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人文 历史和文化 查看内容

似此园林无限好

2022-2-24 10:33|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95197| 评论: 0|原作者: 李宁

摘要: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牡丹亭》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自古以来,中国的城市营造都离不开山水的意境。著名建筑专家彭一刚教授在《中国古典园林分析》中说:“中国古代并无专门的造园家,很多园林都是在文人、画家直接参与下经营的,这就使中国园林从一开始便带有诗情画意般的浓厚的感情色彩。”或许正是得益于此,才铸就了中国古典园林的艺术魅力。

 

作为雪山下的公园城市,成都发祥于群山围绕的蜀地中心,河流纵横,水网密布,形成见山望水的城市格局。密布的水网哺育了川西林盘,形成了川派园林和川西民居最自然的形态。

 

成都的园林与北京的皇家园林、江南的苏州园林相比,似乎名气稍逊,但历史更悠久,且有着独特的造园思想和深邃的意境表达。时代变迁,沧海桑田,历史上各个时期在成都兴建的园林胜迹,许多已湮灭,少部分仅能从史料中一窥当时风貌,如摩诃池、故蜀别苑、可园等。如今,除了大家喜闻乐见的杜甫草堂、武侯祠、望江楼公园,成都市郊也保存了几处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优秀古典园林。新都桂湖、新繁东湖和崇州罨画池被称为川西三大古典园林,徜徉其间,同样可以“不出城廓而获山水之怡,身居闹市而得林泉之趣”。

 


新都桂湖

 

新都桂湖位于成都市新都区桂湖中路 109 号,这里是桂湖北门,大门上悬挂着郭沫若题的一副对联:桂蕊飘香美哉乐土,湖光增色换了人间。

 

桂湖始建于初唐,原名“南亭”,明代状元、著名学者杨慎(号升庵)在此读书并沿湖广植桂树,作诗《桂湖曲》,“桂湖”由此而得名。桂湖明末毁于战火,清嘉庆、道光年间重修,奠定了现有规模,并于 1996 年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桂湖升庵祠


桂湖正门内两侧有一大一小两株紫藤,大的一株相传为杨升庵亲手所植,距今有 500 余年的历史,主干直径 86厘米,小的一株直径 32 厘米。两株紫藤枝蔓在大门正上方相交缠,然后向东西两个方向绵延,形成一座全国罕见的百米紫藤长廊,总覆盖面积 420 平方米,堪称奇景。连理古藤也为“桂湖八景”之一,其余七景为翠屏亭亭、丛桂留人、天然图画、交加伊人、古城问津、荷塘月色、杨柳楼台等。桂湖不仅以桂花得名,还因园内的荷花而闻名,是全国五大桂花观赏地之一和全国八大荷花观赏地之一。

 

桂湖的整体布局是在紧靠新都古城墙内侧狭长的用地上,布置了狭长的水面,显得豪放旷达。大小三岛连缀于东西向的一条轴线上,将湖面划分成中、西、东三湖,相互协调,层次丰富。岸上、堤岛上、城墙上种植桂树及樟、楠、柳等高大乔木,浓荫成林,配植桃、李、海棠、芙蓉、梅以及牡丹、芍药、兰蕙、夏荷、秋菊,使整年中五彩缤纷,水色天光,浑然一体。

 

杭秋曾是 87 版电视剧《红楼梦》的拍摄地


翠屏山是桂湖的一座清代假山,建于清道光十九年(1839),是中国唯一的一座清代川派鹅卵石假山,面积 370 平方米,高 3.85 米。其造型以中国山水画的构图方式,由低到高,形成四到五个不同的纵深层次,近与不远处的桂湖城墙遥相呼应,远与西南向的雪山气脉相通,在园林结构上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屏障审美作用。它将高低、大小、体量各不相同的三处建筑升庵祠、杭秋(形如水上游舫的木构廊桥)、翠屏山亭隔挡起来,使之达到相辅相成、互为陪衬的最佳审美效果。

 

