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人文 历史和文化 查看内容

“苦吟诗人”贾岛 世间最好莫过诗

2021-6-3 14:59|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9087| 评论: 0|原作者: 李宁|来自: 看四川杂志社

摘要: 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唐·贾岛《题诗后》
2016 年 11 月,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勉励广大文艺工作者:“文艺创作是艰苦的创造性劳动,来不得半点虚假。那些叫得响、传得开、留得住的文艺精品,都是远离浮躁、不求功利得来的,都是呕心沥血铸就的。我国古人说:‘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

“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是唐代诗人贾岛为《送无可上人》加的注诗,意思是“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这两句诗苦思了三年才得以吟出,吟成不禁双泪长流,说明好诗佳句得来不易。贾岛这种苦吟精神,对后来的诗人颇有影响,如方干“吟成五字句,用破一生心”、卢延让“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均从贾岛这句诗化出。

贾岛(779 ~ 843 年),字浪(阆)仙,唐代诗人,范阳(今北京房山区)人。早年出家为僧,19 岁云游,识孟郊、韩愈等。还俗后屡举进士不第。唐文宗的时候被排挤,贬作长江(今四川省大英县)主簿。后由普州(今四川省安岳县)司仓参军改任司户,未任病逝,安葬于安岳县城南郊安泉山。

虽然贾岛在唐代诗坛中声名没有那么显赫,但在后世却有着超高的人气和影响力,正如他凭吊与他齐名的诗人孟郊诗中说的,“身死声名在,多应万古传”。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大多数人初识贾岛,源于小学时课本上他的一首《寻隐者不遇》: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除了一个上山寻友的诗人形象,语文老师还会讲与贾岛有关的“推敲”典故。一天,贾岛骑驴去拜访朋友李凝,路上得诗句:“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但是又觉得“推”字不如“敲”字好,于是在驴背上反复琢磨,并以手作推敲之状,结果误入了时任京兆尹韩愈的车队。卫士把贾岛押到韩愈面前,贾岛禀明原因,爱惜人才的韩愈非但不怪罪,反而跟贾岛一起“推敲”,并建议说,“敲”比“推”好。之后将贾岛带回府邸,谈诗论道,还劝他还俗考取功名。

贾岛是以“推敲”两字出名的苦吟诗人。自况“一日不作诗,心源如废井”。“书赠同怀人,词中多苦辛”。一般认为他只是在用字方面下功夫,其实他的“推敲”不仅着眼于锤字炼句,在谋篇构思方面也是煞费苦心的。言简义丰、朗朗上口的《寻隐者不遇》就是一个明例。

有人戏言,其实贾岛苦吟也属无奈,前有韩愈、孟郊,同期有白居易、刘禹锡、元稹,哪个不是如雷贯耳?熬上十年,李家另一个天才李贺又来了,五言古诗、七言绝句的路全被堵死,只好苦心孤诣,在五言律诗上下功夫。贾岛的诗集中以五言律诗居多,他的律诗字斟句酌,排比工整,常有佳句,如“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长江人钓月,旷野火烧风”“石室人心静,冰潭月影残”等,或气象雄浑,或情景幽独,颇为人们所称颂。

韩愈对贾岛的才华十分欣赏,曾写诗道:

孟郊死葬北邙山,日月风云顿觉闲。
天恐文章浑断绝,再生贾岛在人间。

他把贾岛看作是上天派来顶替刚去世的著名诗人孟郊位置的诗人。

贾岛写诗,以刻苦认真著称。也正是由于他的刻苦努力,使他在众星璀璨的唐代诗坛赢得一席之地,并且留下许多佳作。如他的《寄韩潮州愈》:

此心曾与木兰舟,直至天南潮水头。
隔岭篇章来华岳,出关书信过泷流。
峰悬驿路残云断,海浸城根老树秋。
一夕瘴烟风卷尽,月明初上浪西楼。

此诗写尽贾岛对“忘年交”韩愈的思念和同情,并烘托出韩愈的光明磊落、境界宏阔,足见贾岛于平淡处见隽永的笔力。

贾岛诗在晚唐形成流派,影响颇大。唐代张为《诗人主客图》将贾岛列为“清奇雅正”升堂七人之一;清代李怀民《中晚唐诗人主客图》则称贾岛为“清奇僻苦主”,并列其“入室”“及门”弟子多人。晚唐诗人李洞、五代诗人孙晟等人,以及宋末的“永嘉四灵”、清末的同光派,都十分尊崇贾岛,甚至对他的画像及诗集焚香礼拜,事之如神。李洞更称贾岛“位卑终蜀士,诗绝占唐朝”。闻一多先生在《唐诗杂论》中写道,“由晚唐到五代,学贾岛的诗人不是数字可以计算的,除极少数鲜明的例外”,其余一般的诗人大众,“则全属于贾岛,从这观点看,我们不妨称晚唐、五代时代为贾岛时代”,“贾岛不单是晚唐五代的贾岛,而是唐以后各时代共同的贾岛”。

“吏隐诗仙”碑刻

拆翼犹能薄,酸吟尚极清

贾岛早年家寒,出家为僧,还俗后也曾满怀憧憬,有“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试君,谁有不平事?”的满纸豪情。然而生于中唐的他一生坎坷,在长安(今陕西西安市)二十多年,屡试不第,最初赏识他的韩愈饱经宦海沉浮,并不能够在仕途上给予他足够的帮助,贾岛耿介直言的性格也为当权者所不容。贾岛曾作《病蝉》:

