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人文 历史和文化 查看内容

千年少城看“孤本”——宽窄巷子

2022-6-7 10:15|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41121| 评论: 0|原作者: 锁菲婧|来自: 看四川杂志社

摘要: 提起成都,你或许会想到我们的国宝“大熊猫”,或许会想到令人回味无穷的“火锅”,还有那首赵雷的民谣——“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成都,一座你来了就不想走,走了又想来的城市 ...

提起成都,你或许会想到我们的国宝大熊猫,或许会想到令人回味无穷的火锅,还有那首赵雷的民谣——“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成都,一座你来了就不想走,走了又想来的城市。这里的慢节奏生活用川话安逸一词来讲是再合适不过的。随着令人期待的夏季的到来,成都的蜀味也变得愈加浓厚了,市井生活也渐渐开始苏醒。

宽窄巷子则堪称为最成都的地方,凡到成都的客人都可能被主人拉到宽窄巷子走一遭。


成都宽窄巷子


青石老巷 古色古香

到了宽窄巷子,就会发现成都的休闲真的是名不虚传。巷内古宅院、石水缸、石板路透出古老和沧桑,青石板被游人脚步磨得锃亮,能照见人影。巷子里有卖棕编、铜器、珠宝玉器及木制品的,像巴西石榴石、印度小叶紫檀佛像、金刚菩提子等。巷子里餐饮也不少,有卖豆瓣鱼、豆腐鱼、肥肠面的,还有特色菜毛血旺、川椒过水鱼、青笋腊肉等。巷子里有许多高门深院,进深二三十米,里面有唱川剧的、有变脸的,还有茶馆,把悠闲的趣味撒满每一个角落,自成一派蜀风雅韵的世俗风情。


巷内古宅院


果然城墙牢牢稳了。其实这个故事背后,有着现实的依据。张仪筑城之初,试图把成都的城墙筑得像秦国咸阳的城墙一样方方正正,然而成都平原不是关中平原,这里土地潮湿,难以找到坚实的地基。有了多次失败的教训之后,聪明的张仪根据地形,把城筑修在地势较高而又坚实的地方,但是这样修出来的城墙非方非圆,而是曲缩如一个乌龟。张仪第一次筑城并没有包围整个成都城区,城墙只框住了东边的一大半,西边还有一片没有被圈进来,于是便有第二次筑城。一座城市被分隔成了两座城,东边的较大,称为大城;西边的较小,也就是小城了。古代二字通用,因此小城在习惯上被叫作少城。一个城市一大一小两座城,这就是古人所说的重城,这种形式在成都历史上一直延续了2000多年。


入景区门


康熙五十七年(1718),准噶尔部进兵骚扰西藏,清朝廷派三千官兵平息叛乱。当时的四川总督年羹尧下令在秦代少城遗址上修建满城,给骑兵居住。清朝规定森严,官兵一律不得擅自离开少城接触商务买卖,他们只靠每年少城公园——也就是今天的人民公园——春秋两季的比武大会上论成绩优异领取皇粮过日子。当时共修筑巷子52条,其中8条供军队官员居住,宽窄巷子就是供官员居住的小巷。由于官员钱多,一些商铺便也集聚于此,方便了官员生活。官员们常悠闲地坐在街边的茶馆,喝一碗浓酽的成都花茶,或吃一碗撒了很多葱花的榨菜肉丝面,然后依着躺椅晒太阳,时光变得惬意而轻松。宽巷子多为达官显贵,窄巷子聚居的则是平民。但其实从街道的结构和规模来说,宽巷子和窄巷子并无太大差异,所以民间便有了宽巷子不宽,窄巷子不窄的说法。宽巷子与窄巷子的建筑风格说是川西民居,却又留有北方四合院建筑的痕迹。

宽窄巷子是见证成都城市建设发展与演变的代表,不仅是老成都千年古城城市格局和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也是北方胡同文化和建筑风格在南方的孤本


文人游客一杯清茶、一把竹椅品味生活


宽窄巷子夜景


如今的宽巷子是老成都的闲生活。人们在老茶馆门口悠闲地喝茶聊天,院落里的树上挂着一对画眉鸟,老成都原真生活体验馆里还展示了民国时期一户普通成都人家一天的生活场景,用一个院落复原这个家庭的厨房、书房、堂屋、新房等,向参观者集中展现了宽窄巷子所代表的成都生活精神,成为宽窄巷子的封面和游览中心。

