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人文 蜀韵 查看内容

一花一世界川派盆景里的人间美景

2022-8-1 10:57|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11560| 评论: 0|原作者: 彭钰惜|来自: 看四川杂志社

摘要: 盆景源于中国,是中国优秀传统艺术之一。盆景以植物、山石、土、水等为材料,经过艺术创作和园艺栽培,在盆中典型、集中地塑造大自然的优美景色,达到缩地成寸、小中见大的艺术效果,犹如立体的缩小版山水风景区。人 ...

盆景源于中国,是中国优秀传统艺术之一。盆景以植物、山石、土、水等为材料,经过艺术创作和园艺栽培,在盆中典型、集中地塑造大自然的优美景色,达到缩地成寸、小中见大的艺术效果,犹如立体的缩小版山水风景区。人们常常把盆景誉为立体的画无声的诗。陆游曾写诗赞誉盆景:“翠崖红栈郁参差,小盆初程景最奇。”1972年在陕西乾陵发掘的唐代章怀太子墓甬道东壁绘有侍女手托盆景的壁画,是迄今所知的世界上最早的盆景实录。

 

盆景一般分为树桩盆景和山水盆景两大类。前者以树木为主要材料,又可分为观枝、观叶、观果和观花四类;后者较多地应用山石、水、土作材料,以水为主的为水盆景,以土、石为主的为旱盆景,水、土兼有的为水旱盆景。


 

中国幅员辽阔,由于地域环境和自然条件的差异,盆景流派较多。就传统的五大流派而言又分为南、北两大派,南派以广州为代表的岭南派,北派包括长江流域的川派、扬派、苏派、海派等。其中川派以成都盆景为代表。树种多为瓶兰、贴梗海棠、罗汉松、银杏、竹、梅等。川派盆景有着极强烈的地域特色和造型特点。其中,树桩盆景以蟠扎技艺见长,以展示虬曲多姿、苍古雄奇特色,同时体现悬根露爪、状若大树的精神内涵,讲求造型的节奏和韵律感,制作上以棕丝蟠扎为主,剪扎结合。山水盆景以展示巴蜀山水的雄峻、高险,和起、承、转、合、落、结、走的造型组合为基本法则,在气势上构成了高、悬、陡、深的大山大水景观。


白熊正在展示存在手机里的盆景作品 摄影 / 余永平

 

师从名家潜心悟道

 

李祥林作为川派盆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自十八岁起就师从川派盆景制作技艺国家级传承人周厚西,从草花栽培开始学起,到现在已经三十六年,李祥林依然热爱他的这份工作。我的名字里有一个林字,我就是注定要做这一行的。李祥林笑着说道。现在李祥林除了非遗传承人身份之外,还是成都武侯祠博物馆园林景观部主任,于是我们相约在武侯祠西门的办公区外边相见。下午两点,阳光正盛,远远看到到武侯祠门口,站着一位身材健硕、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我们互相看了看对方。李老师?”“对对对!”李老师露出亲切的微笑,快步走上来与我们握手。他的手掌温暖有力,带着劲儿。我带你们逛逛这武侯祠,给你们讲讲盆景。跟着李老师的步伐踏进武侯祠的大门,这里不同于隔壁热闹的锦里,而是给人一种庄严清幽之感。红墙黛瓦,绿树成荫,一进去就映了满眼绿色。李祥林带我们到了听鹂苑,这里是一个室外盆景展厅,一盆盆形态各异的盆景展现在眼前。川派盆景有许多技法,能制作出不同形态的盆景。


滚枝式盆景 摄影 / 陈文杨

 

