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EN CH

阿坝之旅:聆听自然的乐章

2022-9-9 15:54| 发布者: 看四川| 查看: 37813| 评论: 0|原作者: 刘宇岑|来自: 看四川杂志社

摘要: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到节假日就躲进大自然寻觅一片净土成了一种潮流。7月初,在成都人民一致忍受不了酷暑高温的那段时间,我跟着主流媒体队伍,畅游阿坝。虽然路途跋涉,早出晚归,工作缠身,但置身于蓝天白云与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到节假日就躲进大自然寻觅一片净土成了一种潮流。7月初,在成都人民一致忍受不了酷暑高温的那段时间,我跟着主流媒体队伍,畅游阿坝。虽然路途跋涉,早出晚归,工作缠身,但置身于蓝天白云与碧水青山之间,全然不觉疲惫,甚至产生了度假的错觉。


黄龙五彩池自然风光

 

布瓦村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来到汶川县布瓦村。熟悉的碉楼、熟悉的村子、熟悉的院落顶棚上的葡萄架,仿佛回到了四年前。

 

2018年,当汶川的车厘子熟透了的时候,我第一次看见了真实存在的碉楼。黄石与黏土砌成的羌碉像支烟囱,高高地耸立在眼前。正逢布瓦村旧屋改造,碉楼内部还保留着原始的梯架,我们攀爬至碉楼的最高处,由于楼梯比较脆弱,村主任叮嘱我们小心。在最高处,可以俯瞰整个羌碉群落、山崖边的千年神树,还有那座历经劫难、浴火重生的汶川县城与穿城而过的岷江。


汶川县布瓦村碉楼 


四年后,我再也爬不了那座碉楼了,它成为了村落古朴与原始的象征,行使着身为历史遗迹不可被随意触碰的使命。此外,在村落的另一边,村民的李子园内,修起了长达30公里的林荫小道,这一条道路的修建,为村民的蔬果运输节省了大量成本。林荫小道的一侧盖起了小木屋,未来将作为民宿运营。如果你的耳朵很灵敏,还能听见盘旋在果园上空的老鹰的叫声,据村主任介绍,这是为了驱赶偷果子的鸟儿。

 

阳光、水分与土壤

 

盛夏的阿坝是水果爱好者的天堂。

 

每到一处,我们都有新鲜的果子吃,一路下来,我尝到了汶川的李子,茂县的苹果,松潘的甜瓜。水分充足、汁肉饱满、味道甜美是我对阿坝水果的美好印象。

 

日照、水源与土壤,是阿坝水果生长的硬件设施

 

阿坝的热与成都的热不一样。成都是闷热,在室外待上五分钟就开始满头大汗,而阿坝的太阳是直接炙烤人的皮肤,火辣辣的。

 

阿坝的水与城市水龙头里接到的水也不一样。在茂县赤不苏村原生态羌文化园门口的神龛内,山上的清泉从龙嘴里涓涓流下,这是羌民用来供奉土地神明所设置的。我用手捧着喝了一口清泉,尝到了甜。


药蜜谷

 

阿坝的土壤在水源充足的高原地区,滋养出了外地人一斤难求的松潘甜瓜,而在水源稀缺、人力不易抵达的高山地区,则种出了闻名全中国的茂县花椒。

 

今年的降水量比往年少,还缺一场雨,但茂县六月红花椒已经迎来了丰收。上山路途很艰辛,车轮贴着悬崖边开,颠簸让人心生恐惧。村民一边挖土坑一边说道:“高山的人民就是这么辛苦。那个土坑,位于花椒树间的圆心,挖好后,开始施肥。村民说,地下的树根蔓延到一米多外,在这个圆心给心脏施肥,天一旦下雨,肥料就会沿着血管输送至各个器官

 

见闻

 

第三天,在黑水县听见了一些好玩的事情。

 

作为见多识广的时尚达人,我怎么都想不到有一天,有人能想出打造核桃形状的民宿。这个项目在黑水县知木林镇维多村属于乡村振兴2.0计划中的一环,目前还未启动,但指日可待。

 

核桃是维多村的支柱产业。7月,翠绿的核桃树枝头挂满青色的鲜果。由于一般的核桃树过于高大,过去村里发生了好几起采摘摔伤事故,于是改良版的迷你核桃树被推广开来。

 

在黑水县沙石多镇冰山彩林沟的药蜜谷,小蜜蜂每天勤快地采蜜,过去我一直认为蜜蜂只采花蜜,但实际上,药材蜜也可以采。


羌绣

 

五加皮、瓦布贝母、高山羌活、秦艽,这些我听都没听过的、长得比人还高的中药材,供给小蜜蜂采蜜。药蜜谷今年预计产蜜320吨左右,产值超3200万元。

 

