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品味 生活 查看内容

青绿千载,只此一卷

2022-9-1 09:57|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31260| 评论: 0|原作者: 文/罗海韵 译/梁渝|来自: 看四川杂志社

摘要: 作为一部现象级的作品,《只此青绿》可以说是近期十分“出圈”的舞蹈诗剧,不仅上座率高,而且观众讨论度也很高。它既是一份穿越历史的对艺术家的献礼,也是一部礼赞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品,全剧不仅将内容聚焦于一件 ...

作为一部现象级的作品,《只此青绿》可以说是近期十分出圈的舞蹈诗剧,不仅上座率高,而且观众讨论度也很高。它既是一份穿越历史的对艺术家的献礼,也是一部礼赞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品,全剧不仅将内容聚焦于一件文物,更是以小见大地落点在具体的个人,娓娓道出王希孟绘制千里江山图的故事。北宋画家王希孟在《千里江山图》中使用了青绿山水画法,舞蹈诗剧《只此青绿》则以这部宏大而精微的作品为灵感,将青绿山水做拟人化、意象化的呈现。


角色“青绿”表演望月 


在时空的交叠转换中,在留白的审美意境中,象征文博人员的展卷人与王希孟借由画作进行交流。青绿山水端庄而静穆,在展卷的过程中,刚柔并济的青绿群舞融入士大夫的精神。《千里江山图》的层峦叠嶂化为舞者不同动作的高低错落,随着音乐每一次的起伏变化,穿着长裙的舞者最终以意象化的方式入画,她们的婀娜多姿化成长卷里渐变的青绿山水。王希孟呕心沥血地绘出《千里江山图》,为世人献上一份珍贵的艺术瑰宝,《只此青绿》则让观众看到历史长河中永恒的艺术审美价值,这份笃定来自艺术家和传承人对文化的坚守。

 

编导的痴迷与用心

 

在舞蹈诗剧《只此青绿》中,颇具镜头感的舞台呈现带领着观众览尽长卷的形成,让观众隔了千年之后回望《千里江山图》,依旧能感受到跨越时代的力量。导演韩真认为,舞剧的抽象性能带给观众无声的、开阔的想象力,每一场的舞剧都是鲜活的肢体艺术,许多观众走进剧场,会发现舞蹈的语言和音乐的属性已经构成完整的艺术。舞蹈肢体的艺术空间与绘画、音乐的世界一样辽阔,能让创作者拥有许多发挥的可能性,像青绿这样非常写意的设定,正是因为被创作者赋予了肢体语言的特性,才可以成为《千里江山图》里抽象的画符。

 

韩真认为舞蹈恰恰打开了观众和舞台相连接的感受力,这种非语言类的艺术门类很可能会在未来走向世界舞台,尤其是在传统文化席卷起热潮的当下,有更多年轻人愿意怀着一腔热情走进剧场感受传统文化。作为真诚而专注的创作者,韩真导演也带着强烈的热爱进入编创的过程,她相信她和年轻观众在内心深处是没有代沟的,没有代沟才能真的让舞台上和舞台下没有距离感。

 

当韩真导演讲述自己内心关于《千里江山图》的故事时,她觉得讲述的核心是她能看到和感受到的人,如果观众看到的也是人的情感与人的经历,那么创作者与观众就很容易达到共鸣。她和导演周莉亚创作《千里江山图》这样厚重的题材,首先就把自己代入到展卷人这个角色中,让动态化、意象化、拟人化的意象激发出内心的情感。展卷人既是创作者的眼睛,同时也能和年轻观众产生共鸣,两位编导所有的好奇、所有的小心翼翼,还有那种一步一惊喜的内心世界,都通过展卷人这个人物形象来进行表达。


王希孟在交错的时空中

 

在《只此青绿》全国巡演的历程中,韩真导演记得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展卷人最早的扮演者稍微年长一点,很像一个故宫博物院的资深研究员,这时候观众会感觉这个人物像兄长、像老师。当更年轻的舞者扮演展卷人的时候,观众可能会觉得他像朋友、像同学,他也可能是刚入职的职场新人,但他和普通人一样怀着热爱去研究书画。正是这种随时换位的代入感,能唤起普通人真实的情感。

 

许多观众会自发地研究宋文化,这种痴迷和创作者的心态是很相似的,因为韩真和周莉亚在排演这部戏的过程中,也慢慢地揭开了笼罩在北宋时代之上的轻纱。两位导演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热爱,但她们同时也希望尝试不一样的题材,带给观众不同的观点和感受。她们之前创排过叙事性强的《永不消逝的电波》,选用了探戈音乐的主题和赋格(一种复调音乐体裁)的手法,而在《只此青绿》中选取传统文化主题,以中国古典题材突破传统剧构法,实则是避免作为创作者的自我重复,也将中国古典舞中贵柔主静的特点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完美结合。

 

在静态山水升级为动态交响的核心舞段中,《只此青绿》的视觉化颠覆了观众传统的认知习惯,生发出以诗意画境为核心的分章结构,同时又契合了移步换景散点透视的中国美学精神。作为有无限拓展空间的文化符号,《千里江山图》脱离了叙事性的束缚,在舞剧中成为年轻编导敏感触觉和前沿理念的载体,从古典的丹青山水里焕发出亮丽的青春气象。由一幅山水画中生发而出的《只此青绿》,体现出编导将画作之美转化为舞台之形的探索,以视觉文化符号为起点的编创思维顺应了新时代的潮流,而那一抹色彩鲜明的青绿洋溢着青春气息,又与古风潮流相互呼应、毫不违和。


导演韩真和周莉亚接受媒体采访

 

演员的全情投入

 

