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人文 历史和文化 查看内容

塾师之雄,川西夫子——刘沅的一生

2022-7-6 16:27|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24354| 评论: 0|原作者: 彭钰惜|来自: 看四川杂志社

摘要: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生生不息,历代圣贤薪尽火传,绵绵不绝。以儒家为主流的传统文化始终是中华民族所特有的精神标识。纵观中国思想史,从先秦诸子、两汉儒学、魏晋玄学、南北朝隋唐佛学、宋明理学、清代汉学至现代新 ...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生生不息,历代圣贤薪尽火传,绵绵不绝。以儒家为主流的传统文化始终是中华民族所特有的精神标识。纵观中国思想史,从先秦诸子、两汉儒学、魏晋玄学、南北朝隋唐佛学、宋明理学、清代汉学至现代新学,就影响而言,形成了以儒为主,儒释道三家并存且相互影响的文化格局。

 

著作《槐轩约言》


四川清代儒学杰出代表人物,集思想家、教育家、慈善家、儒学大师于一身的刘沅先生家学渊源深厚,其先人深明易理,先生传承祖学并得明师指授,毕生潜心于圣贤之道,终得孔孟之真谛,悟三教之至理,在理论方法和学术体系上自成一家,形成了一个知心孔孟圣学,会通三教精微,折衷先儒学说,影响长江南北,兼及海外,名震当世,世称刘门”(此称刘门是如孔门、程门的学术团体)槐轩学说

 

任何一个学说的兴起与传播都离不开其背后的人的努力,既然讲到槐轩,就不得不谈谈槐轩学说的创始人——刘沅。槐轩学说的产生,得益于深厚的家族背景及良好的学术环境。以刘沅为中心,上溯至远祖刘朝弼,凡六代;下及于曾孙刘伯谷,凡四代,刘氏家族的学术文化传承前后历时两百余年。


刘沅家族明末迁居双流

 

明末迁蜀 定居双流

 

刘沅先世祖居湖北麻城孝感乡,远祖刘朝弼(字棐忱)为了躲避乱世,于明正德、嘉靖年间举家迁徙来到蜀地,定居在四川眉州南隅岷江之畔。高祖刘坤(字后菴),在四川眉州蟆颐山下中坝长洲,以教授五经课徒为业。明末清初战乱不断,刘坤一家从眉州搬到峨眉躲避战乱,后因家口繁衍又移居到双流县云栖里。槐轩学说的创始人刘沅就出生在这里,至今尚有部分刘氏族人居住在此。刘沅曾祖刘嘉珍(字玉函),年少的时候体弱多病,尤其喜欢研究典籍,不追求功名利禄,独自过着淡泊名利的生活。祖刘汉鼎(字君谟),对父母恭敬顺从,品德高尚,而且文武双全,喜欢阅读汉书,写得一手好字,著有《易蕴发明》一书。刘沅的父亲刘汝钦(字敬五),自幼承袭家学,通达事理,精通《易经》,壮年时从军,曾经追随岳钟琪(清朝中期军事将领),参与金川战役,后退伍还乡,深居简出,以开设课堂教授子孙为乐。


刘沅七十岁自题画作

 

科举登仕 辞官为师

 

刘沅就成长在这样一个耕读不辍、人才辈出的书香门第。刘沅是入川后的第七代,第七代在双流只有两房人,一为兄长刘濖(字芳皋),一为刘沅(字止唐)。刘沅幼年体弱,但聪敏好学,七岁能文,有神童之誉,与兄长刘濖就读于家乡云栖里中元寺私塾。时有古惇(字鹤峰)先生辞官在家乡板桥文昌宫开馆授学,刘氏兄弟因慕古惇先生道德文章,遂往拜其为师,成为古惇最器重的门徒。即使若干年后,刘沅弟兄虽早已跻身士林,仍不忘故乡山水,重经板桥时,留下多首怀念求学时代生活的诗。

 

其中一首最为脍炙人口,诗曰:“归雁声中去路遥,读书事业壮怀飘。八千里外多知己,三十年前旧板桥。曾向鸡群留雪爪,更无凤侣共云霄。此来惹得江山笑,前度儿郎发已凋。双流黄水板桥梓文昌宫西墙,曾有一通高约一丈的大石碑,上面镌刻有列传儒林刘止唐弟兄读书处”(清翰林伍肇龄书)十二个鎏金大字,光灿夺目。

 

刘沅17岁考中双流县庠生第一名,20岁选为明经,21岁选拔为贡生,24岁中举人,可谓年少成名。但刘沅的仕途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在他25岁、27岁、28岁时,三试春官,荐而不售。刘沅三次参加会试失利之后,刘沅念母老家贫,遂绝意仕途,先后在云栖里和南门三巷子潜心治学,教授弟子,侍养母亲。刘沅一生始终没有做过官。《国史馆本传》记载,清朝曾委任刘沅先生当知县,刘沅没有就任,后改授国子监典薄,但时间很短。