西格基是药蜜谷的技术专家,他说药材杆可以吃,我吃了,其实酸得很。为什么我们的味觉会有如此大的偏差,或许是由于西格基常年与蜜蜂打交道,频繁的蜂蛰让他比一般人都要钝感,那双沧桑的手一伸出来就让人心疼。西格基很想做直播带货,但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们建议他一定要让观众看见他的手。顺便还可以聊聊野黑熊偷蜜的故事。文案就像他们说的那样生动有趣:“摄像机记录下黑熊叼走蜂箱里的蜜的全过程,我们看到了,但是很无奈,不敢做什么,毕竟黑熊也是国家保护动物。

 

松潘

 

第四天上午,在松潘县高原现代农业产业园薰衣草基地,一眼望去,是无边无尽的薰衣草田。听讲解员介绍,有个女网友来这里直播,三天涨粉一万。

 

占地3000余亩的薰衣草花海,是九环线的一道独特的风景。每年薰衣草盛开时节,轻风拂过,紫色小花与风共舞,宛如成群紫色精灵蹁跹起舞,浓郁的花香引得蝴蝶与蜜蜂为之陶醉,成群结队采蜜忙。


酥油茶

 

周边的各大摄影机构也是竞相把薰衣草作为拍摄基地和宣传噱头,使得这里成了许多人拍写真和婚纱照的外景地,无形中为园区增添了一笔浓重的色彩。

 

午饭时间,我们去了牟尼沟的一处山庄。

 

我第一次见到粉红色的酥油茶,由于颜色太讨喜,忍不住喝了半壶。待茶冷却后,表面泛起一层凝脂,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喝的不是奶茶。还有用羊血制成的血肠,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血色的香肠。

 

午饭过后,开始享受午后时光。

 

五彩的经幡随风轻轻摇摆;象征着幸福的白塔与蓝天、绿地相互辉映,绘就美丽的自然画卷;同行女生和藏族小朋友围绕着白塔追逐玩耍......

 

牟尼沟就在不远处,下午我们朝着沟里走。

 

虽然牟尼沟不如九寨沟出名,但是她的美依然惊艳。

 

飞泻而下的瀑布层层叠叠,似玉环珠连。大大小小的瀑布,从高低不一的钙化台坝上跌宕而下,穿林奔泻,弹出的水花,腾起层层水雾,映出道道彩虹,活脱脱一幅千龙吐珠图。在阳光的照射下,绚丽多姿,非常壮观。

 

晚饭时间回到山庄,今晚吃藏式火锅。腊肉、野菜,煮熟了后被一抢而空。火锅口味偏辣,但是对成都人来说,配上冰可乐还可以再来一锅。隔壁帐篷内有小朋友过生日,我方朋友撕心裂肺地唱起了生日歌......眼前的情景过于美好,我祈盼时间在此刻多停驻几分。


同伴和藏民孩子玩耍拍照留念

 

黄龙

 

周五上午,我们前往最后一站——黄龙风景区。

 

说起黄龙,好几个伙伴的第一反应都是1998年被编入小学课文的散文《五彩池》:“那是夏天一个晴朗的日子,只见藏龙山漫山遍野都是大大小小的水池。无数的水池在灿烂的阳光下,闪耀着各种不同颜色的光辉,好像是铺展着的巨幅地毯上的宝石......”

 

为了一睹五彩池的风采,我们一步一梯向山顶爬去。一路上,崇山峻岭,层峦叠翠,林木参天,郁郁葱葱。五彩池海拔3576米,位于黄龙景区的最高处。我们走到黄龙寺,还剩下三分之一的行程。

 

远远地,我望见山下的五彩池在树木的遮挡下露出了裙边——那是由黄泥勾勒出的轮廓。蓝绿色的池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那光点像是从池底发散而出,如珍珠的色泽一般夺目。山势已到尽头,陡峭的坡度在这里化为绵延的平地,这五彩池如诗人笔下最倔强的那抹笔势,誓要层层盘绕至山的最高处。

 

当我走到足以俯瞰整片五彩池的最佳观景台,我又发现她如波浪一般,向下冲刷,高歌猛进,宛如充满了韵律与节奏的交响曲。也许五彩池最初仅仅是天神的一滴墨,在岁月的冲洗下,逐渐舒展成今天这般神奇的模样。

 

为期五天的阿坝之旅,就在这五彩斑斓的自然乐章中落下帷幕。黄龙,是一个华丽的句号。

 

下山的路途依然很漫长,我们聊天,聊着远处的山脉神似卧躺的少女,聊着回到成都后大家要怎么联系。当我们回过神来,已路过了一个接一个的五彩小池,回到索道,下山,再返回成都。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