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人文 蜀韵 查看内容

蜀派古琴:蜀声抱琴来

2022-7-6 15:39|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26539| 评论: 0|原作者: 韩笑尤|来自: 看四川杂志社

摘要: 七弦为益友,两耳是知音。——白居易《船夜援琴》两千多年前,汉代文学家司马相如在卓王孙府上,以一首古琴曲《凤求凰》俘获了卓王孙之女卓文君的芳心,二人喜结良缘,谱写了一段千古佳话。如此说来,四川的古琴艺术 ...


七弦为益友,两耳是知音。

——[]白居易《船夜援琴》




两千多年前,汉代文学家司马相如在卓王孙府上,以一首古琴曲《凤求凰》俘获了卓王孙之女卓文君的芳心,二人喜结良缘,谱写了一段千古佳话。

 

如此说来,四川的古琴艺术至少已有两千余年的历史。在四川绵阳、资阳等地发现的东汉墓中,出土了大量陪葬的抚琴俑;在四川省保存最完整的石阙——雅安汉代高颐阙顶层四周,刻有师旷鼓琴的历史故事;在四川出土的汉代画像砖上也可见弹琴鼓瑟的画面。

 

一弹猛雨随手来,再弹白雪连天起,凄凄清清松上风,咽咽幽幽陇头水。以地理概念为名的蜀派古琴,以激浪奔雷之势,当成一时之俊


琴上有琴声

 

古琴本质上是文人音乐。四川自古钟灵毓秀,人才辈出,不少文学大家在此留下了璀璨的文化瑰宝。他们不仅在文学上有所成就,在琴艺和琴学上也都有较高造诣,蜀派古琴正是在蜀地灿烂的文化中不断演变发展的。

 

唐朝是文化发展的繁荣时期,也是蜀中琴风最盛之时。一如诗人张蠙在《送友尉蜀中》所说,蜀地人家多种桔,风土爱弹琴”;峨眉峰下,蜀僧濬为诗仙李白一挥手,如听万壑松涛,客心洗流水,馀响入霜钟。宋代文豪苏轼出身于爱好古琴的世家,在和父亲苏洵夜泊戎州(今四川宜宾)时,他根据父亲所弹奏的琴曲,写下了《舟中听大人弹琴》,不仅抒发了他对古琴的喜爱之情,同时表达了他独到的古琴创作见解;为研究古琴发音原理及特点,苏轼不惜破其所藏雷琴求之。元朝政治家耶律楚材将他喜欢的琴风比喻为如蜀声之峻急,快人耳目。到了明代,蜀地琴家杨正经少有天赋,通晓音律,曾应崇祯皇帝殿召弹琴,颇受赞赏。


演奏古琴曲《秋水》

 

清代古琴家张孔山作为清客协助唐彝铭将多年搜集的数百首琴曲谱集细加核订,挑出了145首编为《天闻阁琴谱》,并整理出《高山》《流水》《平沙落雁》等8首他最擅长弹奏的琴曲。其中,《流水》可谓是蜀派古琴的代表作。当年张孔山先生有感于巴山蜀水险峻奇丽,以其深厚的琴学功底,在加工整理《流水》时加进了第六段,即七十二滚拂,使《流水》从具象到理念有了更深刻的表现。激浪奔雷之声,直撞胸臆,常使弹者忘形,听者神游四方,几疑此身已在群山奔赴,万壑争流之际矣。

 

斫琴,是指对古琴进行精雕细琢的一种工艺技术。至隋唐时期,四川的古琴艺术不仅在技艺和风格方面令琴界瞩目,斫琴也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诗经曰:“椅桐梓漆,爰伐琴瑟。四川有优质的良材,为斫琴创造了物质条件。据史料记载,隋文帝之子杨秀被封为蜀王,曾造琴千面,散在人间。彼时间,蜀地制琴名匠辈出,以雷氏家族最负盛名,后世以雷琴相称。大圣遗音”“九霄环佩等传世雷琴现珍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中。

 

蜀派古琴于2009年入选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蜀派古琴众多名家中,曾成伟是蜀派古琴代表性传承人之一,也是蜀派开山始祖张孔山的第六代传人。


古琴雅兴

 

于君指上听

 

1972年,十四岁的曾成伟开始跟着外祖父喻绍泽先生学习古琴。一开始,曾成伟对古琴谈不上感兴趣,在三瓦窑劳动时,他跟着外祖父学了几次,我就入迷了。

 

着了迷后的曾成伟,每天都会抽出时间练琴。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练琴的条件并不乐观,按照曾成伟的话来说,家里有块木料都比较难得。对他而言,琴桌就是一张小板凳,他每天在上面练习三四个小时;到了冬天,居住的老房子漏风,缺少御寒保暖的工具,曾成伟没有就此退缩,把被子搭在腿上继续练习。


一直到现在年过六十,曾成伟都保持着规律的作息,每天早上5:30准时练琴,雷打不动,这么多年来都没有睡过懒觉,已经习惯了。曾成伟身上有一处引人注目的地方,他与古琴之间,似乎保持着非常和谐的相处模式。

 