窄巷子,老成都的慢生活。院落,上感天灵,下沾地气。修葺后的窄巷子展示了成都的院落文化。这种院落文化实际上代表的是一种精英文化,一种雅文化以及中国式的院落梦想,也是窄巷子的生活梦想:宅中有园、园里有屋、屋中有院、院中有树、树上有天、天上有月。通过改造,窄巷子整体绿化主要以黄金竹和各类攀爬植物为主,街面照明以古朴壁灯作为装饰,临街院落透过橱窗展示其业态精髓。

井巷子,老成都的新生活。井巷子是宽窄巷子最多元、最开放、最动感的消费空间,可以说是宽窄巷子的现代界面。它以酒吧、夜店、甜品店、特色零售、创意时尚等为主,让游客在成都最精致的传统建筑里享受声色斑斓的夜晚;在成都最美的历史文化街区里享受丰富多彩的美食;在成都最经典的悠长巷子里享受自由创意的快乐。以法式风情小洋楼为核心的广场是井巷子的中心节点,也是井巷子中最具特色的建筑,展现了成都兼容并包的开放心态,同时也是婚恋主题的消费场所。


游客享受掏耳朵


成都有一种享受叫掏耳朵

走进宽窄巷子,沿途除了仿古建筑和特色小吃以外,掏耳朵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每隔几十米就能看到一个服务摊位,标价差不多,采耳服务60/套,包括:云刀刮耳、耳勺掏耳、起子铲耳垢、鹅毛棒扫耳、马尾打鼓膜、音叉敲打鹅毛棒使耳道舒服、用洗耳药清洗耳道消毒。整套服务下来,12分钟左右。你会时不时地听到招揽生意的采耳师们拿着金属夹子和一根一尺长的音叉敲打着发出嗡嗡的响声,嘴里吆喝着掏耳朵。其他采耳师们则拿着工具专注地为游客采耳。采耳时,每个采耳师头戴一盏灯,手拿一串工具,一勺一刷一铲,收放自如;一推一弹一捏,轻缓有道。而消费者,一个个躺在竹椅上,尘世凡事,恍若空灵,只管享受此刻的惬意。

在中国民间有三大快活似神仙之说:洗澡、捏脚、掏耳朵。掏耳朵,雅称为采耳,起源于明清时期,兴起于剃头匠,他们发明了专业的掏耳朵工具,并且发明了专业的操作手法。换言之,这是老成都特有的一种民俗文化。老成都人把采耳的师傅称为舒耳郎,光听这名字就已经能体会到掏耳朵是多么的销魂了。


川椒过水鱼


成都有一种闲适叫喝茶

一杯清茶,一把竹椅,已经构成了老成都人一套独特的市井休闲文化。走进宽窄巷子,可以看到很多茶馆,一些老茶客们挽着裤腿大大咧咧地往那一坐,三五扎堆侃龙门阵,可以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井巷子里有一个名叫古今茶语的茶馆,建筑布局明亮、通透,讲求回归自然,天井院坝内绿树、翠竹及室内外花卉、字画养眼,枯树、鸟笼平添静谧自然氛围;格调古朴、典雅温馨的白纱窗帘使雅间颇有几分朦胧感;馆内保留了些许清朝时期的青砖黛瓦,甚至还有墙上的斑驳印记,比别处多了几分风韵雅致,是一个别具情调古色古香的茶院子。


宽巷子


成都的茶文化无论是在文化积淀,还是在民众基础上,一直处在相当高的水准。老成都20世纪40年代拥有60多万人口。在这60多万人口当中,有近12万老成都人都是名副其实的茶客。他们嗜茶如命,每年他们消耗掉的茶叶有好几万吨。这或许跟中国茶叶的根源在四川有关。《华阳图志·巴志》中记述:“周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著乎......丹、漆、茶、蜜......皆纳贡之。周武王伐纣是在公元前1066年,这就是说早在3000多年前,巴蜀一带就已经以茶作为贡品了。秦汉年间的四川栽种茶叶已非常广泛成熟。公元前59年,寓居成都的王褒就在《僮约》中有烹茶尽具......武阳买茶的记载,这是世界上最早最明确的饮茶记载。由于茶,成都也因此创造了许多世界第一:第一家茶馆、第一个茶叶市场、第一首茶诗。2006年,成都电视台录制了一档名为《成都印象》的MV,在对外公共频道播出。开场白很有意思:“成都是一个被水滋润着的城市。世居成都的民俗学者焦虎三先生对此有深刻的见解,成都的水不同于温州的皮泡水,成都的水是地地道道的水泡皮’——茶水。今天成都人对茶叶的需求量,仍排在全国前列。成都人对茶的喜爱和迷恋,使成都成为世界上拥有茶馆最多的城市、世界上茶客最多的城市,因此也造就了成都宽容的性情。无论是人生的得失沉浮,成都人都能以自得其乐的心态去面对,如同一杯清茶。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