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聚焦三星堆上“新”

2021-5-27 10:25|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9431| 评论: 0|原作者: 李宁|来自: 看四川杂志社

摘要: 作为长江上游古代文明的杰出代表,三星堆沉睡数千年,一醒惊天下,再现了业已消逝的无比灿烂的古蜀文明

三星堆博物馆(青铜器馆)

三星共明月,半面如惊雷! 3 月 20 日,“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通报,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考古 6 个新发现祭祀坑,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巨型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等重要文物 500 余件,“三星堆遗址考古重大发现”成功“霸屏”热搜榜单。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指出,这次新发现将丰富和深化我们对三星堆文化的认识,有助于更加全面地了解成都平原与其周边地区文化的关系,有助于解决三星堆遗址“祭祀坑”性质、文化内涵和三星堆文化断代研究等关键性的问题,也为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历史进程研究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

三星堆是因三座突兀在成都平原的黄土堆而得名,有“三星伴月”的美名。清嘉庆年间《汉州志》载:“广汉名区,雒城旧壤……其东则涌泉万斛,其西则伴月三星。”但很多人了解三星堆,都是从 1986 年三星堆两大祭祀坑出土开始的。从上世纪 50 年代开始,四川考古工作者对三星堆遗址进行了多次考古发掘,为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学分期奠定了科学基础。上世纪 80 年代以来,考古工作者对三星堆断断续续发掘了 8000 多平方米,出土陶器、石器、玉器、青铜器等遗物。其中,青铜器最能代表这一文明的发达程度,高大的青铜神树、神秘的青铜纵目面具、象征蜀王权位的金杖……这些祭祀坑出土文物,见证了古蜀王国的发展高峰,也带来了许多令研究者争相探索的谜题。

考古发现证实,几千年前的古代城墙,经过上百代的沧桑岁月,城墙变成了三个堆。三星堆遗址的发现,昭示了古蜀先民曾创造了辉煌灿烂的青铜文化,填补了历史的空白,改变了国人的历史观,也改变了我们对古蜀生活、对中国古代文明图景的认识。尽管这片古蜀王国的建筑只剩下了断壁残垣,但凡是参观过三星堆博物馆的人,无不为三四千年前巴蜀先民拥有的神秘的、博大精深的文明所震撼。

在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遗址5号“祭祀坑”中,考古人员在清理新发现的金面具残片

新发现的五号祭祀坑中,发掘出土大量黄金制品,其中包括一张独特的金面具。与三星堆遗址一、二号祭祀坑中出土的金面具相比,此次最新出土的金面具显得格外厚重且与众不同。根据目前所发现的半张面具推测,其完整的重量应该超过 500 克。它的宽度约 23 厘米,高度约 28 厘米,不需要任何支撑就可以独自立起。“重磅”黄金面具的发现,为古蜀人金器崇拜又添了一大实证。

据三星堆工作站站长雷雨介绍,新发现的六个祭祀坑平面均为长方形,规模在 3.5 平方米至 19 平方米之间,与 1986 年发掘的两座坑共同分布于三星堆城墙与南城墙之间的台地东部。目前,三、四、五、六号祭祀坑内已发掘至器物层,七号和八号祭祀坑正在发掘坑内填土,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鸟型金饰片、眼部有彩绘铜头像、巨型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精美牙雕残件、玉琮、玉石器等重要文物 500 余件。

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要高度重视考古工作,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更好认识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增强文化自信提供坚强支撑。此次三星堆“上新”,考古工作者充分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建设考古发掘舱、集成发掘平台、多功能发掘操作系统,在多学科、多机构的专业团队支撑下,实现了考古发掘、系统科学研究与现场及时有效的保护相结合,确保了考古工作高质量与高水平。

当代作家、学者余秋雨说:“伟大的文明就应该有点神秘,中国文化记录过于清晰,幸好有个三星堆。”由于三星堆遗址规模较大,发掘面积实在太少,许多问题仍未得到根本解决,如古城重要建筑性质不明,高等级墓葬未见任何迹象,是否存在与金沙遗址类似的祭祀场所?它与中原文明有着怎样的关系?

温故而知新。未来,我们期待揭开笼罩在三星堆文明头上的神秘面纱,看到一个更为清晰的三星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