刘伯谷寄语后生读书明理的道理

 

拜师问道 修身养性

 

清嘉庆元年(1796),刘濖中进士出任翰林院庶吉士散馆,刘沅与其兄作伴北上,弟兄二人途经陕西紫柏山留侯庙时,刘沅遇到了他一生当中的第一个奇人——隐居于此的静一道人。静一道人与刘沅相谈甚契,为他讲解了修养之道,临别还以吕纯阳所注的《道德经》相赠,刘沅讶其与吾儒同,发现道家养生与儒家修养之道颇有相通之处,初步窥探到两者之间千丝万缕的学术联系。这次巧遇,可以说为刘沅一生的学术道路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刘沅日后留心道学,自成一说,在学术上开辟了一条以儒为宗,旁及佛道的道路。

 

刘沅在京逗留期间,家中发生两起悲愤之事,先是其兄刘芳皋第二子死去,接着自家坟地被豪邻侵占,母亲因此忧愤发病。刘沅不顾旅途劳顿,急忙返家,因奔忙操劳,诸事不顺,加之苦读使体质孱弱,导致身心疲惫不堪,病卧床榻。

 

嘉庆二年(1797),刘沅偶然在本地彭家场集上遇到一位卖药老人,形容殊异,心爱敬之,求示延年之方,老人就是野云老人李果圆。野云老人给了刘沅治病药方,还向他阐示仁者寿,大德必寿”“人生自有长生药等圣贤之言,嘱咐他存心养性”“返而求诸身心可也。刘沅见老者不凡,顿有所悟,遂拜其为师,自此在老人指导下服药调养,修身养性。不到两年,刘沅羸弱的病体完全康复,且日趋强健。野云老人所传要旨为存神养气即存心养性,其实质是儒道两家性命修养之学的融合,刘沅身体力行,颇有成效。

 

嘉庆九年(1804)初夏,与刘沅朝夕相处的野云老人辞去,其间教导刘沅将近八年。此后刘沅励志勤修修身养性的功夫,身体日益健旺,可谓仁寿兼得。他感慨说:“回思平生,辛苦备尝,几如再世,使不遇野云老人,早归大暮。野云老人成了对刘沅一生影响最大的决定性人物,野云老人的思想也成为槐轩学说的重要思想来源并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天府文脉 家风传颂”主题文化展上展示的各国学者关于槐轩的著作

 

开馆授徒 创立学说

 

刘沅一生致力于授业解惑,一生教学近六十年,学生达数千人之多,弟子遍布西南和东南地区,世称槐轩学派1786,刘沅先生开始在双流县柑梓乡三圣村(旧名云栖里)讲学训徒,至1807年搬迁至成都南门淳化街自建房屋,新立门户。因为云栖里旧宅庭院里有一颗近二百年的槐树,搬家之后纯化街新宅院中又有三株老槐树,浓荫掩映,雍穆恬静,刘沅先生于是沿用双流老宅书斋名曰槐轩。此后,刘沅一直在成都淳化街设馆讲学,专心致力于学术研究和教育后学,直至八十八岁谢世。关于槐轩讲学的情景,先生在晚年所作的《槐轩记》中曾经描述道:“当日永天高,与诸生问难于槐荫之下,熏风徐来,白云在户,不知天壤间何劳为生也。

 

先生有教无类,教学报酬不计多寡,家贫学子,无钱一样可以就学。教学内容,除了传统经史书籍之外,还传授学生静养之道,以成己成人。常年求学的学生达三百人以上,前后师从学习的有数千人,刘沅也因此被誉为塾师之雄


刘沅在世时,其学术已经远播他省,被尊为川西夫子,其门生弟子遍布省内外,桃李满天下。其中,大弟子内阁中书刘芬(?—1894),字芸圃,在刘沅去世后成为传播槐轩学说的关键人物。福建人林鸿年(1805—1885),道光十八年(1838)任琉球国正使,官至云南布政使,归隐后任福建正谊书院山长,林鸿年把槐轩学说传入福建,影响遍及东南地区。被尊为医林圣手”“姜附先生的槐轩著名弟子郑钦安(1804-1901),亦因师从刘沅习文学医而卓然成家,成为近代伤寒学派代表人物、中医火神派鼻祖。此外槐轩著名弟子还有刘鸿典(1809-1884)、李思栋(1814-1884)、孙廷槐(生卒年不详),其下又各有弟子数百、数千不等,分别在四川各地传授槐轩学说。刘沅辞世后,其子及门人将他毕生著述详加整理考订付梓,总其名曰《槐轩全书》,刊行流布于世。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