回顾几十年的练琴时光,他并不从中感觉到丝毫的苦痛与厌倦,喜欢这个东西,就能一直坚持。让他回忆起来也觉得很厉害的瞬间,是以前在学校学农学工时发生的。学农的时候要在农场集中劳动一个月,条件所限,他只有回家再弹琴;学工的时候,曾成伟被分去做试管架,一次不小心,榔头敲到了他的大拇指,大拇指立刻开始流血,受伤的地方也变得乌青,即使是这样,我第二天居然还能坚持弹琴。

 

他从来没想过以琴谋生。这样放松自如的心态,大抵是因为他对古琴完全纯粹的喜爱。


曾成伟在蜀派古琴张孔山叶氏一脉传承史料馆

 

1976年初,琴学大家吴文光先生随中国的艺术代表团访问日本,国内的《参考消息》报道了这一新闻,忆起当时的场景,曾成伟形容道:“成都的琴人们看到这一消息,就像听到街头卖报的报童们此起彼伏的号外号外声,非常激动。

 

究其原因,成都这个地方,古琴的土壤是很肥沃的。得益于长期深厚的古琴文化浸润,成都锦江琴社算是全国最早恢复的一个琴社组织,而在全国还没有开始统一的古琴考级之前,四川于1999年率先开始举办古琴考级,有浓厚的学琴弹琴氛围,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地发生。

 

曾成伟的第一次个人独奏音乐会是在香港。

 

时间回到1989年,曾成伟录制了他的第一盒古琴磁带,当时国内发行磁带的古琴演奏家只有两三个,等到曾成伟的古琴磁带推出后,销量非常可观,他欣慰地笑道:“好多老人现在都还存着这盒磁带。


蜀琴

 

1995年,香港雨果唱片公司找到曾成伟,打算为他出一张古琴唱片,并在1997年唱片出版时,邀请他到香港举办个人独奏音乐会,第一场音乐会算是很成功的。也正是这次演出的成功,开启了曾成伟古琴弹奏的新阶段。

 

当时北京音乐厅的工作人员听说曾成伟去香港开音乐会,连忙邀请道:“那我们请您来北京音乐厅演出吧。就在这次受访的前一天,曾成伟还在和老友感叹:“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时值北京音乐厅最红火的时候,一年下来有四百多场演出,能以一名古琴演奏家的身份受邀前往,这让曾成伟倍感荣幸。

 

19978月,曾成伟和北京音乐厅签下了合同,定下演奏时间为199824日。从签下合同开始,曾成伟每天早晚各练习一遍曲目,除此之外,他还坚持游泳和跑步,即便是寒冷的冬天也不例外,一个人在台上表演两个小时,还是很费劲儿的。曾成伟跟爱人开玩笑说:“我像运动员备战奥运会一样,一定要努力把身体状态调整到最佳。


曾成伟工作室一角

 

他记得很清楚,“24日,大年初七,立春,曾成伟在北京音乐厅顺利完成了又一场个人独奏音乐会,一场下来,真好!”这份满足不只有他一人觉得,北京音乐厅总经理在演出圆满结束后对曾成伟说:“曾老师,我年年都请你。当真,曾成伟连续四年都在北京音乐厅演出,他打趣道:“这样我就过不好年了。阖家团圆的日子里,我一个人在北京音乐厅连续四年独奏。

 

2003年,曾成伟在香港文化中心举办了一场个人独奏音乐会,时隔近十年,2012年曾成伟到香港演出,香港文化署的工作人员亲切地说道:“曾老师,我们好久都没有邀请你了。紧接着2014年,曾成伟受邀在香港开了两场独奏音乐会。

 

他有这样的自信和底气。一个地方请你一次是运气,第二次请你,那就是水平了。

 

2009年,曾成伟的儿子曾河获得中央电视台民族器乐电视大赛古琴中青年组银奖,第二年,上海东方艺术中心邀请曾成伟父子举办音乐会,曾成伟对儿子曾河说:“我们凡是到一个地方,肯定是这次请了我们,下次还要请的。果然不出所料,之后六年间,他们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了4场。


曾成伟在弹奏古琴

 

所以说,一定要有高超的技艺水平,还要和人友好相处。讲到这里,曾成伟谈到一件趣事。第一次去长沙音乐厅演出时,旁边的工作人员对他很是尊敬。时值长沙音乐厅艺术季,国内外知名音乐家云集。曾老师,您到这间休息,维也纳爱乐乐团指挥家梅塔在这里休息过。曾成伟回答很是干脆,你们不用管我,飞机到了你们把我接到酒店,排练的时候来接我,再把我送回酒店就可以了。全程没有一点儿架子,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弹琴人。用四川话来说,没那么多过场。

 

操缦五十年,深谙似流水。虽然和曾老师接触不过1小时,但我和同事都深深感受到他对古琴的热爱,和因为这份热爱散发出的无限神采。曾老师欣然接受了我们的请求,为我们演奏了《流水》片段,至滚拂起段,极腾沸澎湃之观,具蛟龙之势,息心静断,宛然坐危舟,过巫峡,目眩神移,惊心动魄,一曲听罢,酣畅淋漓。

 

就在采访的几个小时前,长沙音乐厅给曾成伟打来电话,发出邀请的讯息。前几年去过两次,今天又打来电话,预计下个月12号在长沙音乐厅演出。

 

那您又要练琴和锻炼了。”“是啊。曾成伟笑道。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