谈及自己最拿手的川派盆景,李祥林滔滔不绝,理论上而言,岭南派,飘逸豪放;扬派,平整平稳;苏派,清秀古雅;海派,雄健精巧;而川派,苍古雄奇。他说,蜀中盆艺家,潜心悟道,细心体察,精研制作技艺,故而形成了独有的川派盆景造型格律与技法,以鲜明的技法和艺术特征,区别于其他流派。川派盆景主要有传统十大身法、三大技法,其中主干叫身,就像人的身材。技法,便是平枝势、滚枝势、半平半滚式三种盘扎的方式。同时,地域、人文、历史、气侯等厚重的天府文化底色和特有的原料、物种如砂积石、罗汉松、银杏等,成就了川派盆景这一流派。

 

李祥林指了指门口摆着的一左一右两盆罗汉松。像这两盆,就是平枝式。松树不大,一尺宽的花盆就能容下它。但它造型独特,松叶层层叠叠,根部盘虬卧龙显得苍劲雄奇。这树根和这树叶原本不长在一起,树根是我们上山找的老树根,年龄起码得有个两三百年了,也是一对儿。树叶是我们通过技术手段嫁接上去的,也养了几十年了。李祥林老师朝外边指了指,外边这颗和盆子里这个是一个品种。只见外边长着一颗近三米高的树,树枝细长,叶子也没有造型可言,与盆景里的罗汉松有着很大差别。盆景是一门时间的艺术,一棵罗汉松在地里一年的时间可以长得很高,但同样的品种要做盆景的话需要五到十年。除了高超的技术手段,李祥林认为盆景制作还需要十足的耐心,耐得住性子。


白熊盆景园一角  摄影 / 余永平

 

最初,师父要求我们天天除草,必须是蹲在地里干活,除了上厕所,一上午都不能起身。李祥林说,这是他们的基本功。那时李祥林有些不理解,为何师傅不教自己手艺。但突然有一天,喜欢看武打片的他发现,新人练功一般都需先从洒扫学起,这时他才领悟,功夫和盆景学习方式相通,需要先练基本功和人的耐性。李祥林回忆,在塔子山公园学习手艺时,常常中午吃完饭就干活。那时不追求报酬只是单纯喜欢这门艺术的他,对盆景植物的习性和养护有了深入了解。当时的塔子山公园是苗圃,没有制作盆景的条件,我们便自己创造条件,把风吹坏或人为损坏的树桩取回,用作盆景材料,一步步摸索。李祥林说。


川派盆景非遗传承人李祥林 摄影 / 陈文杨

 

一草一木融合创新

 

1999年的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刚满30岁的李祥林参与了四川《蜀风园》与新疆《西域情》两个园区的绿化施工与管理工作。《蜀风园》内陈设的两株川派代表性古桩银杏到现在还保留在昆明世博园内。除此之外,李祥林在成都武侯祠博物馆还做了很多创新性的艺术盆景、景观盆景工作。2000年,他用不到2个月的时间完成听鹂苑的庭园布置,溪流蜿蜒,错落有致。一块块原生态的石台连接起来就成了与周围环境浑然一体的展示台。“2001年,这里举行了一次全国性的盆景展览——‘蜀汉杯,那时候我刚到武侯祠任职一年。这些石头就是当年的展台,后来被留了下来,现在已经和这里的环境融为一体了。除了原生态的石头展台,人行道也是用小块的石板铺就,春夏间雨露丰沛,石板间就自然地长出翠绿的小草,为盆景园增添了一份野趣和生机。这里所有的规划李祥林老师都有参与。这里的步道虽然看似随意分岔,但实际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在什么地方可以分流,让动线更加完美,为旅客提供一个舒适的参观环境是非常有讲究的。随后,他开始全程参与锦里一、二期建设,将盆景、园林、景观和古建筑融为一体,将景观艺术与民俗文化街区融合,属全国首创,2022年锦里获首批国家级旅游休闲街区称号。2012年,在武侯祠群贤堂和孔明苑之间的空地造盆景园时,他充分利用地形与地貌筑土砌石,构成区域高地,平坦的地势有了起伏变化,又引入溪流,使整个武侯祠的水系相通。

 