升庵祠为桂湖的主体建筑,为歇山屋顶,两端各增加一组带有翼角的屋面。前厅“升庵殿”祀杨升庵像,后厅“会宗堂”塑杨氏家族像。右为澄心阁,左侧垒石为山,建藏舟山馆,形成一殿四厅的独特格局。窗格纹饰多样,窗心贴以字画。这种手法汲取了民间建筑的做法,显示了川西祠堂建筑的独特风格。

 

交加亭是桂湖中最具特色的园林建筑,这座八角双亭共用二柱,因吻接处采取省柱法,故名交加亭。一亭依岸,一亭跨水,一亭高,一亭低,错落有致,为全国罕见的非对称双亭。“夫唯大雅名千古,所谓伊人水一方”,当地人以双亭来比喻才子杨升庵和才女黄峨,歌颂他们真挚的爱情。


交加亭


新繁东湖

 

位于新都区新繁镇的“东湖”,是唐代名相李德裕在新繁任县令时兴建的,因园林选址在原县署之东,故称东湖。五代词人孙光宪《北梦琐言》记载,“新繁东湖,李德裕为宰日所凿”。东湖园林山水佳绝,玲珑别致,虽历代几经修葺,但布局仍保持着唐代古典园林风貌,为我国有遗迹可考的两处唐代园林之一,自古被誉为“西蜀名园”。

 

新繁东湖有两个出入口,南门和北门。北门城墙的中部为望雪楼,楼内有“繁江拥翠”的匾额,从介绍得知,望雪楼原为新繁县北名胜,清同治十二年(1873)尚存,登楼可望彭灌雪山,故而得名。望雪楼下有一庭院建筑,是光霁堂、晚香斋和咏墨轩所在,院墙上刻满了李德裕的诗选。

 

新繁东湖


咏墨轩的东边是一片梅林,林中建有一圆形茅亭“伴梅亭”,这是为纪念宋代龙腾阁大学士、新繁乡贤梅挚而建,寄寓伴梅花而思梅挚之意。伴梅亭往东是“梅园”,里面梅花开得正艳,白如雪、粉似霞。咏墨轩前面是狭长的万花湖,湖水澄绿。万花湖南岸便是东湖公园的主体建筑——怀李堂。怀李堂初名文饶堂,位于东湖西侧,北宋时迁建于东湖,更名卫公堂,深寓蜀人缅怀李德裕在川“镇危疆、保境安民”,维护国家统一的历史功绩。现在的怀李堂是清同治三年,新繁县令程祥栋所建。

 

沿怀李堂东侧月波廊前行不远,就到了篁溪小榭。篁溪小榭也为清代同治年所建,是一座位于月波廊之间、横架溪流之上的小台,因篁竹夹岸,飞檐跨水,建筑物小巧玲珑,故名。长廊两厢绿竹映天,有着浓厚的文人意味。

 

再沿探幽入胜的小径往东南前行,走过一座石护栏小 ,便来到一小岛,岛上有一轩,四面透敞,名为城霞阁,两侧有楹联:“曳杖闲行树影空随明月去,正襟危坐荷香时有好风来”,内有额曰“繁城霞映满阁红”。伫立阁前,晨观旭日朝霞,暮夕可赏落日晚霞以及倒映在湖面的彩云霞光,轩体轻巧,有江南园林之风。

 

东湖水面约占全园三分之一,与山的布景相呼应,水面阔则敞如湖泊,水光潋艳,但池形简朴,近乎方形;狭则阴如溪谷,徘徊缭绕,但线条古怪,不作故意扭曲。水源导自湔江,川流不息,前部水陆环抱,中部水面完整,后部为与怀李堂相抱的条形水面形成幽静空间。梅岭北、南侧均有东西向的水沟与湖贯通,形成全园迂回曲折水系,与自然山水园林景观相似。

 

