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人文 蜀韵 查看内容

马背作赛场 天空下飞翔

2021-10-13 14:54|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9691| 评论: 0|原作者: 韩笑尤|来自: 看四川杂志社

摘要: 北纬 30 度,一条迷人的纬线,横贯四大文明古国,珠穆朗玛峰耸立于此,尼罗河和长江在这里入海,古埃及金字塔、百慕大三角区、三星堆遗迹、巴比伦的“空中花园”……这些人类史上奇伟、瑰怪、非常之观,无不在这条纬 ...
北纬 30 度,一条迷人的纬线,横贯四大文明古国,珠穆朗玛峰耸立于此,尼罗河和长江在这里入海,古埃及金字塔、百慕大三角区、三星堆遗迹、巴比伦的“空中花园”……这些人类史上奇伟、瑰怪、非常之观,无不在这条纬线上璀璨。

以上海市黄浦区人民广场为起点,沿北纬 30 度一路向西,到西藏日喀则市聂拉木县中尼友谊桥,这段全程 5476 千米的道路,是“中国人的景观大道”——318 国道。沿途朝飞暮卷,风光旖旎,行至后半程川藏线上,平原、高山、草甸、冰川,窥山川湖海,览天下美景,无论选择何种方式,或徒步,或骑行,或驾驶,山水之乐,得之心也。

当我们认真注视走过的每一处,我们不该错过“天空之城”——

四川理塘,平均海拔 4300 米,位于茶马古道要冲,拥“世界高城”的美称。数百年来它从容地坐落在道旁,热忱地欢迎,温柔地目送。

欲与天公试比高的人们,可曾驻足欣赏这片坦荡如砥的高地。

这个传说中住着仓央嘉措的爱人、让他魂牵梦萦的精神故乡,“天上的仙鹤啊,借我一双洁白的翅膀,我不会远走高飞,飞到理塘就返回”,雪山、草原、冰川、寺庙、白塔,多姿且圣洁。

登高而望,向北依山而上,背靠崩热神山和多闻正神山,长青春科尔寺静谧肃立。这座与拉萨三大寺齐名的康南佛教圣地,由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创建。每年藏历六月,长青春科尔寺都会按照古老的习俗举办规模隆重的“祝毕日戈”来祭拜神山。“祝毕日戈”在藏语中意为“六月转山会”,是为纪念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的诞辰而举办的,距今已有 300 多年的历史。

“赛马会就是从六月转山会演变而来的。”理塘县马术协会会长洛绒桑批说道。

3000米走马公开赛

在马背上驰骋

藏族有句谚语:“赛马要在平坦的草地上,英雄要在烈马的背脊上。”

理塘,在藏语中意为“像铜镜一样平坦的草地”,优越的自然地理环境为理塘人民插上飞翔的翅膀,在接近天空的地方奋蹄驰骋。

时值七月末,举目千里,水草丰美,一年一度的八一赛马会在理塘八一赛马场拉开帷幕。经历了从五月开始的两场月赛,七月末的决赛高手云集,群英荟萃。

在宛若一朵朵盛开的格桑花的帐篷里,我们见到了洛绒桑批。

洛绒桑批是理塘县马术协会的第二任会长。一如期待的那般,桑批会长是位热情豪放的康巴汉子,粗犷的声线,爽朗的笑声,一身藏袍掩不住魁梧的身材,黝黑的皮肤闪烁着被这片土地滋养的容光。

理塘人自古生活在马背上,“理塘人上了马背的自如,就像雄鹰在空中展翅。”洛绒桑批这样比喻道。在理塘,每家每户至少有五六匹马、多的有十几匹,在理塘的牧区农区长大的孩子们都会骑马,人们以马为伴,以马会友,以马谋生。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前,每逢藏历六月,人们参加完长青春科尔寺的转山会后,会骑着自己心爱的小马一路奔驰到城边的赛马场上一决高下。洛绒桑批的爸爸便是其中的一员,一天的赛马时间不够尽兴,洛绒桑批的爸爸开始私下组织有兴趣的村民到村子里赛马娱乐。随着参与的人数越来越多,这项活动逐渐受到乡党委、政府的重视,于是乡政府将赛场从村子搬到了乡上。1969 年“八一”建军节,理塘正式举行赛马会,由原来群众自发组织的活动变成了一项享誉整个高原的盛会。

洛绒桑批骑着他的宝马

洛绒桑批自幼就喜欢马,他的祖辈们世世代代都生活在理塘牧区,爱马,养马,骑马,一代代传下来,到现在,洛绒桑批的孩子们也喜欢马。因为这份纯粹的热爱和坚定的信念,洛绒桑批从事了 20 多年的赛马工作,他去过很多地方考察和推广,同是“生活在马背上”的内蒙古、新疆也去过多次。全国大大小小规模的现代化赛马比赛有很多,论及专业性,洛绒桑批谦虚地表示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但是谈到全民参与度,“除了理塘外,全国没有第二个。”骑马刻进了康巴汉子的身心里,这是洛绒桑批一直引以为豪的。

洛绒桑批的舅舅是理塘县马术协会的第一任会长,后来舅舅到外地发展,会长的位置便空了出来。2017 年,理塘县委领导找到洛绒桑批,希望他可以接替他舅舅的位置,继续把理塘的赛马活动办起来,洛绒桑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受到县委县政府领导的关心,洛绒桑批信心满满、干劲十足,赛马会被他办得风风火火。谈到取得的成绩,洛绒桑批只一句轻轻带过,“为家乡做点事情是应该的。”