四川特有的盆栽品种六月雪 摄影 / 陈文杨


对于李祥林而言,打造盆景,不仅只关心手中的花石草木,除了传统意义上的川派盆景制作技法的精进,更要让盆景走进城市,提升公园城市的生活美学。李祥林说道:“我是川派盆景制作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要怎样传承?除了培养一些技术性的人才,把自身本职工作盆景做好以外,还要把眼光放长远,把思想放大,要把盆景融入到景观,融入到我们现在正在建设的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当中去,这就是我想打造的大盆景。

 

说着我们走到了一处流水潺潺的池塘边,这里的景色别致,小桥流水。这桥也有讲究,前面那座是拱桥,这边就修成了水中的石阶,错落有致,可谓一步一景。右边一座亭子引起了我的注意,吸引我的并不是它的造型多么的独特,而是在它的上方有一顶翠绿的帽子”——紫藤花。到春天四五月份,花开的时候特别的美,淡紫色的紫藤花垂吊下来,像紫色的瀑布。我已经有将近十年没有来过武侯祠了,这里的景色让我感到有些震惊,武侯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美了。从爬满紫藤花蔓的亭子往前没两步,又见到一处由山石拼接而成的假山,周围草木点缀,流水潺潺,草木与流水的柔美遇上石头的凛冽,自然之美油然而生。李祥林带着我们继续往前走,走进一条幽静的小道,小道两旁是一片茂盛的竹林。竹林边的小院子题有对联:“半遮竹影摇幽翠,时有惠风来素香。走过小巷,走过一扇石门,豁然开朗眼前见到的是一片荷塘。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6月初天气好的时候能见到朵朵粉色荷花从翠绿的荷叶中钻出来。


将盆景融入园林 摄影 / 陈文杨

 

李祥林每天早上八点都会依照惯例来园子里逛一圈,端详这里的一草一木,就好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每到刮风下雨,他都会很紧张,生怕刚长好的新芽被风吹断了。李祥林到现在还记得,2000727号晚上,一场罕见的暴风雨肆虐蓉城。武侯祠被风雨刮倒的树木多达一百四十八棵。我们第二天六点钟不到,就赶到武侯祠了。这一棵古槐树,被一道惊雷从上而下劈成了两半,倒在地上。李祥林指了指面前这棵槐树,上面犹见焦黑的雷痕。但就算像这样奄奄一息,在李祥林和同事的悉心照料下,这棵上百年的槐树还是重新焕发出了生机,吐露新芽。风里雨里,李祥林用自己的热爱浇灌着这里的一草一木,不管是盆景还是园林都在李祥林的管理之下充满活力。



李祥林为我们展示滚枝式制作技巧 摄影 / 陈文杨

 

走出国门魅力无限

 

川派盆景的魅力当然不仅限于武侯祠,千里之外的加拿大,也有一位深爱川派盆景的老外”——白熊。白熊本名查德·辛克莱尔,出身于加拿大温哥华一个充满艺术氛围的家庭。2003年他从加拿大来到中国,在成都见到了以苍劲雄奇著称的川派盆景。他当即决定留在成都钻研盆景这门技艺。当年,四川并没有会英文的盆景老师,他就到处逛公园,百花潭公园、望江楼公园、武侯祠、杜甫草堂等,都有他的足迹。见到好看的盆景,他就驻足观赏,开始研究如果是自己会如何制作这盆盆景。2018年,应当地政府邀请,白熊与太太来到崇州严家弯湾成立了自己的盆景工作室——白熊盆景园。周末的时光在盆景园度过已经成为了白熊一家的习惯,每个周末,他都坐在自己的院子里,享受阳光,品中国茶,欣赏每一盆盆景。看到稍有不满意的作品,白熊便会拿起工具进行修剪和再创作,直至满意为止。有了自己的盆景花园,他的生活目标和方向更加明确:从此,自己的人生将与盆景为伴。


古槐再生记 摄影 / 陈文杨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小小的盆景浓缩了人间美景,放眼望去,我们何尝又不是景中人呢?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