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人文 历史和文化 查看内容

推十合一为士——刘咸炘与《推十书》

2022-8-1 11:20|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11163| 评论: 0|原作者: 编辑:刘开军/ 彭钰惜 |来自: 看四川杂志社

摘要: 子曰:“推十合一为士。”刘咸炘将自己的书斋和著述总集取名“推十”,便是此意。《白虎通》中道:“通古今、辩然否、谓之士。”士在这里的定义为:能通晓古今历史,能分辨对错是非,这样的人就可以说是士了。刘沅家族 ...

子曰:“推十合一为士。刘咸炘将自己的书斋和著述总集取名推十,便是此意。《白虎通》中道:“通古今、辩然否、谓之士。士在这里的定义为:能通晓古今历史,能分辨对错是非,这样的人就可以说是士了。


刘沅家族明末迁居双流

 

刘沅之孙刘咸炘所著《推十书》内容涉猎广泛,学术价值极高,于中国古代文学、历史、地理、哲学、教育学、校雠、版本、目录、民俗、宗教、方志学、文字学、语言学的研究均有建树。刘咸炘(1896—1932),字鉴泉,别号宥斋。四川双流人,出生于成都纯化街儒林第祖宅。他天赋聪慧,除幼得父兄之教外,未入学校,全靠自学。刘咸炘五六岁时,先后从兄咸荥和父亲学习。1914年父梖文(字子维,刘沅第六子)卒,就从兄咸焌(字仲韬)学。咸焌在本街延庆寺内设明善书塾(1918年更名尚友书塾)。关于刘先生的幼年学习情况,朱炳先同志写过一篇传略,有翔实的记述:幼绝聪慧,初学步即喜书,四龄即常问难于父。五岁,日窥鸡群,仿前人弄笔,仿作《鸡史》。早随从兄咸荥学。未几,咸荥语人曰:“四弟聪慧异常,所问辄涉深博,吾不能胜任教事也。于是其父乃身任教事,暇则听其自修。平日最喜翻阅书籍,日恒由书斋抱书数十册入内楼,阅竟复送归书斋,出入往返,日常数次。时仅九岁,族人戏谓之老秀才。太夫人笑比为陶侃之运甓而忧其杂泛无成。其父曰:“老四自有用地,不必为之过虑也。

 

刘先生一生短暂,经历简单且充实。他主持尚友书塾,直到逝世。治学成绩既大显,先后受聘为敬业学院哲学系主任、成都大学及四川大学教授,还被聘为四川省通志馆校理。这些工作和职务,都与他研究的学问是分不开的。他教学深受欢迎,往往教室满座,门窗外还拥挤着旁听的人。他在1924年把编写定稿的《蜀诵》送请通志馆馆长宋育仁,宋育仁读后即将稿本交全馆人员传阅,认为极有价值,可作撰编通志的范本。著名历史学家陈寅恪在抗日战争时期来成都华西大学讲学,到处搜访购买先生的著作,认为先生是四川最有识见的学者。诸人评论,足见刘咸炘在当时杰出学者心目中的地位。刘咸炘学思独运,学术遗产丰厚,识见高远,被誉为天才学者。





刘咸用几种字体书写的《槐轩入门条戒》 

 

刘先生做学问很专诚,稳扎稳打,从来不乱步法。他抱有经世致用的宏愿,说他的理想是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庶乎近之吧。他甘愿坐冷板凳,从不贪图仕进,这是有事实可证的:北伐胜利后,吴佩孚入川,想搜罗人才东山再起,曾约刘先生晤于成都草堂寺。刘先生和吴只谈学问,不涉政事。1930年刘湘约刘先生任21军秘书长,亦婉言相谢。可见先生隐居求志,具有淡泊和宁静的素养,以学为乐,不同流俗。他的生命十分短促,但他的《推十书》网罗四部,沟通中西,构建起一套推十学学术体系,自成一家。从此一端不难看出:他在治学上获得卓越成就,不只是源于秉赋聪慧,实在于其具有自强不息的精神和条理谨密的办事才能。

 

刘咸炘先生的学术来源有三:一曰槐轩(刘沅),一曰实斋(章学诚),一曰西学(要在西方哲学思想)。而以国学为内核,以西学为参校。《推十书》,乃其平生论著的总集。该书深入中国学术根底,融通西方学术思想,生发文化自觉,执两用中,推十合一,创新学术。


刘咸炘 

 

刘先生长期居住成都,活动范围很小。过去成都人戏称见闻狭隘的知识分子,称作牛市口这边的学者。据闻他曾对人谈笑说:“我倒真是牛市口这边的人。”1931年他才西游青城山,并南下嘉、眉,游了峨眉山;次年,再北游,登江油的窦圌山,还观赏了剑门雄关。但竟因旅游冒暑染疾,归家后于农历八月初九咯血而殁。

 

刘先生正当学术丰收的盛年而溘逝,自然是令人惋惜的。但如同他在《内书·人道》中的一段文字写道:“能尽其性,死生无殊。......永生者,死亦然,生亦然,故曰齐生死。刘先生为研究和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已经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可谓能尽其性,实已取得永生的价值。逝世60余年后,他的遗著《推十书》有幸影印再版,2009年,《推十书》(增订全本)二十大册问世,使得更多的人能够阅读和进一步研究,从中获得教益,或许这就是纪念这位百科全书式学者最好的方法。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