病蝉飞不得,向我掌中行。
拆翼犹能薄,酸吟尚极清。
露华凝在腹,尘点误侵睛。
黄雀并鸢鸟,俱怀害尔情。

据《唐诗纪事》:“岛久不第,吟《病蝉》之句,以刺公卿”。这首诗直接使他被剥夺了考试资格。开成二年(837 年),贾岛责授遂州长江主簿,最终“被迫”离开长安入蜀,此时他已 58 岁。

在长江县,贾岛“三年在任,卷不释手”,为世人留下了多首脍炙人口的举世名作。他对长江县充满了深深的感谢、怀念和眷恋之情,将自己用心血吟成的诗歌结为《长江集》,后世也称他为“贾长江”。大英县回马镇长江坝村有贾公祠遗址,楹柱上曾篆刻一联:“嘉惠长江遗迹古,炳灵明月载英多。”

唐开成五年(840 年),61 岁的贾岛被任命为普州司仓参军(掌管财政税收的官职)。政务之余常去南楼(南门外过街楼,又称杜工部读书楼,1958 年拆除)揽胜。在杜甫曾读书的南楼,贾岛写了《夏夜登南楼》赞美安岳风光:

水岸寒楼带月跻,夏林初见岳阳溪。
一点新萤报秋信,不知何处是菩提?

贾岛晚年与僧人往来频繁,唱酬甚多。刚到普州便去拜访其族侄鉴玄僧人,并留诗《访鉴玄师侄》:

维摩青石讲初休,缘访亲宗到普州。
我有军持凭弟子,岳阳溪里汲寒流。

唐会昌三年(843 年),朝廷升贾岛为普州司户参军,未受命而身先卒,终年 64 岁。

安泉山瘦诗亭

身死声名在,多应万古传

贾岛一生,为诗艺洒尽心血,但他的一生,贫困潦倒,官微职小,禄不养身。贾岛安葬在安岳县城南郊安泉山麓。贾岛葬墓,长 7 米,宽、高各 3 米,石条镶砌为垣。清乾隆年间,安岳县令徐观海在墓前建造“瘦诗亭”。后来县令裴显忠又进行重建,并立牌坊,有清建墓碑“唐普州司户参军贾浪仙神位”。现为四川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贾岛墓有块硕大厚重、保存得较为完整的石碑,上书“吏隐诗仙”四个遒劲大字。古来读书人中不乏虽居官位而犹如隐者之士,刘禹锡修过吏隐亭,宋之问、白居易、苏轼等在诗作中都提到吏隐。贾岛和他们一样,有治国普济天下苍生的志向和胸怀,然而当理想主义遭遇现实的严酷打压后,又保持清高,不愿同流合污,因此往往遭遇流放、贬谪。但或许也因此,贾岛远离尘世纷争,亲山近水,在蜀地度过了一生中最宁静也最充实的岁月。

贾岛到普州任职已年过六旬,仅三年后病逝,普州成了安葬他忠骨的人生归宿。人到暮年,体弱多病,任职短暂,人地生疏,按常规该是无所作为,但贾岛一生苦勤贫困、为官清廉,愈老愈是忧国忧民,政绩诗韵不减当年,在安岳民间流传着许多佳话。

贾岛人到普州刚一上任,就访贫问苦,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徒步走遍了普州的山山水水,当巡回州县城近郊一带,看到山村荒凉、孩童沿途乞讨,与县城内大鱼大肉形成鲜明的对比,不由得悲从心来,激发了他立志发展乡村教育事业的热情,开始建言并资助在普州的乡村广设学堂。贾岛先从县城南部安泉山一带办学试点,兼任教师,常去施教,竭力救济饥民。与百姓接触多了,当地朴实的民风激发了贾岛的灵感诗源,在普州三年,他写下了《寄武功姚主薄》《送裴校书》《送僧》《原上草》《咏怀》等诗篇百余首,大都是抒发对民生疾苦的同情。

相传由于身心劳累,贾岛病逝于他给孩子们施教的课堂上。噩耗传来,举州齐哀。由于贾岛病死于炎热的夏季,离他家乡范阳路途遥远,当地百姓将他的遗体隆重地安葬在位于县城南边、距县城约 1.5 千米处的安泉山。好友苏绛为贾岛写了《贾司仓墓志铭》,记述其生平,死、葬日期和地点等详情。亭内有徐观海、李光德等历史文人题诗文的五块石碑,这成为后人凭吊、缅怀诗人贾岛的重要场所。

安岳人为世世代代纪念这位情系安岳、政绩卓著、一生清贫的伟大诗人,从建贾岛墓起将安泉山方圆约 3 千米的这一带村落取名为“贾岛里”“贾岛保”“贾岛村”,至今贾岛村级地名未曾变过。

后人祭奠贾岛的诗歌颇多,清代诗人徐紫芝的诗堪称佳作:

空留白骨瘗安泉,断碣零星浅草边。
过眼沧桑唐世界,感怀凄楚蜀山川。
到今华表无归鹤,当日朝端枉咏蝉。
寂寂荒台凭吊久,招魂何处慰诗仙?

今年清明节,笔者路过安岳,曾抽时间赴安泉山寻访贾岛墓。沿途没有任何标识,真的应了“吏隐诗仙”四字碑刻。看得出,贾岛墓虽2004年就升级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但除了翻新的“瘦诗亭”,并没有保护开发的迹象,只接受慕名而来的游客观瞻,令人唏嘘。后不揣冒昧,写日志为记:

安泉覆草径,浪仙携云归。
荒祠说诗瘦,养得青山肥。

《唐诗选》收录多首贾岛诗歌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