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人文 蜀韵 查看内容

吹糖人:追忆儿时乐

2022-6-1 16:38|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53905| 评论: 0|原作者: 韩笑尤|来自: 看四川双语网站

摘要: “我有一时,曾经屡次忆起儿时在故乡所吃的蔬果:菱角、罗汉豆、茭白、香瓜。凡这些,都是极其鲜美可口的;都曾是使我思乡的蛊惑。后来,我在久别之后尝到了,也不过如此;惟独在记忆上,还有旧来的意味存留。他们也 ...

“我有一时,曾经屡次忆起儿时在故乡所吃的蔬果菱角、罗汉豆、茭白、香瓜。凡这些,都是极其鲜美可口的都曾是使我思乡的蛊惑。后来,我在久别之后尝到了,也不过如此惟独在记忆上,还有旧来的意味存留。他们也许要哄骗我一生,使我时时反顾。

——鲁迅《朝花夕拾》

很久没有去锦里了。


印象最深的一次,十二三岁的年纪逛锦里的庙会,华灯初上,沿街有很多新奇玩意儿,或是转个转盘买个糖画,或是捏个喜欢的卡通人物面塑,也常驻足于戏台前为变脸痴迷,童年小半的快乐时光,都有锦里的模样。


搬到城南后,锦里仿佛也随我的童年,一同存进了我的时间胶囊里。


今年大年十五刚过,成都扑面而来浓浓春意,春上梢头,含苞待放。趁着春光初露,朋友邀上我去锦里漫游。


锦里还存留着被时间青睐的痕迹,愈斑驳,愈深邃。从入口进去没走几步,“糖人张”的牌匾揭开了我封存的过往。


有趣的吹糖人作品


吹糖人是快乐的


“泥人张”一样,“糖人张”是吹糖人张益良的别称。


吹糖人这门技艺起源于唐代,至今已有600余年的历史,相传吹糖人的祖师爷是元末明初的政治家、文学家刘伯温。明洪武初年,明太祖朱元璋火烧庆功楼杀害群臣,刘伯温侥幸逃脱,被一个挑糖担子的老人救下。两人调换衣服,从此刘伯温隐姓埋名,天天挑着糖担。在卖糖的过程中,刘伯温创造性地把糖软化后制作成各种糖人,以小动物居多,十分可爱,引得小孩子们争先购买。人们觉得新奇好玩,向刘伯温请教该如何吹糖人,刘伯温都一一耐心教给了他们,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吹糖人成了民间备受喜爱的技艺。


科技不发达的时候,软化糖都是用锯末灰烧的火,现在方便多了,可以用电磁炉起火,加热至100摄氏度以上熬糖,软化成糖稀后,前期工作算准备好了。


用小木棍挑起一小团糖块,放在手中不停揉捏和拉扯,直到冷却到合适的温度,用一只手的手指从另一只手心中的糖块穿过,将其制成管状,捏出可以吹气的糖线,然后嘴含住糖线吹糖,手口配合,利用均匀稳定的气息和灵活多变的手法,吹出形态各异的造型来,再用可食用的糖浆上色点缀,一个栩栩如生的糖人便映入眼帘。


吹糖人是个一气呵成的过程,张益良在一遍遍练习中摸索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方法。“在最开始捏的时候,手触的温度有八九十度,对吹出气体的快慢、大小、均匀程度,都有一定的要求。”最考验手艺人的两个关键点,手如何捏,口如何吹,都需要长时间反复琢磨。


张益良在吹糖人


张家世世代代都是吹糖人,到张益良这里,已经是第五代了。


受到爷爷的影响,张益良从八九岁开始接触吹糖人,“那个时候只是感觉好玩,加上吹一个糖人还能有糖吃。”没想到有糖吃成了练习的动力,从最开始只能吹个圆球,到后来吹个老鼠,日复一日勤加练习,他渐渐能吹出十二生肖。


13岁时,张益良已然掌握了非常成熟的吹糖人技艺,可以独立完成作品,他开始走上街头摆小摊。吹十二生肖的熟练度提升后,他自己又再创新了一些,譬如熊猫、金鱼等,也爱结合一些动漫卡通人物,哆啦A梦、愤怒的小鸟等尤其受到年轻人的喜爱。


张益良收过几个徒弟,他在这方面非常谨慎,秉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只为传承教人,“徒弟不在多而在精。”现在,张益良的妻子、儿子,一家三口都会吹糖人这门技艺,他并不十分担心这项技艺的失传,“现在国家在保护这些非遗项目,未来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物质条件匮乏,有钱的小孩可以拿钱换一个糖人,没钱的小孩也自有办法——两三块牙膏皮也能换得一个糖人吃。后来日子好起来了,张益良搬到锦里,经常会有天南海北的游人前来参观,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见到他很是感动,这个在他们小时候才见到过的手艺,时隔多年还出现在大街小巷中,有的老人会高兴买下,有的看个热闹,浅忆一下自己的童年。


