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看四川双语网站 首页 品味 生活 查看内容

你将在何处遇见普拉多

2022-9-9 15:46|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28846| 评论: 0|原作者: 韩笑尤|来自: 看四川杂志社

摘要: 若藏品是博物馆的心脏,教育则是博物馆的灵魂。——《新世纪的博物馆》2021年7月,西班牙首都马德里“阳光景观街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街区里不仅有 ...

若藏品是博物馆的心脏,教育则是博物馆的灵魂。——《新世纪的博物馆》

 

20217月,西班牙首都马德里阳光景观街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街区里不仅有优美的自然风景,还有独一无二的艺术金三角区。

 

提起西方艺术,不可绕过西班牙。位于马德里阳光景观街区的普拉多国家博物馆独树一帜的非凡品味让其拥有独特的馆藏,摒弃百科全书式的追求,普拉多博物馆偏爱特定的艺术家,并倾力囊括他们的作品。这里珍藏了博斯、提香、委拉斯开兹等世界顶级绘画大师的作品,在以绘画为主的馆藏中也不乏优秀的雕塑、装饰艺术和纸上作品,颇具观赏和收藏价值。


《宫娥》 


成都遇见普拉多

 

69日,由普拉多国家博物馆和西班牙驻华大使馆、西班牙驻成都总领事馆和成都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共同合作的《地铁遇见普拉多博物馆》展览在成都地铁1号线、9号线和18号线的交汇站孵化园站开展。普拉多博物馆精选了29件最具代表性的馆藏,按时间顺序展出自文艺复兴时期至19世纪末期的作品,让地铁变成了一个移动的艺术走廊。

 

西班牙绘画理所当然地构成了藏品的核心。从12世纪马德鲁埃洛的壁画开始,跨越8个世纪的百花齐放,普拉多博物馆收藏了西班牙地区的近5000幅画作。在17世纪西班牙绘画黄金时代的画家中,迭戈·委拉斯开兹是一朵奇葩。其代表作《宫娥》与《蒙娜丽莎》《夜巡》并称为世界三大名画,现珍藏于普拉多博物馆。画作展现的是在位于马德里阿尔卡萨王宫的一个大厅里,玛格丽特公主四周围绕着一群宫廷仆人,站在画面右侧的玛丽·巴波拉与尼古拉希托·佩尔图萨托是负责照顾公主的侍女,贵妇领班、大厅深处的王宫宿务官何塞·聂托,画家本人则站在巨幅画布前执笔,玛格丽特公主的父母——费利佩四世和奥地利的玛丽安娜倒映在镜中。这一幅集体肖像对形体、空间和明暗进行了细致的处理,既呈现出西班牙王室家族的生活场景,也表达了委拉斯开兹的个人及艺术尊严。


《地铁遇见普拉多博物馆》

 

佛兰德斯画派是西方艺术史上巴洛克时期的重要艺术流派,普拉多博物馆中的佛兰德斯绘画大多源自皇家收藏。1581年,北方联省——即现在的荷兰脱离西班牙而独立,但南方地区继续归属西班牙统治,这便是彼得·保罗·鲁本斯活跃的主要地区,这位17世纪上半叶佛兰德斯的伟大画家曾两次造访西班牙,并为西班牙宫廷创作了大量作品。普拉多博物馆拥有90多幅鲁本斯的作品,在展出的《神话人物和村民的舞蹈》中,鲁本斯将农民跳舞的传统画面与古典田园文学中所多次描写的舞蹈场景相结合,舞者中有身穿传统豹皮、头戴常春藤冠的酒神巴克斯和赤裸着身体的半人半兽怪萨蒂尔。

 

馆藏的16世纪意大利绘画中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有拉斐尔、柯雷乔等。然而,包括丁托列托、委罗内塞等人在内的威尼斯画派才是当之无愧的焦点,尤其是提香,曾受卡洛斯五世及其子费利佩二世的委托完成了大量作品,其作品被纳入皇家收藏,也为之后的西班牙绘画奠定了基础。《查理五世在米尔堡之战中》是为了纪念1547年查理五世(1500-1558)率领军队打败新教联盟。作为基督教骑士和罗马帝国传统继承人,查理五世的双重身份在画作中得到了充分展现:皇帝手中的长矛既寓意用长枪刺死基督的百夫长朗基努斯和屠龙的圣乔治,也暗指凯撒的权力。


西班牙普拉多博物馆

 

尽管西班牙王朝与日耳曼民族神圣罗马帝国在哈布斯堡王朝时期联系紧密,但普拉多博物馆中的德国绘画作品的数量却很稀少。在为数不多的画作中,值得一提的是16世纪德国的标志性画家阿尔布雷特·丢勒的作品。阿尔布雷特·丢勒在不同时期都画过自画像,包括素描和油画,此次展览中展出的这幅自画像于1498年在德国完成。1494年,丢勒去到意大利,在那里,他看到了意大利伟大艺术家所取得的社会地位,受此影响,丢勒在这幅作品中将自己表现为一个穿着优雅的绅士。


地铁里匆匆忙忙的人群

 

地铁站遇见博物馆

 

普拉多国家博物馆在西方艺术发展史上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自1819年向公众开放以来,博物馆秉持着属于每一个人的理念,围绕馆藏作品推出一系列重磅展览。同时,这座拥有200多年历史的西班牙文化机构积极探寻、开展机构间的合作,致力于走出去、使艺术面对公众,其作品也会离开位于马德里的总部,走遍西班牙乃至全球各地——这便是遇见普拉多项目的初衷。

 

将博物馆搬到地铁里无疑是一个大胆而创新的举动。在上海,普拉多博物馆遇见地铁12号线龙华中路站,人们在往来繁忙的奔波中感受艺术的熏陶;在广州,普拉多博物馆遇见图书馆,打破传统的时间顺序,画作以新的空间逻辑与叙事方式见面;在成都,普拉多博物馆再次遇见,地铁可以是没有围墙的博物馆。公共艺术正在成为连接表达对象和受众的有机桥梁,用艺术潜移默化地培养着大众的审美认知,在助力城市美育建设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自画像》

 

随着城市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发展更新,在保障人们安全、便利出行的同时,地铁也成了城市的文化宣传符号,为成都的形象窗口增光添彩。在4号线非遗博览园站,脸谱、皮影、剪纸等非遗文化让人眼前一亮;3号线熊猫大道站,憨态可掬的熊猫形象妙趣横生;而在6号线建设北路站,站厅层的彩绘壁画连接着四川工业的过去与未来......充分挖掘璀璨历史与多彩艺术,使之与地铁线路相结合,一道道城市风景线从地下破土而出,焕发出城市文化新的活力与生机。


《视觉》

 

无论将在何处遇见普拉多,都无需诧异,驻足欣赏是最好的见面礼。西班牙驻华大使拉法尔·德斯卡亚先生说,这次展览意味着将普拉多博物馆数百年来陈列在展厅的杰作带到公众视野。把它们放在公众可以接触到的范围内,这样,那些经过地铁站的人们就会看到这些艺术史上杰出画家们的作品,他们会惊讶地发现这些珍品在这里,由此引发公众对这些作品的兴趣,对艺术乃至对西班牙的兴趣,这是我们所希望的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动力。这种将艺术品带出博物馆,并将其呈现在大众视野,带给每一个人的方式深入人心。


《税吏与他的妻子》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