉行“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餐饮文化,无论是集市上的摊点,还是街头的餐馆,皆有传统的猪肘、肉排和烤肉。油脂丰盈,肉香四溢,搭配上德国的酸菜,开胃解腻,再大口喝上一杯啤酒,堪称完美。就在这样“无肉不欢”的国家,柏林却被誉为全球最适合素食主义者的城市。无论是米其林星级餐馆、零浪费烹饪、清洁饮食还是对于食材的使用,柏林在素食的各个方面均受到全世界美食家的高度评价。

其实,德国人和四川人在饮食上有一定的共性,都喜欢吃猪肉、香肠。越来越多的四川人喜欢吃德国猪肘和德式香肠,也有越来越多的德国人喜欢川菜的麻辣鲜香。美食搭起了文化交流的桥梁。2019 年,德国当地时间 1 月 24 日,由成都市人民政府主办,成都市政府外办、成都市商务局、成都市文广旅局承办的“成都文化旅游美食体验活动”在柏林中国文化中心举行。此次活动以中国春节为契机,为柏林市民打开了感知成都的一扇窗口。川菜大厨从成都赶到柏林,既带来了四川最新鲜的食材,还在当地采购了德国特色调味品,通过巧妙地道的川式烹饪方法,将中国年味带到了柏林。成都厨师现场制作的麻婆豆腐、蛋烘糕、鲜肉包和熊猫汤圆,让不少柏林市民爱上了这些来自成都的美食。“百闻不如一见。”柏林市民表示第一次真正理解了中国春节的含义,现场展示的剪纸艺术、糖画制作等中国传统项目,让不少德国人看到了春节背后的文化内涵。

纪念包豪斯——德国艺术与设计学院系列展

包豪斯的影响

去年年末的一个下午,我在许燎源现代艺术设计博物馆里看见了几把现代主义风格的椅子,有办公椅、餐桌椅、沙滩椅、休闲椅……乍看之时觉得它们极简普通,没有繁复的设计和多余的装饰,颜色不艳丽材质也不柔软。但仔细端详过后越觉得它们低调之中透露着高雅大气。俯身一坐舒服至极,身体和四肢达到了最舒适的状态,休憩之余全身心都得到了放松。

这就是“2020 成都·欧洲文化季”收官之作“纪念包豪斯——德国艺术与设计学院系列展”。刚才提到的几把椅子就是包豪斯风格的设计理念。包豪斯是建筑师和教育家瓦尔特·格罗皮乌斯 1919 年在德国创立的一所国际知名艺术设计学院。它既是一所学校,更代表一种风格和一种思想。“包豪斯”一词是格罗皮乌斯创造出来的,是德语 Bauhaus 的译音,由德语 Hausbau(房屋建筑)一词倒置而成,后由德国建筑师密斯·凡德罗发扬光大。2019 年是包豪斯诞生百年纪念,此次系列展通过两个版块以不同的视觉和感官体验,为观众解释“包豪斯是什么”,展览展示了包豪斯的源起、发展以及包豪斯精神和设计理念在之后百年的影响和驱动。一个跨越了百年历史的生活和美学态度在我们面前展现,让更多成都市民对欧洲精品艺术有更深入的了解。

包豪斯的成立标志着现代设计教育的诞生,对全世界现代设计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也是世界上第一所完全为发展现代设计教育而建立的学院。在设计理论上,包豪斯提出了三个基本观点:艺术与技术的新统一;设计的目的是人而不是产品;设计必须遵循自然与客观的法则来进行。这些观点对于工业设计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使现代设计逐步由理想主义走向现实主义,即用理性的、科学的思想来代替艺术上的自我表现和浪漫主义。

这种为大众设计的理念,实用、经济而清晰的设计原则也影响了成都的“明堂”。位于奎星楼街的“明堂”是成都创意文化的活跃发生地。这里身处老区青砖石地,墙画却是街头涂鸦,艺术家、手作匠人、音乐人在其间穿梭,思考和创造,这里看似是社区却没有围墙,没有大门,每个人都可以穿梭其间,自得其乐。

这栋计划经济时期风格的老房子,原本是上世纪 80年代修建的成都社会大学,2012 年 9 月,“明堂”的创始人和项目主建筑师开始着手对其进行改造。当时主建筑师刚从德国回国,他延续了在德国建筑设计的思路,首先将功能和实用放于首位,站在用户和设计两方面思考,更加注重功能性,他认为:“设计者和使用者应该是 1+1>2的关系,设计师不是艺术家,不能太过注重自我表达,设计师要解决问题,平衡用户体验和设计理念的关系。”

“明堂”的改造设计继承包豪斯极简主义的设计风格,原建筑不做“加法”,将之前使用中添加的多余的部分及装饰去除,回归到原初,将原初的建筑形态得以最大限度的保存,这样不仅节约了大量成本,也意味着能够生产出无限的可能性,极简风格与文化创意产业相结合,这便是今天的“明堂”。

“明堂”是成都创意文化的活跃地

期待未来

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文化的交流与合作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近两年,成都诞生了一个独立音乐人聚集的平台名叫“小计划”。平台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是位来自德国的音乐人。2010 年,当他第一次来到成都时,惊讶于成都的音乐品位和乐迷氛围,在这里每个人都像朋友一样,不论是音乐人之间还是乐迷和音乐人之间。他认为这在中国是非常特别的。而德国,也是一个充满音乐氛围的国度。作为诸多诗人、哲学家与音乐家的故乡,德国拥有许多世界知名的乐团,特别是举世闻名的柏林爱乐乐团。相信未来,成都与德国在音乐上的交流碰撞会更值得人们期待。

2004 年 12 月 5 日,德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正式开馆。德国是第二个在成都设立总领事馆的国家,也是第一个在成都设领的欧洲国家。回首过去,川德两地往来日益密切、合作交流愈加频繁,川德合作成效明显。德国驻成都总领事鲁悟刚表示:“成都有挺拔的高楼,也有闲适的公园,它确实是一个新老结合的城市,我很乐意在这座城市生活和工作。”他说,作为中国西部的中心城市之一,飞速发展的成都也见证了中国现代化的进程。

在 2021 年新春佳节到来之际,德国驻成都总领事鲁悟刚在社交平台上表示:“期待深化德国与成都之间的合作,新的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将不断提升整个西南地区对德国商贸,文化合作和投资的吸引力。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德国经典美食组合:生啤、白肠、甜芥末、椒盐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