张益良在制作糖稀


快乐是加倍的


能够给别人带来快乐,这让张益良倍感开心。


一年一度的日内瓦节是瑞士最重要的节日之一。自1997年起,组委会每年会邀请一个国家作为“主宾国”,将世界各国的文化艺术带到日内瓦。2005年是中瑞建交55周年,也是中瑞签署协议互为旅游目的地一周年,中国以主宾国的身份参加了第58届日内瓦节。


张益良受邀带着吹糖人技艺前往瑞士参加了日内瓦节。现在回想起来,他依旧非常自豪和荣幸,“参与人员中有6个是与民间手艺相关的,我就是其中之一。”不止于此,在节日期间,他还有幸受邀到联合国欧洲总部表演“吹糖人”这项民间技艺。


这次活动结束以后,时任国新办副主任李冰毫不吝啬地夸奖道:“(在民间技艺这块)说到人气,还是吹糖人的人气最好。”


“我那里的人气是不断的。”张益良也开心地说道。他的摊位前放有留言本,方便各位外国朋友观看后留言,“上面画了好多玫瑰花。”随行的翻译说,这是表达对吹糖人这门技艺的喜欢。


2009年10月16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参观锦里,在观看完张益良的吹糖人表演后与他握手说:“吹糖人艺术是我国的民间文化,是我国的国粹、国宝。”鼓励他要好好传承,将这门技艺发扬光大。


夜幕下的锦里


再后来,张益良带着他的小小糖人,走到了世界各地。


2017年春节,张益良应迪拜方邀请参加迪拜中国年活动,吹糖人深受阿拉伯人的喜爱2018年春节,应邀参加中国驻摩洛哥大使馆在摩洛哥举办的中国文化展活动,受到了摩洛哥人民的喜爱和欢迎同年8月,前往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参加由四川省外事办和莫斯科市政府组织的“Panda成都走进俄罗斯”莫斯科成都周活动2019年6月,张益良在加拿大多伦多湖心岛参加国际龙舟大赛的活动表演和宣传中国非遗“吹糖人”的活动,他把吹好的糖人金鱼和熊猫作为礼物送给外国朋友们,祝福他们年年有鱼,身体健康……


在加拿大参加完活动后,有位加拿大友人想花重金拜师张益良,系统学习吹糖人技艺,但没有得到他的同意。张益良还是希望能传给自己人,不想出现一丝疏漏和意外,“哪怕身边的人觉得我傻,有钱不赚,”但是,“我的根在中国。”“这是事实。”他很坚定地解释拒绝的理由。


张益良坐在我面前和我聊天,聊儿时聊过往,掐指一算,“还是好快啊,到锦里这边,都快20年了。”


在锦里发生了很多趣事儿。有次有个小伙站在张益良摊前说:“帮我把十二生肖全部吹一遍。”鲜少碰到这样的顾客,张益良以为他在开玩笑,但看小伙神情不像是说笑,就先给他吹了一个,小伙接过后送给了旁边的人,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张益良吹完了十二生肖。最后结账时,小伙惊讶地说:“师傅,我怎么没有呀?”这让张益良哭笑不得,“我能感觉到他发自内心的喜欢。”小伙这么耿直,张益良笑着说:“没关系,我再吹一个送你。”还有一次来了对小情侣,在张益良的摊前流连,女孩想买,男孩没什么意愿,拉着女孩往前走,小情侣都走出摊前十多米远了,女孩又折返回来,把钱一放,说:“我自己出钱买!”“她还是喜欢。”张益良欣慰地叹道。


画家笔下的吹糖人


二十年风风雨雨,这样的趣事儿不胜枚举,“我作为一个手艺人,能给大家带来开心快乐,这就可以了。”


到今年,张益良吹糖人已经整四十年了。谈及过去,他心怀感恩、不曾遗憾,谈及现在、未来,他一直脚踏实地,“能够养家糊口,把日子维持下去,再好好地传承这门技艺,就足够了。”


有疫情的这两年,生意并不好做。以前熙熙攘攘的锦里,如今显得空落落的。张益良闲下来的时间变多了,聊到这里,我忍不住问他,对他而言,吹糖人的快乐是什么小时候因为可以吃糖而感到快乐,后来因为带给别人快乐而快乐,张益良的快乐起点似乎非常底,四十年栉风沐雨,他专注做一件事,从来都简单而真诚。


在张益良身上,我能看到乐观的生活态度、文化的高度自信,以及让我留恋的童年回忆。在和他的聊天过程中,时不时有两三游人在摊前停留又离去,我略微知晓,虽然他们同我一样不再频频光临吹糖人的店铺,但还能在街头巷尾见到它就觉得格外亲切,吹糖人或许真的会哄骗我们一生,使我们时时反顾,常常追忆儿时。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