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人文 历史和文化 查看内容

来了!三星堆出土大石磬 古蜀国“礼乐再现”

2021-5-31 16:49|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9094| 评论: 0|原作者: 彭志强 邱峻峰 曾琦|来自: 成都商报电子版

摘要: 西汉史学家扬雄撰写的《蜀王本纪》,始于古蜀国先王蚕丛,迄于秦代,记载了蚕丛、柏灌、鱼凫、杜宇、开明等历代蜀王的事迹,他曾说:“蜀之先王者曰蚕丛,柏灌、鱼凫、开明,是时人椎髻左祍,不晓文字,未有礼乐。” ...

  三星堆石磬:石磬长1米,宽52厘米,厚度4厘米,表面打磨平整。根据现在的形制来看,还缺几块,大体的形态呈圆角长方形

  金沙石磬  

       小石磬:长76厘米、宽36.5厘米、厚3.5厘米。

       大石磬:长1.1米、宽56厘米、厚4厘米,是目前发现的中国商周时期石磬中体量最大的一件。

  西汉史学家扬雄撰写的《蜀王本纪》,始于古蜀国先王蚕丛,迄于秦代,记载了蚕丛、柏灌、鱼凫、杜宇、开明等历代蜀王的事迹,他曾说:“蜀之先王者曰蚕丛,柏灌、鱼凫、开明,是时人椎髻左祍,不晓文字,未有礼乐。”然而,2006年6月10日,成都金沙遗址出土的两件石磬改写了古蜀国“未有礼乐”的历史。

  2021年5月30日,广汉三星堆遗址又在直播中公布了一件新出土的大石磬,再次证明古蜀国不仅有礼乐,而且礼器众多。

  发现

  石磬、大铜铃、大鼓

  揭示三星堆曾经的礼乐系统

  日前,三星堆8号坑陆续发现石磬残片,可拼接成一件石磬,石磬长1米,宽52厘米,厚度4厘米,表面打磨平整。或为中国目前发现的最大一件石磬。据了解,在石磬中心靠上位置有一个明显的穿孔,表明这个器物是用于悬挂的。根据现在的形制来看,还缺几块,大体的形态呈圆角长方形。此前,在金沙遗址还有中原地区的陕西陶寺遗址都发现有更早或者是不同时期的石磬。这件石磬比在陶寺遗址发现的年代晚且更加规整。

  30日傍晚时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队领队雷雨在回复记者核实采访时称,“(三星堆出土的大石磬)残长1米”。同时,雷雨向记者证实,三星堆出土的这件大石磬不能称为“中国目前最大的石磬”

  另外,三星堆8号坑出土的石磬残片、大铜铃、大鼓(疑似),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据现场专家解读,在三星堆遗址8号坑出现的石磬、铜铃和鼓(疑似),或许会揭示出三星堆曾经的礼乐系统。三星堆这些文物,受夏、商王朝的影响很深,吸收了中原文明,发展为古蜀国的祭祀文化的礼器。其中,铜铃等乐器到了西周时期发展成为钟鸣鼎食这样的整套礼乐器,是中国青铜文明的重要特点。

  石磬

  体现古蜀国祭祀活动的

  隆重与庄严

  不过,据记者了解,成都金沙遗址出土并仍在金沙遗址博物馆展陈的两件石磬,其中一件大石磬长1.1米、宽56厘米、厚4厘米,早在2006年就被认定为中国商周时期石磬中体量最大的一件。

  30日下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馆长朱章义在接受记者专访时称,“三星堆新出土的这件大石磬,与金沙之前出土的1.1米大石磬,器形不同,可以说都是独一无二。”

  那么,何为石磬?它在古蜀国祭祀活动中究竟有何作用?

  “磬是中国最古老的打击乐器之一。”据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馆长朱章义介绍,“磬在后世主要用于统治者宗庙祭祀和朝聘、宴享等仪礼活动。磬和钟作为乐器和礼器,是统治者权力和身份地位的象征。”朱章义说,金沙遗址出土的两件石磬,体现了古蜀王国祭祀活动的隆重与庄严,也使蜀地“未有礼乐”的认识成为过去。而且它们相对完整,最难得的是至今仍可敲击发音,其音质纯美悦耳,应是古蜀人利用本地石料制作而成,大约距今3000年左右。

  关联

  三星堆与金沙

  是传承还是重合

  三星堆出土的石磬和金沙出土的石磬,到底有何关联?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认为,“有延续、传承,但是有不同”,是此消彼长,这边衰落,那边兴起,甚至在存续时间上还有重合部分。

  “目前学界有多种说法,有传承说,也有重合说。我个人以为,可能是古蜀国‘中心’从三星堆迁徙到金沙。”朱章义表示,从这些天公布的系列三星堆出土文物看,不论是新公布的石磬、金叶形饰、铜铃、铜璧,还是之前公布的金面具、玉琮、凹刃玉凿等,在金沙遗址中都有出土,清楚地表明两者之间是一脉相承、同根同源,这也再次证明古蜀国不仅有礼乐制度,而且可以说古蜀国“中心”就是从三星堆迁徙到金沙的。

  “这个‘中心’迁徙,包括古蜀国政治、经济、文化方面,也包括宗教方面。尤其是古蜀国祭祀礼乐制度,可以说也是从三星堆带到了成都金沙。我们也期待三星堆还有更大的考古发现。”

  3号坑谜团

  花瓣是什么?

  “小腿”又是谁的?

  30日三星堆3号祭祀坑内两件谜一样的文物引来不少网友关注。考古人员在青铜神树旁边发现一个花瓣形状的青铜器,“以前以为是神树的一部分,但后来观察发现应该不是。目前还是一个谜。”

  三星堆遗址3号坑发掘负责人、上海大学文学院讲师徐斐宏介绍,这朵花瓣状的青铜器就在神树旁边,之前以为是神树的一部分,但后来发现这应该是独立的,青铜花瓣下方类似喇叭状,上窄下宽,但具体下面什么样目前还不得而知。

  3号坑另一个谜是一件造型奇特的铜器,之前发掘时以为是坐在一个青铜器上的人,有着修长的手臂,手指上有文身装饰……这件奇奇怪怪的文物究竟是什么?经过考古人员研究,对这件器物的理解发生“反转”——它可能是一件顶坛人像。

  徐斐宏认为,这件器物应该“倒”着看,原来垂下来的手,现在来看应该是呈托举状,残留的上半部应该是双手举托着一件四柱相立的方形铜器。人像具体多高,托举的到底是什么,还有待挖掘的进一步发现。

  值得一提的是,在托举铜器人像旁,还有一双很小、看起来很可爱的弯曲小腿,这个小腿和托举青铜人像应该是两件物品,小腿属于什么人像,目前也是一个谜。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