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智利人在成都 ——乐瑶与蓝海

2022-8-1 15:17|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10271| 评论: 0|原作者: 维娜|来自: 看四川杂志社

摘要: 见到乐瑶(Daniela)是在一个仲夏的午后。坐了二十站地铁来到她居住的小区,都有些犯困了,所幸走出地铁站太阳被云层包裹了起来,偶有些许凉风吹来,甚是舒爽。在这一天之前,我们只能算作网友,在微信简单了解了彼此 ...

见到乐瑶(Daniela)是在一个仲夏的午后。

 

坐了二十站地铁来到她居住的小区,都有些犯困了,所幸走出地铁站太阳被云层包裹了起来,偶有些许凉风吹来,甚是舒爽。

 

在这一天之前,我们只能算作网友,在微信简单了解了彼此的情况,之后就是根据她和她爱人的日程表,计划、约定可以见上一面的时间。在微信沟通,丝毫感觉不到乐瑶是来自智利的外国人。她回复消息速度很快,在我看来是外国人熟练掌握汉语最关键的特征——从组织语言到输出的速度跟我们母语是汉语的人相差无几,再加上她美丽的中文名字乐瑶,在见到真人之前都会有一种恍惚感——她真的是从智利来?


乐瑶、蓝海在茶馆喝茶

 

见面

 

乐瑶发给我的定位是小区的北门,而我却走到了南门。好在门卫大叔很热情,在扫过场所码、登记完基本信息后给我指了前往乐瑶所在单元的方向和小径。刚走到一半,迎面走来一位扎着高马尾、戴着墨镜、一袭运动短裙、手牵一只小型犬的身材高挑的女孩,小狗脖子上的小铃铛随着它欢快的步伐叮当作响。我们很快认出彼此,随后来到乐瑶的家里。

 

在来之前我曾想象过她家里的摆设、布置会不会具有智利特色——虽然我也不知道智利的家居装饰是什么样子——或许与我平日里见到的不一样就是智利特色吧。大概是我忘记了现代化这个词语,其实,当今世界人们的品味和审美日渐趋同化,不管在哪里,穿着、居住等生活方式似乎都大同小异。

 

进门换过鞋,还没落座,乐瑶就端过来一盘糖果——“快尝尝这个糖,是我妈妈从智利寄过来的。焦糖色的长方形糖果,放入嘴里咀嚼,浓浓的牛奶巧克力味道甜而不腻。正在我咂摸这糖果的滋味时,乐瑶去书房通知她爱人我们的到来。乐瑶的爱人蓝海(Omar),高瘦,短发,额前有刘海,高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相对减弱了浓眉大眼的硬汉感,倒是显得眼神更深邃,气质也很斯文。可能是在准备论文的原因,蓝海刚走出书房的时候神情都还有些严肃——或许思维还停留在作业上。

 

让气氛活跃起来的,是“Concepción”这个西班牙语词语,准确地说应该是城市的名称。我们聊到他们相识的城市,乐瑶说:“我不知道中文应该怎么说,你看是这么写的。经过好一番讨论和百度之后,我们都恍然大悟:!原来是康塞普西翁!


乐瑶和蓝海利用假期领略四川的壮美山川 

 

智利

 

在说到康塞普西翁前,我们得先聊聊智利。智利诗人巴勃罗·聂鲁达曾这样评价他的国家:“没有来过智利的人,就不会了解我们这个星球。智利位于南美洲西南部,安第斯山脉西麓;东邻玻利维亚和阿根廷,北界秘鲁,西濒太平洋,南与南极洲隔海相望。南北长4352公里,东西宽96.8—362.3公里。智利是世界上最狭长的国家,在地图上看起来就好像南美洲的裙边

 

智利矿藏、森林和水产资源丰富,以盛产铜闻名于世,素称铜之王国。铜储量、产量和出口量均为世界第一,已探明蕴藏量达2亿吨以上,约占世界储藏量的1/3。铁蕴藏量约12亿吨,煤约50亿吨。此外,还有锂、硝石、钼、金、银、铝、锌、碘、石油、天然气等。智利盛产温带林木,木质优良,是拉美第一大林产品出口国。智利渔业资源丰富,是世界上人工养殖三文鱼和鳟鱼的主要生产国。

 

狭长的地势和独特的地理环境形成了智利显著的气候差异:北部是常年无雨的热带沙漠气候;中部是冬季多雨、夏季干燥的亚热带地中海气候;南部为多雨的温带阔叶林和寒带草原气候。因而,从北部的沙漠地带到南端的冰川极地型地带,景色各具特点。

 

智利的首都圣地亚哥,位于智利中部,是进入智利的门户。在这里,19世纪的新古典主义风格建筑与21世纪的高楼大厦交相辉映,马波乔河与安第斯山脉相映成趣,餐厅、购物广场数不胜数,吸引着来自全世界的游客。圣地亚哥人口超700万,是智利工商业与金融中心。

 

而同样位于智利中部的康塞普西翁是智利第二大城市,始建于1550年,屡遭地震、海啸破坏,屡迁城址,1754年迁现址。康塞普西翁水利资源丰富,农业发达,煤矿占全国的90%以上。除此之外,康塞普西翁还以丰富的教育资源为人熟知,智利的许多高校就设立在此。

 

乐瑶和蓝海也是因为求学,在这里相识相知。


面包也是智利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食物

 

深造              

 