每年最盛大的八一赛马会可谓精彩至极,不仅是甘孜州、阿坝州,西藏、青海、云南等地都有参赛的马匹。看似简单的比赛大有其讲究。

为了保护理塘自身的小马产业,八一赛马会按马匹身高分为不同组别,134 厘米以下是理塘的小马,我国的三大名马——三河马、河曲马和伊犁马,体型庞大,马腿细长,比赛时归为大马组,“我们的小马腿短,场地赛必须分开,和大马比没什么优势。”洛绒桑批笑着说。

赛马会又依据距离分为速度赛和耐力赛。3 公里的速度赛怎么控制,5 公里的速度 + 耐力赛怎么分配体力,10 公里的耐力赛如何冲刺,30 公里越野赛必须要技术,赛马比赛不仅是好看,更体现着骑手们生活的痕迹和经验。

骑马最理想的状态是人马合一,以这样的状态参赛是无数选手取胜的经验之谈。洛绒桑批说,马是非常有灵性的一种动物,骑手跟马一定要长时间接触,投喂它照顾它,日久便会生情,培养出浓厚的感情后,骑马会是一种“银鞍骏马驰如风”的享受。

帐篷内欢声笑语,帐篷外是持续沸腾的锅庄表演,婉转悠扬的音乐传入耳畔,闻其声仿若见其欢快之景。随着赛马盛会规模不断扩大完善,除了常规的赛马比赛外,马队巡游、万马奔腾、锅庄表演等新增项目也成了赛马会上一道道亮丽夺目的风景线。

藏族女孩头戴着精美的金饰

在天空下飞翔

如今,在大数据平台检索理塘,会出现一个醒目的关键词——“丁真”。

去年 11 月,一则名为《丁真的世界》的短片火爆全网,一时间,大家记住了丁真,记住了他的家乡——四川甘孜州理塘县。短短 3 分多钟,理塘的美景不觉让人目酣神醉,冰川融水汇成溪流映衬着丁真清澈的眼神和纯真的笑容,洗涤后的自然和野性交织的气息扑面而来,一下子吸引住了屏幕前的目光。在短片里,丁真多次提到马,“最开心的是和兄弟们赛马”“我骑马很厉害的,村里比赛经常拿第一”“他们都叫我赛马王子”,他的梦想是“骑着我的小马,翻山越岭”,这些生动俏皮的描述也让网友对在蓝天下青草上骑马心生向往。

一则短片让更多的人们知道理塘,愿意前来了解理塘,洛绒桑批笑道:“丁真就是我们理塘的景区。”

问起丁真的赛马水平,桑批会长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丁真赛马可以,他骑马的技术很好,只是大型的比赛没参加过。”这次的八一赛马会,丁真也回到了家乡参加宣传活动,借此机会洛绒桑批把他带到赛马场看台上,通过观看比赛教他如何在比赛中控制马,更好地和马相处。

赛马会举办的这几天,理塘好不热闹。小小的县城里人来人往,络绎不绝,餐厅酒店供不应求,卖虫草的、卖马具的吆喝声此起彼伏。赛马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同时不断拉动理塘文旅经济的发展,“大家骑高兴了,还能让老百姓也富起来,好啊!”洛绒桑批真挚地感叹道。

此次赛马会山地赛的主题是“中华民族大赛英雄会”,为什么取名为英雄会,这是理塘赛马会传递出的欢迎讯号,“只要不怕考验的都来!”令我们感到新奇的是,马和人一样,进入高原后也会有高原反应,不过只要休息调整半年以上,就能顺利地参加比赛。通过丁真,通过理塘县的多方努力,越来越多的人放下对高原气候的恐惧和顾虑,“大家都觉得理塘亲切得很咧!”

随着交通工具的进步和社会生活的发展,马更多地被运用到表演、比赛、游客体验中。在理塘当今的很多家庭里,父母双方都是国家公职人员,平时外出工作,留孩子独自在家,孩子从小没有学习骑马的机会。在理塘中小学约 90% 的藏族孩子里,仅有 30% 的孩子有勇气摸马牵马。

2008 年,理塘赛马会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2019 年,理塘县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为“中国藏族赛马文化之乡”,2020 年,理塘县委县政府主办的“理塘传统赛马英雄会”大型赛马活动正式申请并成功加入了中华民族大赛马体系。

318 国道上的美景

“重回马背”是理塘目前重点支持的项目。自今年 4 月 26 日起,理塘县在部分中小学正式开设马术课。每个班每一个星期上一节马术课,不需额外支付任何费用,由专业的老师组织学生们坐车前往赛马场上课,即使是因为考试耽搁了骑马的课程学习,也会在后期补回来。这让洛绒桑批很是欣慰,“现在孩子们都会骑马了,甚至能参加比赛。”在今年 5 月的月赛中,经批准破格让一名体重不足 115 斤的三年级小学生参加了比赛,他最终不负众望,拿到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说起明年,洛绒桑批希望可以增加女骑手的参赛项目。说起将来,洛绒桑批满怀信心,他打算培养一批骑手,能够走出理塘、走出四川、走出中国,理塘的马儿可以在天空下自由飞翔,世界的镜头可以聚焦到理塘的赛马会上。

为了更好地宣传赛马会,宣传理塘,相关部门还组建了理塘赛马会直播的团队,以便让更多的人看到理塘,了解赛马会,以及知道“这里的海拔也还可以吧”,桑批会长打趣道。

记者手记

此心早为理塘开,此行全因理塘来。

不需要理由,不需要等待时机,高原不再是拦路虎,一切都会是顺其自然地发生。这里有俊俏的藏族姑娘,不羁的康巴汉子,人们热情好客,酥油茶里盛满了热情,刀刀牛肉下触及真心。

在这里,跳锅庄,转经筒;呼吸,感受,久久喜欢。再挑一匹上好的骏马,吟一首仓央的情歌,理塘是归乡。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