饰演王希孟的张翰聊到他对角色的理解,破碎感不足以来形容这个少年,那只是王希孟性格上的某一面。在关于王希孟的记载中,有几句话是:“希孟年十八岁,昔在画学为生徒,召入禁中文书库,数以画献,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诲谕之,亲授其法。不逾半岁,乃以此图进。上嘉之,因以赐臣京,谓天下事在作之而已。其中最重要的一句是数以画献,未甚工,王希孟屡次给徽宗献画,徽宗都不满意,张翰常常去体会王希孟未甚工的心情。这不仅是他研习历史的功课,也是他代入情绪去理解人物的准备工作。

 

在张翰的理解中,王希孟是一个不被认可的少年,他的指导老师是宋徽宗,只要老师不满意他的画,他就会反复修改、重画。王希孟是有天赋的,正因为他有天赋,又不是一帆风顺的,所以他才能用不到半年的时间画出《千里江山图》这幅长卷。张翰也用这种未甚工的心态去磨炼自己,他相信王希孟有一种坚韧的精神,因此他也会调动自己的情绪,为一个动作练习上千上万次,用最饱满的状态来迎接每一次演绎。不管是流泪还是欢笑,张翰都会揣摩王希孟在同样情景下的心理,用同样坚韧的态度去面对排练中的种种辛苦。


绘画中的王希孟

 

《只此青绿》脱胎于《千里江山图》这样一个流传千年的艺术作品,而画家王希孟是整部剧的核心人物。为了更好地进入剧本中的情境,张翰花了两个月时间专门学习青绿山水画,研究如何刷胶矾水,如何在绢本上实现勾皴擦染点的技法。每次学画他都要一动不动地画四个小时,最后连笔都握不住了,但他希望通过学习画画来想象王希孟每天在干什么,每次拿起笔时在想什么,天冷的时候怎么画画,晚上光线不好的时候怎么画画。那段时间,张翰买了1∶1的《千里江山图》画卷,每天晚上都对画卷爱不释手,用毛笔轻抚里面的每一道晕染、每一缕波纹,把自己当作王希孟来琢磨绘画。临到睡前,他还会读北宋的历史,以及讲青绿山水画和《千里江山图》的书。

 

主创团队里的每个人都充满情怀,他们要用切身的奉献去做传递文化的使者,表达对手工艺人和传统文化守护者的敬意。故宫的老师和国家文化和旅游部非遗司的专家每个月都来给他们上课指导,从制墨的工序到制笔的细节,他们都做得非常考究、非常专业。作为四川籍的演员,孙根在剧中扮演磨石老人这一角色,那个老人就像《那山那人那狗》中的老人一样,一辈子只做好这一件事,就是上山采石、磨石。由于剧中磨石老人的年龄和他的年龄有很大出入,他必须得从生活中去揣测一些真实的细节,才能细致入微地诠释和还原这个角色,他在排练期间查阅了许多资料,包括请一些国画方面的专家来指导自己。经过一番认真的学习和琢磨,孙根体会到《千里江山图》的文化底蕴,这对他的舞蹈生涯来说是一种磨炼,对他来说也是一次成长,而他的初心是将优秀的作品呈现给家乡人民。

 

未来的舞剧标杆

 

《只此青绿》团队非常感谢域上和美集团的参与,作为一个有担当、有责任感的企业,域上和美愿意给予《只此青绿》以艺术支持,已经体现出企业对文化的热爱。作为一个四川文化企业,域上和美集团做过很多演出,对市场的风向和观众的喜好非常了解。主创团队能够得到企业的支持,同时也能感受到成都市场的良好反馈,以及公众对文化艺术作品的极高关注度。导演周莉亚希望带给观众更多不同的欣赏感受,她提到《只此青绿》的电影版本正在筹划当中,往后还会有《只此青绿》的文旅项目驻演版本,她相信这些不同的版本不只是复刻,而是每一个版本都有多样化的可看性,带给观众不一样的视觉享受。


“青绿”垂思

 

虽然《只此青绿》在国内大受欢迎,但韩真导演认为主创团队应该保持谦虚谨慎的态度。观众的喜爱对创作者接下来的创作有促进作用,《只此青绿》的市场效应也给予创作者未来更大的信心,只有观众接受和喜爱创作者的作品,这个作品才会有更加广阔的未来。市场对于任何门类的艺术创作都有良性促进的作用,我反而没有考虑《只此青绿》为什么出圈,而是考虑它挖掘出了怎样的文化属性,以及团队在创作的时候树立了怎样的标准,这个标准在未来的创作中是不会降低的。我相信在任何一次创作当中,必须先把诚意写进你的心里,才能够交出一部好的作品。观众则是最真诚的群体,他们踏进剧场的那一刻,就会感受到创作者是否有诚意。韩真这样说。

 

四川作为一个文化大省、艺术大省,非常有必要引进一些优秀的作品,让更多的人来近距离感受优秀的艺术。《只此青绿》里包含着非遗文化,和四川的蜀锦也是完全契合的,能展示古蜀大国以及成都本土的文化。《千里江山图》中的石青、石绿历经千年而未衰,即使在幽暗的环境中依然泛着宝石的光芒,《只此青绿》既是为《千里江山图》而作,也是为中华五千年文明而作。

 

《只此青绿》在成都加演数场,对于主创团队里的演员而言,这既是耐力和体力的挑战,也考验着他们对角色的把握程度。它之所以引起超高的关注度,与每一位站在舞台上的舞者密不可分,他们将最饱满的情绪献给了自己所扮演的角色,用最大的诚意向中国传统文化致以敬意。对于四川乃至全国而言,《只此青绿》都是一张具有历史沉淀感的文化名片。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