新繁东湖不仅景美,其人文沉淀更具况味。东湖曾一度与武侯祠、杜甫草堂齐名,是川西文人雅集酬唱之地。后人有楹联赞颂李德裕:“千古乡风繁县好,万花湖水一相公。”仿佛观园者穿越光阴,与造园者隔空对话。湖内现有纪念明末清初一门四世六乡贤的“四费祠”和纪念唐李德裕、宋王益(王安石之父)、宋邑人梅挚的“三贤堂”遗址。


新繁东湖三贤堂


著名园林学家汪菊渊教授认为,新繁东湖是一处具有很高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的古典园林,苏州、扬州的园林皆晚于此,它能够保存到今天,是中国园林史上的奇迹。

 

崇州罨画池

 

罨画池位于成都崇州市区,始建于唐,为官方园林,因风景如画而得名。北宋嘉祐年间(1056—1063)赵抃任蜀州江原(今崇州市)县令时,有“占胜芳菲地,标名罨画池”的题咏,可见其时已成胜景。唐代诗人高适、杜甫,南宋诗人陆游曾经盘桓于此。


罨画池


罨画池园林由罨画池、陆游祠和崇州文庙三部分组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陆游祠轴线由罨画池向东延伸而成,文庙轴线则由罨画池向南延伸而成,俯瞰整个罨画池呈“T”型。各建筑群相对独立,但又与园林有巧妙的连接与融和,皆以罨画池水面为中心布局,相得益彰。

 

1173 年春天,年近五十的陆游无奈离开抗金前线,调任蜀州通判。到任后,心绪难平的他在罨画池边,写诗倾述自己初到蜀州的心怀:

流落天涯鬓欲丝,年来用短始能奇。

无材藉作长闲地,有懑留为剧饮资。

万里不通京洛梦,一春最负牡丹时。

襞笺报与诸公道,罨画亭边第一诗。

 

明末清初,战乱致罨画池损毁严重。1882—1888 年园林建筑重建时,崇庆州知州是浙江绍兴人孙开嘉,他在修葺过程中按照江南园林的造园手法,使罨画池既有川西园林疏朗的风格,又有江南园林精致的趣味。

 

尊经阁建于全园最高处,对面湖中建方形湖心亭,亭旁一明代古柏,苍翠挺秀。池上横跨石砌拱桥,三组不同类型建筑构成全园主景。此组建筑以琴鹤堂为核心,左侧为“问梅山馆”和“半潭秋水一房山”水榭,以短廊相接。右侧建筑形成三个封闭式小天井,变幻奇诡,极富情趣,并以“风送花香入酒卮”水榭为终点。临水处形成两个半封闭平台,便于饮宴,其间以一组漏花云墙分隔,穿过云墙即上曲桥,陆游诗云“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为此处意境的真实描绘。

 

陆游祠


池南有木构草亭及假山围绕,使整个水院幽静雅观。琴鹤堂之南为“瞑琴待鹤之轩”,轩与堂之间,有假山为嶂,导水流环绕,形成三合空间。山腰筑亭,过小桥穿石壁磴道经山洞入亭。北面采用以水面为主体的疏景组景手法,在水面上划分三段空间,进入园门是泉流入口的溪沟灌入池内,过拱桥通池岸小道至迎宾亭。西北两面,亭、台、轩、廊依岸而立。通往水面的南端,架“三曲桥”为虹。东北岸临池堆土叠石,西面架飞栏于水面,额曰“水面风来菡萏香”。罨画池畔植玉兰、海棠、梅花、桂花、紫薇等花木 60 余种,以陆游喜爱的梅花为最多,其中有百年老树数株。楼台亭阁倒映池中,逦迤连接,如罗网交织,美不胜收。

 

罨画祠内散见几处楹联,流沙河先生为陆游祠题的一联:“北去秦川,报国犹能截虎;西来蜀地,思乡最怕闻鹃。”写尽陆游壮志未酬的家国情怀。

 

清代钱泳在《履园丛话》写道:“造园如作诗文,必使曲折有法,前后呼应。”古往今来,园林作为反映不同文化特色的精神家园,与所在地域的山水风光相映成趣。而从川派园林到公园城市,我们感受到的,是成都永恒的、以人为本的营城基因和情怀。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