乐瑶大学一年级的时候认识了大学三年级的蓝海,他们很快坠入爱河。说到康塞普西翁,乐瑶最难忘的是风,生长在智利北部的乐瑶习惯了炎热干燥的气候,乍来到中部的康塞普西翁,大风吹得她无所适从,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收拾头发了。还有多雨的天气也让她有些难以习惯。而来自智利南部的蓝海,倒是没什么。他们一起学习,在海边约会,跟同学们在小酒馆娱乐消遣......大三的蓝海很快来到毕业、找工作的阶段,并在其他城市谋得一份差事,而还在校园的乐瑶因交换学习来到成都。

 

乐瑶在成都学习了一年,便深深爱上这座城市——它美丽、发展得很快,当地人热情、包容,还有令人垂涎欲滴的川菜......学习结束,乐瑶回到智利,顺利毕业,却面临和蓝海在不同城市工作的难题。那个时候我们刚结婚,不太愿意接受分别两地的现实。索性,乐瑶提议,我们一起出国留学深造吧!

 

但是去哪个国家呢?乐瑶当即提议:中国!

 

当时蓝海是犹豫的,他琢磨着:“中国也不发达呀,跑去能学什么?”用蓝海自己的话说:“我们受欧美影响比较多,平时新闻里也看不到关于中国的发展情况,偶尔看到的也是一些负面新闻,或者是贫困落后的画面。好在乐瑶在成都学习生活了一年,通过讲述亲眼所见扭转了蓝海的偏见。

 

很快他们申请到奖学金,2018年双双来到西南财经大学读研究生。乐瑶主修国际商务,蓝海主修发展经济学。来到成都的第一年,他们几乎就在校园和校外的家两点一线,全身心学习中文。拼音、音标、偏旁部首......在学习的初期,也会有着急得抓耳挠腮的时候。蓝海说他以前不戴眼镜,学习了一年的中文——由于看书学习时间太长——近视了。

 

好在有老师和同学从旁辅助,他们基本渡过了语言关,开始学习专业课程。但是在生活中依然会有令他们措手不及的时候。来成都不久,乐瑶去商店买东西,在用标准的普通话说出她需要的商品名称后,店主说:“没得!”(四川方言,没有。)“?她在说什么?我不是学会中文了吗?我为什么听不懂?”乐瑶心里直犯嘀咕。后来才明白,原来是方言,从那以后他们又多了一项挑战——在学好普通话的同时还要学会听懂四川话。当我问道,那来到成都将近第五个年头的今天情况有好转吗?乐瑶笑呵呵地说:“慢点说,我能听懂。


智利米饭

 

四川

 

入乡随俗,在掌握了语言之后,似乎会变得更容易。

 

虽然新冠疫情的全球性暴发,让出远门变得有些困难,但是好在中国防控速度迅速,在省内游玩不成大问题。初尝川菜,乐瑶和蓝海是在老师和同学的引导下入门的。老师带我们去吃饭,会给我们点不辣的,我们比较容易接受的川菜。蓝海说。就这样循序渐进,如今两口子对各式川菜名信手拈来——鱼香肉丝、宫保鸡丁、回锅肉、松鼠鱼、干锅花菜、京酱肉丝、干煸四季豆、虎皮青椒......说到这里,我还心存侥幸,火锅看来是不常吃的了,话音刚落,火锅啊?火锅我们在家里都煮的。乐瑶豪爽地说道。

 

当然也有过出糗的时候。乐瑶说,因为在智利很多人也都有喝茶的习惯,平日里基本都是喝红茶,温热水泡,而且会加一点白砂糖。成都众多的茶馆自然引起了他们注意。来到茶馆,第一关是点茶:素毛峰、花茶、菊花、苦荞,似乎跟在智利只有袋装红茶这件事差距有点大,硬着头皮点了素毛峰;第二关就是如何正确地品尝川茶了,茶端上来,很烫,乐瑶尝了一口苦涩难忍,随即跟老板要糖,老板先是不解:哪里有绿茶放糖喝的?说了半天,拿了冰糖给她。就这样,乐瑶和着冰糖喝了人生第一杯川茶。如果你问我,后来咋样了?那我会告诉你,就在今年年初两口子都去雅安采茶了,剩下的自然就不用多说了。

 

在我们聊到主食的时候,乐瑶说在智利,他们也常吃米饭。但与四川不同,在智利是把米、蔬菜倒入锅中,加水淹过食物,再加点盐直接开火来煮。煮出来的米饭颗粒分明,不会太软糯,混合着蔬菜香是另一番味道。说到这里,蓝海从冰箱拿出了他煮的智利式米饭给我们品尝,虽然没有放蔬菜,但是有盐味的白米饭松软可口。还有蓝海的家庭自制面包,也是智利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食物。蓝海很贴心地在面包半月形切片的两端分别抹上了黄油和蜂蜜,脆中带韧的口感加上黄油的细腻润滑、蜂蜜的软绵甜蜜,唇齿留香。

 

在回去的路上,和同行的记者陈老师聊到他们家里的迷你麻将。要不是来采访我们就可以来一场,刚好四个人。陈老师说。嗯,很有可能是我俩输哦。坐二十站地铁过来打麻将输了,还是输给外国人。我调侃道。

 

乐瑶和蓝海在紧张地准备毕业论文,问到毕业后的打算,留在成都是选项之一。如果将来他们留下了,麻将这一茬或许还真躲不掉。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